櫻顏
字體:16+-

42、第四十一章 祁連聞

第四十一章 祁連聞

當朝天子複姓祁連,單名一個聞字。U C小 說網:生性殘忍,不好美色,對政治的獨權野心很大,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可以認定為獨裁,能被其信任之人幾乎為零……這些都是眾所周知的。

沒有什麽跪叩的大禮,就和我見祁連阡時一樣,隻是微微的點個頭,算是打過招呼。就像我之前說的,武林和朝廷是不存在任何牽涉關係的,所以他是百姓們的皇帝,卻與我無關。

祁連聞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了一陣,才道:“P王的人果然不是凡物。”

物?真不知道是不是做王的都習慣不把人當人看,就像祁連阡也曾經用“貨色”來形容我,當然,“物”和之相比要好上許多。

“陛下過獎。”這種人你可以不尊敬,但也不可太放肆,踩到雷可不是好玩的事。

“若不是P王在先,聯倒願意收了你。”祁連聞嘴角挑起似有似無的笑容,說出的話讓我覺得十分別扭。

“陛下抬愛。”我微低下頭,不想與他對視,因為他的眼神讓我覺得不舒服,“不知您找我何事?”

客氣的話也說過了,是應該直奔主題的時候了。

祁連聞向鳳嵐略使眼色,鳳嵐便很識相的退到馬車上。此人果然多疑,連帶他來的鳳嵐都要避之。

“聽聞你與本朝禦史關係甚好?”走近兩步,祁連聞壓低了聲音。

禦史?想了半天才恍悟他指的是楚棠顥。

“陛下想說什麽?”他這話問的不單純,我不相信他隻是想知道我和楚棠顥究竟什麽關係。

“你可知道要想治理一個國家,一定要控製住的是什麽?”祁連聞並沒有回我的話,隻是扯了一個看似無關緊要的話題。

我沉默……若問我管理楓香山莊要控製什麽,說不定我還能答出一二,但對於國家政治性製的問題,我顯然處於茫然狀態。

“財政。”見我不語,他隻能自問自答。

財政?我心下大致了然他的意圖。

如果外界所言非虛,那祁連聞對國家管治的獨占性必然會驅使他將欲望的手伸向國內的經濟命脈。倘若如羿麟傲所言,國內絕大部分的商行都控製於祁連阡之手,那祁連聞的目標就很明確了。

“據我所知,現在的經濟動脈大多被遙王殿下掌握,殿下是您的兄弟,也算是自家人,您大可不必擔心。”雖然不是同父同母,但好歹是一家人,應該不至於手足相殘吧,何況祁連阡又不過問政事,對當今皇帝來說可謂並無害處。

祁連聞冷笑一聲,道:“遙王並不為朕所用,故也算不得什麽自己人。”

雖然我不知道祁連阡有沒有弑君篡位的想法,但他皇族所定下的那個不成文的規定恐怕是要毀於這一代了。

“然後呢?”裝作不甚至明了的問道,有的時候隻有裝得笨一些,才能讓對方少剝你一層皮。

“朕曾經略有耳聞說楚棠顥要娶一個小倌,但事情最終不了了之了。而且鳳嵐說你曾經為了楚禦史而與P王鬧的不愉快。”祁連聞似笑非笑看看我,繼續說道:“既然你與楚禦史關係密切,朕也不妨直言,你也知道現在官官相爭越發嚴重,也有不少人參了楚棠顥的本子,但朕念他是個良才,多有袒護。但若他不能為朝廷做些實事,怕是朕也護不了他。”

我無言地聽著,竟然同情起楚棠顥來,在這樣一種環境下,有個這樣的皇帝,他還能步步高升,真是難為他了。

“但有些事楚禦史辦不了,所以還得讓你去辦完後歸功於他,才能平息了朝廷的流言。”祁連聞用力的拍拍我的肩膀,似乎知道我已經聽懂了他的意思。

朝廷之上是否真有人參奏我是不清楚,但祁連聞想拿楚棠顥做餌是可以肯定的。我與楚棠顥就算無情,也總有義在,但同時我又不能去傷害祁連阡,因為他身後還有羿麟傲。

“要我怎麽做?”我總得先知道他要什麽,才能想對策。

“朕需要遙王商行的總賬本。”我總覺得他這個要求提的有些獅子大開口的感覺。

“我不可能幫你偷來。”因為那樣早晚會被發現,既然是做“壞事”自然是不能留下把柄,“最多隻能記下來口述給你。”

“好。”祁連聞應的幹脆。

“五日後,此時此地。”既然已經談完了,我也沒有久留的必要,回去晚了被羿麟傲發現反倒是惹事上身。

對於現在的楚棠顥,我可以肯定的說已經沒有愛情了。但我依然不能置他的生死於不顧。就算隻是最普通的朋友,我也會得幫且幫。

現在想到與他的曾經,已經沒有了心疼的感覺,隻當作是一場過往,如今已經可以淡然,可畢竟他曾經對我照顧有佳,也曾經真心的愛過我,就連算作仇人的柏亦離我都願意幫其一把,又何況是楚棠顥呢?

回到暖閣,一切還是如廝般安靜,好像什麽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平靜的躺在床 上,心中已有對策。

賬書我還是會去“偷”的,隻是少少的改改數目,祁連聞也不會發現什麽,而祁連阡最多就是損失個百八十兩銀子,想必他也不會當回事。

到時候祁連聞放過了楚棠顥,我和羿麟傲也回了攸城,一切就算結束了。反正祁連聞不會找到傾央宮來就是了,如果暴露了行蹤,羿麟傲也不會放過他。

心裏打著如意算盤,但事態究竟會如何發展我也不能肯定,隻希望將傷害降到最低,利益謀取最大就好。

至於鳳嵐,他的身份雖然出乎意料,但我並沒有要殺他平怒的想法。畢竟鳳嵐也是替人辦事,拿他開刀似乎有些不公平。

其實說白了,我做事很多時候是對人不對事。改不了的壞習慣。

次日醒來,頭發還沒梳好,婢女就小步的走進我的暖閣。

先向我問了安,才柔聲地說明來意,“h公子,P王殿下和遙王殿下請您去正廳用早膳。”

嗯?我偏頭微愣。住進府裏的這幾天,我都不曾和羿麟傲共膳,更不用說祁連阡了。如今竟然讓我過去,還好有羿麟傲在,否則我真會把它看成一場鴻門宴。

束好發髻,隨著婢女來到正廳。

見到我,羿麟傲自然的伸出手,示意我過去,“睡得好嗎?”

“嗯。”我淺笑著握上他的手,然後對一邊的祁連阡道:“遙王爺,早。”

“早。”原以為他隻會淡淡的“嗯”一聲,沒想到竟會應了我的話——稀奇。

還沒消化祁連阡今天的反常舉動,更反常的事就發生了,“昨天你幫了我,也沒說聲‘謝謝’,今天請你一同用膳,算作是答謝。”

昨天還說不打算謝我的人,今天竟然……我真懷疑這個祁連阡是不是別人易容冒充的。

不過隨後撇到羿麟傲淡笑點頭的動作,我才了然。就說他怎麽可能這樣放下麵子道謝呢,原來是羿麟傲“指使”的。

“h兒……”引回我的注意力,羿麟傲道:“這兩天我有些事要忙,讓阡陪你可好?”

雖然我並不需要他人的陪同,但既然是他的意思,也不好拒絕,反正他總是為了我好的。

“嗯。”點點頭應了下來。

撫過我的發角,羿麟傲起身帶我坐到桌前。

早膳也陸續端了上來。打眼一看就知道比我先前在府裏吃的還要高上一等,簡直就是奢侈,三個人麵對一桌子的美味,到最後可能吃掉的不過五分之一罷了。真不知道如此豐盛的早膳是為了彰顯祁連阡尊貴的地位,還是說他錢實在多得沒地方用了……

舀起肉粥,還沒入口,胃裏就翻騰起一陣陣酸意,我急忙推開椅子跑到廳外,扶住院牆無法抑製地嘔吐起來。由於沒有進食的關係,吐出來的隻有酸苦的胃液,胃腸不斷的收縮著,吐得太猛以至於眼淚都被逼出了眼框。

“h兒。”羿麟傲急步趕來,扶住我失力的身體,一邊拍著我的背,一邊對跟來的隨從喊道:“把莫揚叫來,馬上。”

感覺整個人都被放空後,吐意才慢慢地被壓下去。脫力的身體靠在他懷裏,任他拭去我臉上的淚珠。

“來。”將參茶遞到我唇邊,“漱一下口。”

參茶衝淡了口中的苦味,紊亂的呼吸也漸漸平息下來。和祁連阡說了一聲,羿麟傲將我抱起帶回他的屋子。

“吃壞東西了?”把我放到床 上,蓋好被子,他坐在床頭撫著我的臉側。

我搖搖頭。自己也不知道這是怎麽了,吃的東西應該和府裏的人沒什麽區別,為什麽別人沒事。

“昨晚著涼了?”羿麟傲摸摸我的額頭,也沒有發現異樣。不過這到是有可能,昨天夜裏出去穿得也不多,可能真是受了涼吧。

雙手拉過他停留在我臉側的手,淡笑道:“沒事,別擔心。”

看著他鎖緊眉心一臉擔心的樣子,我覺得很溫暖也很安慰……至少對他來說,我還是很重要的存在吧……

聞信趕來的莫揚連藥箱都沒放下,就坐到床尾替我把起脈來,“怎麽了?昨天不是還好好的?”

“我也不知道……”一手拉著羿麟傲,我閉了閉眼,還沒有恢複力氣。

診了半晌,莫揚起身搖搖頭,道:“查不出什麽大病,可能是水土不服,我開幾副藥幫他調理一下。”

聽他說沒事,我也鬆了口氣。

看著我喝完藥,又喂了我少許菜粥,羿麟傲繃著的臉才柔和了些。

“你有事就去忙吧,我沒事了。”帶著些許睡意的打了個小嗬欠,然後捏了捏他的指節,讓他放心。

“嗯。”掖了掖被角,吻上我的額頭,“睡一會兒,我忙完回來陪你。”

“好。”我輕聲應著,將他的掌心貼在臉邊撒嬌似的蹭蹭,之後在羿麟傲的笑意下目送他離開。

安穩的從睡夢中醒來,祁連阡不知什麽時候坐到了床頭,一臉思索的看著手中的賬冊。

“感覺好點了?”見我醒來,他從賬冊中偏過頭來。

“嗯……”撐著身體坐起來,按了按有些泛疼的額角,問:“傲還沒回來?”

“還得一陣子。”祁連阡隨手合上賬本,之後將它們羅列起來放到桌尾。

“你……”我指指那些賬冊,要看賬也應該在書房看吧。

“王兄不放心你,讓我守著。”起身倒了杯茶遞給我,“所以隻好將賬本搬到這裏。”

雙手捧著茶杯,不知道什麽時候開始,他已經不用“本王”這種稱位了,祁連阡說“我”的時候,感覺要更親切一些。

眼睛掃過那些賬本……也許現在是個好時機……

作者有話要說:這兩天快趕上夜更了……

等文的大家辛苦了。

最近回複大家留言的速度可能沒有之前那麽及時。

因為很忙不能總掛JJ的關係,

但不管什麽時候,我一定會回的,隻是時間不定>_

好了,

看文愉快^_^

各位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