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間貸
字體:16+-

第22章 尷尬不?

第22章 尷尬不?

“對!對!對!”

話音剛落,杜有朋急忙點了點頭,同時一臉的慶幸道:“還好肖瀟家住的是獨棟別墅,周圍並沒有鄰居,要不然咱倆恐怕真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可不是麽?”

同樣心有餘悸的點了點頭,我和杜有朋這才趕緊將肖瀟弄回到了別墅。

本來我是想讓杜有朋一個人把她給背回去的,畢竟她這衣不蔽體的,著實讓我感到非常的尷尬!

尤其是聯想到她剛剛被蘇小小上身時所發生的事情,我這心中更是止不住便又產生了一抹浮想聯翩的漪邐。

隻可惜杜有朋卻同樣也傷的不輕,能夠自己走路,這都已經相當勉強,哪兒還有力氣將肖瀟背回別墅?

所以到最後,還是由我將肖瀟背回了別墅,可恨杜有朋這廝還生怕我會趁機揩油,居然把褲子都脫了,直接用褲腿套在了我的手上。

而這一幕要是被別人給看見了,那他才真叫是黃泥巴掉進褲襠裏——不是那啥也是那啥了。

短短的十幾米遠,我走的那叫一個心驚膽戰,生怕從旁邊突然蹦出個人來。

慶幸的是,我的擔心終究是多餘了,直到我和杜有朋順利將肖瀟送回到了別墅,周圍也並沒有出現其他人的身影。

而杜有朋應該早就已經來過了肖瀟家,居然很準確便找到了肖瀟的閨房,這才把肖瀟放在了**。

“我靠!門清兒呀,小子!”

很沒好氣的將手裏的褲子徑直丟給了杜有朋,我這才下意識笑道:“看來你以前怕也沒少來過肖瀟的家裏吧?”

“那是自然!”

杜有朋一臉的得意道:“咱倆可是青梅竹馬好嗎?小時候咱倆還睡過同一張床呢……”

“不對呀!”

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我下意識問道:“既然是青梅竹馬,那你怎麽沒有收到肖瀟生日宴的請柬?”

“這……”

此言一出,杜有朋的臉色頓時就變得有些不自然起來,隨即一臉的訕訕道:“風哥,都說打人不打臉,咱能別哪壺不開提哪壺成嗎?”

“切!你以為我想管你們倆的破事兒嗎?”

頗有些不耐煩的衝他撇了撇嘴,我這才趕緊說道:“行了!趕緊把褲子穿上吧!然後再想想你一會兒到底該如何跟她解釋這事兒。”

“也不知肖瀟對剛才的事情到底有沒有印象,萬一要是沒有的話……嘿嘿,那你可就慘了!”

“啊?”

話才剛落,杜有朋頓時就有些急了,哪裏還顧得上穿什麽褲子,忙道:“怎麽又是我?難道這事兒不應該你給我和肖瀟一個解釋嗎?”

“如果我沒記錯的事情,事情最開始好像就是由你送的那尊佛像才引起的吧?”

“你傻呀!”

我有些沒好氣說道:“問題的關鍵,明明是出在肖瀟戴的那隻玉鐲上好嗎?”

“蘇小小明顯早就已經潛伏在了玉鐲裏麵,多虧我那‘三眼佛像’及時察覺到了異樣,直接擊碎了玉鐲,這才讓蘇小小暴露在了我們的麵前!”

“如若不然,等我們走了以後,肖瀟隻怕真就要被那蘇小小給害死了!”

“這……”

說到這裏,杜有朋頓時就有些沉默了起來,而我則不由繼續說道:“再者說了,我這不也是為了你好嗎?”

“你想想看,不管肖瀟對此事到底有沒有印象,但她的連衣裙被撕碎了,被你看了她的身體,這總是事實吧?”

“可是你也看了呀?”

杜有朋急道:“而且你們倆剛才還差點兒就……”

“滾蛋!”

都沒等對方把話說完,我便趕緊打斷了他:“你是不是傻,你還想不想追肖瀟了?你想想看,以肖瀟目前的狀態,醒來之後,是看見我倆都在這兒好呢,還是看見你一個人在這兒好?”

“對呀!”

猛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杜有朋這才恍然大悟道:“我怎麽就沒想到呢?”

話音剛落,這廝忍不住便一把直接抱住了我:“哥!你絕對是我的親哥!”

“滾!”

這家夥褲子都還沒穿呢,被他這麽一抱,我頓時渾身都直冒雞皮疙瘩。正要一把將他給趕緊推開,就在這時,身後的房門此時卻不由突然間傳來了“嘎吱”一聲!

“不好!”

就是這一道極細微的開門聲,差點兒沒把我和杜有朋的魂兒都給嚇掉了。猛的回頭一看,卻見一名西服革履的中年男人,此時竟突然間出現在了門口。

“哐當”一聲,他的手裏原本正捧著一份生日禮物,此時卻突然砸落在了地上,隨即勃然大怒:“混蛋!你們倆在幹什麽?”

“呃——”

我和杜有朋麵麵相覷,你看著我,我看著你,隨即一起看向了門口的中年男人。

要不是門口還站著一個中年男人,我其實很想問他一句:“尷尬不?”

老子剛才明明讓你趕緊把褲子穿好,現在好了吧,黃泥巴真真掉進了褲襠裏,這下不是屎,也是屎了。

與此同時,門口滿臉鐵青的中年男人,終於也注意到了**被杜有朋外套蓋著的肖瀟,一時間,他的臉色不由就更陰沉了!

“混賬!你們到底對肖瀟做了什麽!”

“肖叔!不是你想的那樣!”

直到這時,杜有朋仿佛這才反應過來,急忙鬆開了我,同時一臉的語無倫次道:“那個……我們……肖瀟她……其實……”

“夠了!”

眼看著杜有朋如此驚慌失措,門口那疑似肖瀟父親的中年男人,早已滿臉憤怒的向著我們衝了過來!同時口裏還大聲吼道:“你們兩個禽獸,竟敢把我女兒……我TM弄死你們!”

“等一下!”

眼看著對方即將暴走,我的心中頓時焦急到了極點,急忙喝止住了對方,緊接著硬著頭皮說道:“肖叔叔是嗎?”

“請你冷靜一點兒,我們可以解釋的,您再這樣大吵大鬧,最後受傷的隻能是你女兒!”

“你TM還敢威脅我?”

此言一出,肖瀟的父親不由就更生氣了,抄起旁邊的一張椅子,這便向我狠狠砸了過來。

本來我是可以躲開的,可我要是一躲,這椅子怕是不偏不倚就要砸到**的肖瀟!於是我一咬牙,隻能趕緊伸手去接,然而我卻忘了自己右手的中指,剛剛已經被蘇小小給掰折了!

盡管我最後順利的接住了椅子,可卻不由痛地渾身都“哆嗦”了一下!

“肖叔!”

與此同時,杜有朋也不由同樣急了,急忙上前抱住了他,同時一臉的焦急喊道:“真不是你想的那樣,你冷靜一點兒,聽我給你解釋!”

“難道你連我也不相信了嗎?”

“哼!”

肖父冷哼了一聲,隨即勃然怒道:“王八蛋!我以前就是太相信你了!結果呢,你卻和這小子,一起把我家肖瀟給禍害了!”

“我們真沒有對肖瀟怎樣!”

杜有朋一邊死死的抱著肖瀟的父親,回頭卻不由對我大聲喊道:“風哥,你倒是說句話呀?”

然而我卻並沒有理會,不慌不忙便將椅子放在了床邊,一屁股便坐了上去,這才一臉的不慌不忙道:“放開他!”

“啊?”

此言一出,杜有朋不由當場一愣,尤其是見我居然不慌不忙的直接坐在了椅子上,他的臉上更是不由當場傻眼,仿佛是在問我:“你確定?”

不光是他,甚至就連肖瀟的父親此時也都不由詫異的看了我一眼,似乎同樣不太明白我這葫蘆裏,到底賣的是什麽藥。

“哼!”

冷哼了一聲,也不等杜有朋鬆開他了,趁著杜有朋不注意,他直接便是一腳踩在了杜有朋的腳上,這才順利的掙脫開來。

不過此時的他,明顯已經冷靜了不少,再不似剛才那般衝動!而是問道:“我倒要看看,你們倆到底能給我一個什麽樣的解釋!”

一邊說著,他這才趕緊同樣來到了肖瀟的床邊,眼看肖瀟衣不蔽體,外衣都已經被扒光了!他幾乎下意識便不由又握緊了拳頭,眼看就要再度動手,就在這時,我卻不由冷不丁的冒出了一句:“你相信這世上有鬼嗎?”

“鬼?”

微微皺了皺眉,他卻並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而是依舊滿臉的陰沉問道:“你什麽意思?”

而我見他好不容易冷靜了一下,急忙說道:“肖瀟剛才被鬼上身了,我們救了她,事情就這麽簡單!”

“對對對!”

旁邊的杜有朋急忙點了點,一臉的後怕道:“是個女鬼,就是前幾天肖瀟班上跳樓的那個女生!她怪肖瀟沒有借錢給她,所以才來找他報複,多虧了有風哥在,這才製服了女鬼!”

“哦?”

此言一出,肖父的眉頭不由就皺的更深了,居然並沒有覺得我們的說法荒謬?我一看就知道有戲,急忙趁熱打鐵:“不信,你可以摸一摸肖瀟的身體,她剛剛才被‘鬼上身’,體溫肯定低的嚇人!若不趕緊把她叫醒,隻怕會對她的身體造成極大的影響!”

話才剛落,肖父竟還真就伸手摸了摸自己女兒的額頭,隨即一臉的不動聲色道:“可我憑什麽要相信你們的一麵之詞?萬一是你們給肖瀟下藥了呢?”

“簡單!我現在就可以幫你把她叫醒,你可以當麵問她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麽!”

說完我便從椅子上直接站了起來,隨即話鋒一轉:“不過我並不建議你這麽做,有時候,女孩子會把自己的名節看的比生命還要重要!”

“這就不用你來操心了!你有本事,現在就把她給我叫醒!”

“可以!”

我下意識點了點頭,既然是肖瀟父親自己的決定,我當然也不好再多說什麽,隨即便對著旁邊的杜有朋招了招手:“你過來!”

“哦!”

杜有朋急忙點了點頭,剛要低頭先把褲子穿好,卻被旁邊的肖父給攔了下來,一臉的冷笑道:“別動!這些可都是證據,你小子別想毀滅證據!”

“肖叔!你咋還不相信我呢?”

此言一出,杜有朋頓時就有些急了,而我卻根本不曾理會這些,碰巧床頭櫃上就有一把水果刀,拿過便在杜有朋的中指割了一道口子。

“你幹嘛?”

猝不及防的杜有朋急忙搜索,但卻被我死死拽住,笑道:“當然是用你的血叫醒肖瀟!”

“怎麽又是我?”

杜有朋一臉的哭笑不得:“你怎麽不割你自己的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