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間貸
字體:16+-

第48章 不止一個!

第48章 不止一個!

“臥槽!”

突然間的變故,無疑將我嚇了一跳,反觀杜有朋,則像是同樣感覺到了身後有人正在拍他!

“誰呀?”

他的口中嘟囔了一句,下意識便準備回頭去看。

“別!”

我急忙衝他大喊了一聲,可惜已經晚了,他剛一回頭,我便見他身後突然多了一張陰森恐怖的鬼臉,“呼”的一聲便衝他直接吹了一口冷氣!

“好冷!”

杜有朋哆嗦了一下,顯然並沒有看見他身後的鬼臉,而且他到現在似乎都並沒有察覺到他胸口處的生符,早已化作了飛灰。

與此同時,他身後的那張鬼臉則是直接把頭搭在了他的肩上,雙手死死的摟住了他的脖子,像是情人撒嬌般,整個人都直接吊在了他的背上。

“你大爺的!”

直到這時,我才猛然間醒悟過來,哪裏還來得及念什麽“殺鬼符”的咒語。情急之下,我隻能忍痛一口咬在了自己的舌尖,“噗”的便是一口鮮血,直接向那鬼臉噴了過去!

“嘿嘿……”

那鬼臉不斷的衝我猙獰冷笑,似乎連它也知道我早就已經發現了它,而且這家夥非常的狡猾,直接把頭一偏,居然剛好便躲開了我的舌尖血!

倒是那猝不及防的杜有朋本人,直接被我噴了滿臉的鮮血。

“你幹嘛?”

杜有朋嚇了一跳,下意識便抹了抹自己臉上的血跡,隨即一臉的驚疑不定道:“你沒事兒吧?你怎麽吐血了?”

我能有什麽事兒?

頗有些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我TM還想問問你有沒有事兒了?

身後掛著一隻老鬼,而且還被對方直接鎖住了喉嚨,難道他竟一點兒也沒感覺到不適?

根本就來不及多想,我的手中趕緊便又握緊了殺鬼符,下意識便在杜有朋的麵前晃了晃,這才怒道:“你走不走?”

“去哪兒呀?”

杜有朋滿臉的狐疑問道,大概還以為我是在跟他說話呢,而這時候,我終於有些忍不住了,直接便衝他吼了一聲:“你他娘的瞎呀,沒看見你胸口上的生符都已經燒成灰燼了嗎?”

“啊?”

杜有朋愣了一下,隨即猛一低頭,似乎這才終於察覺到自己胸口上的生符早已化作了飛灰!

而我則趁他低頭的一瞬間,再度見到了此時正吊在他背上的老鬼。哪裏還敢有絲毫的遲疑,口中猛的一抿,“噗”的又是一口舌尖血徑直向他身後的老鬼噴了過去。

好死不死,眼見我的一口“舌尖血”馬上就要噴在那老鬼的臉上,老鬼的臉上甚至都已經慌了,正要趕緊鬆開杜有朋!

偏偏就在這時,杜有朋卻把頭突然間又抬了起來,居然剛好又擋下了我的舌尖血,不偏不倚,再度被我噴了個正著。

“你大爺的!”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接連浪費了兩口珍貴的“舌尖血”,我的心裏那叫一個無語,簡直恨不得上前踹他兩腳!

“嗯?”

不過這一次,杜有朋明顯同樣隱隱覺察到了不對,再沒有問我為什麽要噴他,而是突然間一臉的驚慌失措道:“我該怎麽做?”

“低頭!”

咆哮了一聲,這一次我再沒有浪費自己的“舌尖血”,而是手握著殺鬼符便趕緊吟誦起了咒語:“老君教我來殺鬼,與我神方,收攝不祥……”

也是直到這時,老鬼似乎這才有些怕了,“嗖”的一聲竟就直接鬆開了杜有朋,而杜有朋也像是覺察到了什麽。

哪裏還敢有絲毫的遲疑,一個箭步便不由趕緊躲在了我的身後!

“呼……”

我的心中鬆了口氣,趕忙又在周圍尋找起老鬼的蹤跡,然而這家夥明顯是對我手裏的殺鬼符頗為忌憚,早就已經不知道跑哪兒去了。

“進去!”

猛的一腳直接踹開身後的房門,我這才推著杜有朋趕緊鑽進了房間,房間裏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杜有朋門清兒的打開了房間裏的電燈開關,然而那燈光卻在閃爍了一下後,瞬間便又再度熄滅!

不過就在燈光閃爍的那一下,我卻大概已經看清楚了整個房間內的布局,很詭異的一種感覺。因為這地方根本就不像是臥室,倒像是一間佛堂,或者說是道場!

因為就在房間的正北方向,赫然竟還供奉著一盞神龕,隻可惜剛才燈光閃爍的太快,短短一瞬間的時間,我根本就沒看清那神龕中到底供奉著什麽。

杜有朋倒是眼疾手快,眼看燈光突然熄滅,他趕忙便打開了手機的閃光燈。

我剛準備再度看向不遠處的神龕,不料杜有朋卻不由突然間驚呼了一聲:“風哥!是肖叔!”

“嗯?”

我愣了一下,哪裏還顧得上觀察神龕,一個箭步上前,借助他手機上的燈光,果然便發現地上正躺著一個人。

手機落在了旁邊,不是別人,赫然竟就是這別墅的主人,肖遠山!

原來他果然就在家裏,可惜明顯已經著道,昏倒在了地上,人事不省。

我趕忙上前檢查了一下,隨即鬆了口氣:“還好,呼吸還在,你給我照著點兒亮,我試試能不能將他趕緊叫醒!”

說完我便直接蹲了下去,咬破了中指,正要一指頭直接點在他的“關元穴”上,偏偏就在這時,杜有朋卻不由再度又大喊了起來:“小心!”

“嗯?”

我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原本伸向肖遠山“關元穴”的中指,此時也不由趕緊縮了回來,急忙打量了一眼四周,似乎也沒什麽意外發生呀?

於是我急忙問道:“怎麽了?”

“符……”

杜有朋猛吞了一口口水,這才頗有些畏懼的指了指我胸口上的生符:“你的符……”

“符?”

心中一緊,我急忙猛一低頭,總算明白了杜有朋為何會突然如此驚恐!和剛才的杜有朋一樣,合著連我身上的生符,此時竟也已經冒起了白眼!

“草你大爺!”

泥人都還有三分火呢,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那老鬼戲弄,我的心中頓時就有些火了!

與此同時,我明顯感覺自己的脖子一緊,幾乎想都沒想,這便一中指狠狠戳向了自己略顯沉重的左肩。

“砰”的一聲!

我的反應不可謂不快,一指頭下去,果然竟就戳到了什麽東西,隱隱間我甚至還聽到了一聲極為淒厲的慘叫!

不過當我轉過身去,正要用手裏的殺鬼符趁勝追擊時,那家夥早就已經跑了,再度消失的無影無蹤。

“什麽情況?”

與此同時,杜有朋也不由趕緊湊了上來,一臉的驚慌失措道:“風哥,你聽見了嗎?剛才我好像隱隱聽到了有人慘叫的聲音!”

“嗯!”

我下意識點了點頭,這才把目光再度瞥向地上的肖遠山道:“你來叫他!就用之前叫醒肖瀟的辦法,我幫你看著點兒周圍!”

“好!”

杜有朋急忙點頭,好在他上次被我割傷的中指才剛剛結痂,此時用力一擠,這便從傷口處直接擠出了一滴中指血。看了看我,隨即便向肖遠山的“關元穴”狠狠戳了過去!

然而奇怪的卻是,甚至都還沒等杜有朋的中指觸碰到肖遠山的身體,原本躺倒在地上的肖遠山,此時卻不由突然間睜開了雙眼。

“咦?”

驚咦了一聲,杜有朋的臉上明顯閃過了一抹驚喜,趕忙便對剛剛醒來的肖遠山道:“肖叔,你醒了?”

“嗯!”

肖遠山點了點頭,含糊的應了他一聲,隨即便從地上爬了起來,旁邊的杜有朋則不由趕緊問道:“到底怎麽回事兒?你怎麽會突然昏倒在了家裏?”

“肖瀟呢?她現在在哪兒?”

此時的杜有朋滿臉都是狐疑的表情,一連向肖遠山問了好幾個問題!

然而肖遠山卻遲遲沒有開口,最後像是被他問的有些不耐煩了,這才怒道:“你哪兒那麽多問題?有完沒有完了!”

話音剛落,我明顯便感覺肖遠山的臉上突然多了一抹猙獰,隱隱甚至還有一絲絲嗜血的光芒,直接從他眼中激射了出來!

“不好!”

霎時我的臉色突然就變了,驚呼一聲的同時,這便一把猛的將杜有朋推倒在了地上。

而幾乎就在我剛剛一把推向他的同時,他對麵的肖遠山,此時也不由同樣動了!狠狠便是一爪,直接向著杜有朋的胸口掏了過去!

得虧我剛才反應夠快,及時將杜有朋推倒在了地上,這才讓他僥幸逃過了一劫,如若不然,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咦?”

驚咦了一聲,“肖遠山”顯然沒有想到,我的速度竟如此之快,以至讓他偷襲杜有朋的計劃當場流產。

不過他倒似乎並不著急,很果斷便直接放棄了地上的杜有朋,轉而將凶狠的目光直接瞪向了我,一臉的冷笑連連:“嘿嘿……本來還想陪你們好好的玩一會兒的,居然這麽快就被你給識破了!”

“無趣,著實無趣!”

“肖遠山”滿臉遺憾的搖了搖頭,隨即他的臉上卻不由越發猙獰了起來:“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直接送你們下地獄吧!”

“就憑你?”

對方身為靈體,神出鬼沒,如果不上肖遠山的身,我還真拿它沒什麽辦法,不過它既然已經上了肖遠山的身!

雖然戰鬥和破壞力更大了,然而他顯然沒辦法再像之前那般神出鬼沒的偷襲我們了,所以我的心中反而鬆了口氣。

嘴裏暗自又抿了一口鹹鹹的“舌尖血”,我早已是在心裏默念起了殺鬼符的咒語!

僅憑“舌尖血”,顯然還對付不了附身在肖遠山體內的老鬼,關鍵時刻,恐怕還得看金不換給我的殺鬼符!

“狂妄的小子!”

“肖遠山”的臉上滿是不屑道:“就連你請來的那位姓金的臭道士都已經被我們困在了這裏,你覺得你比他還厲害嗎?”

“靠!”

我的心中下意識暗罵了一聲,心說還真是怕啥來啥,原來真就被我給猜中了,金不換果然已經來了,但卻被困在了別墅的其它地方!

不對!

等等!

幾乎就在我的腦海,剛剛閃過這樣的念頭,我卻突然間又想起了另外一個細節,隨即臉色劇變。

它剛才好像說的是“我們”,而不是“我”,也就是說,此地竟還不止它一個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