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間貸
字體:16+-

第54章 你要對我負責!

第54章 你要對我負責!

“臥槽!”

見此一幕,我忍不住便當場傻眼,心說什麽情況?

這老家夥到底要幹嘛呀,居然把黑手直接伸向了自己的女兒?

但我隨即便又醒悟過來,心說不對,確切的說,真正要對肖瀟下手的,應該是附身在肖遠山體內的那個家夥。

難不成這家夥,居然還是一隻色鬼?

“混蛋!你放開我!”

同一時間,肖瀟自然也被嚇得夠嗆,趕忙便在地上掙紮了起來,努力想要擺脫已經把她壓在身下的“肖遠山”。

然而她隻是一個弱女子,力氣原本就不大,此時又怎可能掙脫得了已經被“鬼上身”的肖遠山?

眼看她的睡衣就要被完全扯開,甚至已經露出了胸前一大抹雪白的肌膚,肖瀟急的都快哭了,但卻又根本無可奈何。

“你大爺的!”

狠狠咬了咬牙,此時的我又哪裏還敢有絲毫的遲疑,同時也顧不得對方到底是不是肖瀟的父親了!

畢竟這事兒要發生了,後果怕是要比上一次蘇小小附身在肖瀟身上時還要嚴重!別說是肖瀟本人,到時恐怕就連肖遠山也再沒臉活在這世上了。

於是我怒吼了一聲,下意識便抄起了旁邊的一盞落地燈,狠狠便向著肖遠山的腦袋直接砸了過去。

“砰”的一聲,“肖遠山”好像有點兒太投入了,以至竟完全忽略了我的存在。猝不及防,幾乎當場便被我砸了個正著,瞬間頭破血流!

然而這老家夥似乎一點兒也不怕疼,而且它竟依然選擇無視了我,甚至連看都懶得看我一眼,這便又“我行我素”的繼續撕扯起肖瀟的睡衣。

操你大爺!

這得是有多猴急呀,腦袋都已經被我給直接開瓢,他居然也能無動於衷?

根本就來不及多想,眼看著物理攻擊被對方直接無視,我趕忙便又狠狠一口咬在了自己的舌尖,“噗”的便是一口“舌尖血”,徑直向其噴了過去。

我TM還真就不信這個邪了,有本事你再無視我一個看看?

“滾開!”

果不其然,這一次對方,終於再也不敢無視我了,而且它的反應簡直不要太快。

原本滿臉猴急,正在奮力撕扯肖瀟睡衣的它,此時猛一個翻身竟就直接躲閃到了一邊。

盡管依然還是有少許的“舌尖血”,直接噴在了它的身上,然而它卻似乎並沒什麽大礙,反而像是被我給徹底激怒了一般。

“找死!”

對方的臉上猙獰畢露,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這才終於放棄了肖瀟,轉而一個箭步便向我徑直撲了過來!

而趁此機會,早已是被徹底嚇哭的肖瀟,則是趕緊捂著自己的胸口從地上爬了起來,總算暫時躲過了一劫。

然而我可就慘了,因為對方雖然附身在了肖遠山的身上,然而動作卻依然十分的敏捷。

同時和所有的“鬼上身”一樣,此時的“肖遠山”突然間就變得力大無窮。被他這麽一撲,我簡直感覺自己,就像是被一頭憤怒的公牛給撞上了一般。

胸口猛然劇痛,伴隨“砰”的一聲悶響,我的身體頓時一輕,進而整個人都不由直接飛了起來。隨即便狠狠撞在了牆上,“噗”的就是一口鮮血,徑直噴了出來。

“陸風!”

見此一幕,肖瀟頓時就有些急了,盡管心中極度驚恐,但她一咬牙,最終還是撿起了地上的落地燈,趕緊向我衝了過來。

“別過來!”

我被她的舉動嚇了一跳,急忙喝止住了她,同時衝她大聲吼道:“快跑!”

“它的目標是你,不會拿我怎樣的?”

真不是我看不起她,而是她一個弱女子,即使現在衝上來,除了給對方“送人頭”,估計她也根本幫不上什麽忙。

而且我實在是被杜有朋這個“豬隊友”給坑怕了,生怕連她也像杜有朋一樣,不僅最後幫不上我,說不定反而還會越幫越忙。

“不行!”

肖瀟下意識搖了搖頭,似乎知道我是在騙她。

剛才我明顯是壞了那“老色鬼”的好事兒,此時一旦落入它的手裏,它又怎可能輕易放過我呢?

而且她似乎也是個倔脾氣,明明此時害怕的要死,臉上的淚水都還沒幹呢,但卻依然沒有拋下我一個人逃跑。而是咬了咬牙,一邊繼續向我快步衝來,一邊滿臉的將堅決喊道:“要走也是一起走!”

而幾乎就在她的話音剛剛落下的同時,那對麵的“老色鬼”終於也滿臉凶狠的向我走了過來。

和我先前所遭遇到的所有鬼魂一樣,眼前的“老色鬼”似乎同樣也對我的脖子“情有獨鍾”,居然上來便直接掐住了我的脖子!

而我原本就已經被摔得七葷八素,滿眼都直冒金星,此時又哪裏還有反抗的力氣?

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它,單手就把我給舉了起來,簡直就跟拽起一隻小雞崽子沒什麽分別,可想而知,對方的力氣到底是有多麽的恐怖。

而就在對方一邊死死掐住我的同時,嘴裏竟還在不斷的念叨:“讓你小子再多管閑事兒!”

“你可知她原本就是屬於我的,早在她成年的那一天起,肖遠山就已經把她獻祭給我了,我現在不過是在享受自己的祭品罷了!”

“什麽?”

此言一出,我和肖瀟的臉色幾乎同時變了,尤其是肖瀟,此時更是滿臉的難以置信道:“不!這不可能!”

“我可是他的親女兒,他怎麽可能狠心把我獻祭給你?”

“哼!”

“沒什麽不可能的!”

陰桀的冷笑了一聲,對方似乎也懶得再跟我們解釋這些了,隨即便把目光徑直投向了我,滿臉的不屑笑道:“小子,就你這點兒道行,也想在我麵前英雄救美?”

“也罷!那我今天就成全你,嘿嘿……”

說到這裏,對方臉上的冷笑,此時不由就更濃了,隨即笑道:“你不是想英雄救美嗎?那我就借你的身體來享受祭品,效果也是一樣的!畢竟你還年輕,血氣方剛的大小夥子,那可要比肖遠山這老東西的身體強太多了!”

“嗯?”

此言一出,我的臉色頓時就變了,甚至都沒等我反應過來,就在對方話音剛落的同時,他緊接著便又一把狠狠將我摔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一股濃鬱到極點的黑氣,此時幾乎瞬間便從肖遠山的體內徑直鑽了出來。化作一張猙獰的“鬼臉”,隨即便向我徑直撲了過來!

“不好!”

瞧這架勢,似乎他還真打算借我的身體,來對肖瀟下手?

想到這裏,我的心裏頓時就有些急了,顧不得身上鑽心的劇痛,我急忙便又再度允吸起自己的舌尖。正要將口中的“舌尖血”直接噴向對方,可惜已經晚了!

就在這時,一股陰寒到極點的氣息,霎時便不由直接侵入了我的體內。

如同一下子掉進了冰窖,刺骨的陰寒瞬間便將我團團籠罩,不光身體再也不能動彈,仿佛就連我的靈魂都要被直接凍結了一般。

強烈的困意襲上心頭,我的身體幾乎瞬間便要失去掌控,一股莫名的力量侵入了我的腦海,竟然直接與我爭奪起了身體的掌控權!

“你大爺的!”

狠狠咬了咬牙,我知道自己絕不能就此“睡”去,否則我恐怕真就要淪為對方禍害肖瀟的工具了。

“滾開!”

猛的咆哮了一聲,我一發狠,果斷便又一口直接咬在了自己的舌尖。

不過這一次倒和“舌尖血”沒什麽關係,我隻是單純想利用舌尖上所傳來的劇痛,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絕不給對方任何可趁之機。

“嘶!”

猛然間倒吸了一口冷氣,效果似乎還不錯,伴隨舌尖處所傳來的鑽心劇痛,我頓覺困意稍減,整個人都變得清醒了不少。

“咦?”

與此同時,對方則不由詫異的看了我一眼,顯然沒有想到,我的反抗意識居然如此強烈。

它的意識明明已經成功侵入了我的腦海,然而我竟依然還在咬牙堅持,死活就是不肯讓出自己身體的掌控權。

然而對方卻似乎並不在意,緊接著便又冷哼了一聲:“別掙紮了,沒用的!”

“再者說了,你小子又不會吃虧,即使整個過程都將以我為主導,但你卻同樣也能享受到快感!這樣說來,其實你倒反而應該感激我呢……”

“感激你大爺!”

我的心中勃然大怒,趁著自己的意識還算比較清醒,同時對方也還並沒有完全掌控我的身體,我急忙又對著肖瀟吼道:“快跑!我快要堅持不住了!”

誰知肖瀟不僅沒跑,居然反而衝我搖了搖頭,隨即一臉的苦笑道:“跑?能跑得掉嗎?”

話音剛落,她緊接著的舉動,更是不由將我嚇了一跳!

如同已經認命了一般,她竟下意識鬆開了自己原本捂著胸口的雙手,這一鬆開不要緊,頓時便又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的肌膚。

原本就已經被“肖遠山”扯的七零八落的睡衣,此時更是整一件都直接滑落了下去,該看的和不該看的,幾乎全都被我看了個一清二楚。

“臥槽!”

她瘋了嗎?

這是要幹嘛呀?

見此一幕,我整個人都不由當場驚呆了,傻傻的看著肖瀟,腦海中幾乎瞬間就變得一片空白。

而就在我微微愣神的一瞬間裏,那侵入我體內的鬼魂,此時卻敏銳的捕捉到了機會。霎時間便將我的身體徹底占據,隨即便滿臉**笑的向著肖瀟徑直走了過去。

不過正如這色鬼剛才所說,此時的我雖然已經失去了身體的掌控,然而意識卻還算清醒。

而肖瀟緊接著的舉動,更是不由讓我目瞪口呆,因為她竟主動坐回到了自己的**。

緊接著便又看向了我,滿臉的羞紅而又淚眼婆娑道:“陸風,這是我的第一次,你要對我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