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間貸
字體:16+-

第55章 不動明王印!

第55章 不動明王印!

“什麽?”

“負責?”

肖瀟話音剛落,我整個人都不由當場一愣,隨即苦笑連連,心說大姐,你沒病吧?

剛才我明明叫你趕緊跑路,說不定還能有那麽一絲絲逃跑的機會。你可倒好,不僅沒聽我的趕緊逃跑,居然當著我的麵,主動鬆開了睡衣?

那時我正咬牙苦苦堅持,舌頭都快要咬斷了,本來還能再多扛一會兒的。可就是被你這麽一鬧,腦海中幾乎瞬間就變得一片空白,這才給了對方可趁之機。

而你現在居然,要我對你負責?

也就是我現在根本就沒辦法說話,我要能說話的話,我大概冷不丁便會冒出一句:負你妹的責呀?

不過轉念又一想,肖瀟之所以這麽做,估計也是無奈下的最好選擇。“兩害相比取其輕”,跟“我”發生關係,總比要跟他父親“肖遠山”強吧?

然而我這心裏,怎麽就那麽別扭呢?

我甚至突然間覺得,像是有人在故意算計我一般,死活要把我和肖瀟,生拉硬湊的撮合在一起。

上一次是蘇小小,這一次又換了“老色鬼”,難道我陸風真就長了張“接盤俠”的臉?

盡管這事兒並不算太壞,換做以前的我,甚至巴不得能和肖瀟這樣的美女發生點兒什麽呢!

然而如今的我卻並不這麽想,就算真要和肖瀟發生點兒什麽,那也得是我們雙方都你情我願才行,哪兒能就這麽稀裏糊塗的讓我為“老色鬼”背鍋?

於是我的心裏頓時就有些急了,尤其是當“老色鬼”控製我的身體,眼看就要來到肖瀟的麵前。而肖瀟擺明又是一副“已經認命”,甚至可以說是“任君采擷”的表情時,我的心中更是不由焦急到了極點!

忍不住便又趕緊奮力的掙紮起來,試圖將這“老色鬼”直接逼出我的體內。

然而所有的這一切,似乎全都是徒勞無功,眼看“我”都已經來到了肖瀟的麵前,魔爪也已經直接向她胸口伸了過去……

就在這時,我的腦海中卻突然間靈光一閃,冷不丁便又想起了旁邊躺倒在地上的杜有朋。

趕忙便在腦海直接衝那“老色鬼”大聲喊道:“大哥,咱商量個事兒唄?不然你還是上杜有朋的身吧?”

死道友,莫死貧道!

反正杜有朋這家夥原本就喜歡肖瀟,甚至已經得到了肖遠山的認可,所以讓他來對肖瀟負責,無疑才是目前不是辦法的最好辦法!

而且即便他事後知道了這事兒,我想他也應該絕無怨言,說不定反而還會感激我呢。

否則一旦我和肖瀟真的發生了點兒什麽,那他可真就再也沒有任何機會了!

至於老色鬼這邊,反正它就僅僅隻是想要享受“祭品”,至於到底是附在誰的身上,我想它也應該並不在乎。

隻可惜此時的“老色鬼”,明顯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居然並沒有采納我的“建議”,而是下意識對我吼道:“你他娘的哪兒那麽多廢話?”

說完它便把“魔爪”直接伸向了肖瀟……

肖瀟的身體明顯顫抖了一下,不過卻並沒有絲毫反抗,像是真的已經徹底認命了一般,隻是修長的睫毛下,明顯又多了一顆晶瑩的淚珠。

然而這樣子的她,似乎反而要比之前更漂亮了!

尤其是在如此近距離的接觸下,我甚至能很清楚的感知到肖瀟略顯急促的鼻息,那是一種很好聞的味道,光是聞著幾乎就讓人直接醉了。

同時她的皮膚也很好,簡直就像凝脂一般,光滑細膩,右手剛一觸摸,我便不由渾身一顫。

這一刻,我甚至產生了一種錯覺,仿佛那“老色鬼”根本就沒有再控製我的身體,而是我自己情不自禁的把手伸了過去……

無論是手感,抑或是那股略顯急促的鼻息,似乎全都顯得非常的真實,根本就不像是被“鬼上身”了!

這一刻,我幾乎就快要徹底淪陷,尤其是當我的右手盈握住對方胸前的那一團柔軟時,我的腦海更是再度又變得一片空白!

冷不丁便閃過了一個念頭:“娘的!死就死了!”

事情發展成現在這樣,似乎也真就怪不得我了,即使事後真的要對肖瀟負責,這樣的結果似乎也並不是那麽難以接受。

對方確實沒有騙我,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真實了,盡管過程是以“老色鬼”為主導,然而快感卻是一樣的,這跟我自己控製身體根本就沒有任何區別。

“嘿嘿……”

而也許是同樣覺察到了我的情緒變化,體內的“老色鬼”忍不住便又衝我一臉的得意笑道:“如何?我沒騙你吧?”

“你倆若真的能修成正果,日後可別忘了老夫的功勞,有時間記得去給我上一炷高香!”

“高香?”

“我去你大爺的!”

它要不說這話還好,我稀裏糊塗的,可能真的就要徹底沉淪,任其擺布,然後和肖瀟發生點兒什麽不可描述的事情。

然而就在對方話音剛落的同時,我的體內卻像是突然間劃過了一道電流,渾身猛然一顫,腦海中隨即便又警醒了過來:“不行!我不能這麽做!”

而奇怪的卻是,幾乎就在我的腦海剛剛閃過這樣的念頭,我竟奇跡般擺脫了對方的掌控,重新奪回了一部分對自己身體的掌控權。

“咦?”

突然間的變故,無疑是將“老色鬼”嚇了一跳,驚咦了一聲,它隨即便又趕緊壓製起了我的反抗意識。

偏偏就在這時,我的腦海中卻冷不丁閃過了先前那尊“不動明王”的樣子,金剛嗔目,不怒自威!

更神奇的是,此時的它居然還動了,像是一下子便活過來了一般,手裏迅速便結出了一個十分古怪的法印,猛的便衝我體內的老鬼大吼了一聲:“滾!”

而就是這樣簡單的一個“滾”字,此時卻仿佛擁有著了無盡的魔力,“砰”的一聲,竟就將我體內的“老色鬼”直接震飛了出來!

“什麽?”

見此一幕,那“老色鬼”更是不由嚇得夠嗆,臉色劇變的同時,這便又再度向我撲了過來!

“找死!”

冷笑了一聲,此時的我像是突然間就跟變了個人似地,臉上不僅再沒有絲毫的慌亂,反而向著對方徑直迎了上去。

如同心血**,又或者說是“福至心靈”,就在那“老色鬼”剛剛撲到我麵前的同時。我的手中竟鬼使神差般同樣掐出了和“不動明王”一模一樣的手印,猛的便衝對方大吼了一聲:“不動明王,不動如山!破!”

“轟”的一聲!

最後連我自己都有些被給驚呆了,幾乎就在我手裏的法印剛剛打出的同時。隨著一道淒厲到極點的慘叫,那對麵的“老色鬼”,幾乎當場便被我手裏激射出的一抹金芒當場絞碎!

不僅如此,幾乎是同一時間,我還感覺原本籠罩住整座別墅的陰氣,此時也幾乎瞬間潰散。

原本一片漆黑的房間內,此時瞬間就變得一片通明,不光是房間裏的電燈亮了,似乎就連窗外的天色也一下子放亮了起來,一抹溫暖的陽光透著窗戶便直接灑了進來……

“咦?”

驚咦了一聲,瞧這架勢,我又哪裏還不清楚,似乎這隻“老色鬼”竟才是整個別墅“禁地”的關鍵,它這一死,所謂的“禁地”自然也就不攻自破了。

“啊?這……”

同一時間,肖瀟似乎也感覺到了周圍的環境變化,這才終於睜開了雙眼,滿臉疑惑的看向了我。

“呼……”

我的心裏長鬆了口氣,這才趕緊上前安慰她道:“沒事兒了!”

“真的嗎?”

肖瀟的臉上下意識閃過了一抹驚喜,忍不住便趕緊抱住了我:“謝謝!謝謝你!”

但不知是我的錯覺還是怎的,我總感覺肖瀟的眼神中,除了驚喜和感激,似乎隱隱竟還有那麽一絲絲的遺憾?

不會吧?

我的心裏猛然一個“咯噔”,心說難道經過這一係列的事情下來,這小妮子竟當真喜歡上了我不成?

甚至都沒等我反應過來,緊接著肖瀟的一句話,更是不由將我嚇了一跳。

隻見她滿臉的幽怨而又緊張問道:“那……那你還會對我負責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