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間貸
字體:16+-

第71章 徐夫人匕?

第71章 徐夫人匕?

“渝城!”

我下意識笑道:“怎麽?你也想去看看?”

“嗯!”

金不換點了點頭,隨即一臉的高深莫測道:“這事兒挺有意思,不過我更感興趣的是,當年那個告訴你這些的老人到底又是何方神聖!”

“憋寶這一行曆來都很神秘,除非是行內人,否則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如此清楚的!”

“哦?”

此言一出,我也不由突然間來了興趣,急忙問道:“什麽意思?你該不會是說,告訴我這些的老人,同樣也是一個憋寶人吧?”

“那倒不一定!”

金不換搖了搖頭,緊接著說道:“不過起碼也是一名修行者,難道你不覺得,他好像知道的有點兒太多了嗎?”

“確實挺多了!”

不用金不換提醒,我也早就想到了這一點,我甚至還猜測,村裏的那位老人會不會是什麽隱居世外的高人呢!

先前他在告訴我這些的時候,我還僅僅隻是把它們當故事聽的,根本沒有在意。

可是後來隨著我認識了金不換他們等人,我卻突然發現,他先前給我講過的那些看似離奇的事情,幾乎有一大半全都是真的。

“行了!”

與此同時,九爺卻不由突然擺了擺手:“這事兒以後再說吧,當務之急,咱們是得盡快解決掉汽車站旁邊這處禁地的事情!”

“禁地一事,非同小可,萬一要真演變成了禁區,隻怕到時整個黔陽又將掀起一陣腥風血雨!”

“沒錯!”

金不換的臉上同樣閃過了一抹凝重,隨即說道:“是得要抓緊了,臭小子這麽一鬧,雖然讓我們先別人一步發現了禁地。可惜也因此打草驚蛇,引起了柳如風的警惕,這會兒他怕是同樣也已經有了防備,所以去那兒之前,咱們怕是也得做足了準備才行!”

一邊說著,他忍不住便把目光投向了我:“臭小子,一會兒跟我去一趟鬼市,我得去哪兒買點兒東西!”

“啊?”

乍一聽他又要帶我去鬼市,我的心中頓時便不由打起了“退堂鼓”,急忙說道:“我就不去了吧?上次跟你去,我可差點兒就徹底交代在哪兒了!”

“笨蛋!這次能和上次比嗎?”

金不換一臉的很沒好氣道:“你可別忘了,那鬼市還欠咱倆錢呢,居然這麽久都沒動靜,正好過去催催他們!”

“對哦!”

他要不提,我倒真把這事兒給忘了,而且經過了上次白無常那麽一鬧,除非是那“陰柔男”叔侄倆不想再混了,否則又怎敢再得罪我們?

於是我下意識點了點頭:“行吧,那咱什麽時候過去?”

“現在就走吧!”

金不換看了看時間,差不多都已經是晚上的十點過了,這會兒趕往鬼市,時間倒剛好來得及。

“行吧!”

與此同時,九爺也不由點了點頭,催促著我們道:“你們快去快回,我也得帶袁天先下去準備準備了!可別到時陰溝裏翻船,不僅沒能解決禁地,反而把自己給搭了進去!”

就這樣,我們一行很快又從後院回到了棺材鋪裏,赫然發現,地上肖遠山的臉色果然要比剛才好了不少。

於是我又問道:“那他怎麽辦?”

“看你自己吧!”

金不換下意識說道:“他要願意在這兒等著,就讓他先等著,沒準我們能從鬼市找到什麽給他解毒的辦法!他要不願意的等的話,咱就順路把他送醫院去也行!”

“願意!願意!”

乍一聽我們可能從鬼市中找到幫他解毒的辦法,肖遠山忙不迭便點了點頭:“我在這兒等你們吧,擺脫了!”

“哼!”

冷哼了一聲,金不換似乎都懶得再搭理他了,倒是旁邊的九爺突然說道:“你們先走了,這裏有我照看著,你們盡管放心!”

說著他還把剛剛袁天開過的那輛皮卡車的鑰匙,直接丟給了我們,再次說道:“快去快回!以他的體格,最多能堅持到明天早上!”

“嗯!”

微微點了點頭,金不換一把便接過了鑰匙,這才帶著我直接離開了這裏。

直到皮卡車開出了油榨街,金不換這才問道:“臭小子,這次你怕是得了不少的好處吧?除了那枚血玉,那姓張的有沒有給你其它東西?”

“沒有啊!”

我下意識搖了搖頭,心中卻不由第一時間警惕了起來。

倒不是說我信不過金不換,而是那張小磊在將錦囊遞給我的時候,特意曾叮囑過我,讓我千萬不能把錦囊的事情告訴給別人,一定要自己慢慢研究。

“是嗎?”

金不換懷疑的看了我一眼,倒對我的說法並不置可否,而是同樣一臉凝重的叮囑我道:“我提醒你一句,甭管他到底有沒有給你其它東西,這事兒一定不能讓其他人知道。其中也包括九爺和小骨丫頭,以後凡事都得多留一個心眼兒!”

說完他便再沒有理我,而是專心的開起了車。

不過聽他這麽一說,我倒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

猶豫了一下,我這才突然又從兜裏掏出了先前撿到的那把匕首,說道:“他確實沒有給我其它東西,不過我在那地方撿到了一把匕首,看著倒好像有點來頭!”

“哦?”

此言一出,金不換頓時便不由來了興趣,急忙便從我的手裏接過了匕首,隨即表情微變,竟是猛的一腳便踩在了刹車上麵。

同時一臉的震驚道:“徐夫人?”

“嗯?”

我楞了一下,下意識問道:“你沒事兒吧?什麽徐夫人?”

“笨蛋!”

金不換滿臉的亢奮道:“我說的是這把匕首的名字,難道你沒聽說過徐夫人匕嗎?”

“徐夫人匕?”

此言一出,我不由就更狐疑了,下意識搖了搖頭道:“沒有啊?怎麽,難道這把匕首竟當真大有來頭?”

“當然!”

金不換急忙點了點頭,忍不住便是一臉愛不釋手的把玩起手裏的匕首,隨即說道:“而且這來頭還大的嚇人!”

足足把玩了近一分多鍾,金不換這才依依不舍的把匕首還給了我,隨即再度發動了起來,冷不丁問道:“聽說過荊軻刺秦嗎?”

“你這不是廢話嗎?”

我下意識撇了撇嘴,緊接著卻不由目光一凜,下意識說道:“不會吧?你該不會說它是……”

“沒錯!”

甚至都沒等我把話說完,金不換早已滿臉的興奮道:“這就是當年大刺客荊軻刺殺秦王的那把徐夫人匕!”

“臥槽?不是吧?”

金不換話音剛落,我忍不住便當場傻眼,這才又仔細的打量起手裏的匕首,可是我看來看去,除了感覺這把匕首很“凶”,其它倒也並沒什麽值得稱道的地方!

主要是上麵的鏽跡實在是太厚了,除了刃尖,其它地方幾乎全都被覆蓋上了厚厚的包漿。

然而金不換卻是一臉的駑定道:“肯定是他,我絕不會看錯的!”

說完他還不由一臉的感慨道:“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複還,傳說這把匕首可是燕太子丹足足花了百金才從徐夫人哪兒高價求得,使工以藥淬之,以試人,血濡縷,人無不立死者,這才把它送給了荊軻,用來刺殺當時的秦王!”

而我則不由滿臉的狐疑道:“不是,你怎麽知道它就是薛夫人匕首?畢竟這僅僅隻是一個傳說而已,你又不曾親眼見到過徐夫人匕首!”

“我當然確定!”

金不換依然滿臉的駑定,隨即便指了指我手中匕首的短柄:“看清楚,這裏有一個徐字,正是那戰國鑄劍大師,徐夫人的獨門標記!”

“傳說這個徐夫人雖以鑄造藏鋒利匕首而聞名天下,然而為了自保,他卻從未在任何匕首上留下自己的標記!唯有這把徐夫人匕,代表他鑄劍的巔峰,所以即使知道這樣很危險,但他卻還是忍不住在劍柄的末端刻下了一個徐字!”

“這樣啊?”

微微皺了皺眉,我下意識看了看匕首的末端,確實有一個模糊的小字,可惜我卻並不認識。估計應該是當時趙國的通用文字,也就是大篆。

想到這裏,我忍不住便又對金不換高看了一眼,笑道:“想不到你對古文居然也有研究?”

“那是自然!”

金不換一臉的得意笑道:“藝多不壓人嘛,主要是我對先秦的練氣士很感興趣。所以順帶著便研究了一下當時各國的古文字,雖然認識的不多,不過裏麵卻剛好就有這個‘徐’字!”

“好吧!”

微微點了點頭,我這才又重新打量起手裏的匕首,原本我隻是想拿這玩意兒來打消金不換對我的懷疑,著實沒有想到,這玩意兒居然還真就大有來頭!

與此同時,金不換則是滿臉的羨慕道:“真羨慕你小子,稀裏糊塗的,居然就得了一把這樣的利器!對了,還有一件事情,就是你手裏的那枚血玉,你可得想好了,如果你不打算把它交還給龍虎山的話,我建議你直接銷毀算了!”

“這事兒可不是鬧著玩兒的,一旦陷入龍虎山的宗門之爭,動輒便會有性命之憂,可別到時白白成為了他們的犧牲品!”

“這麽嚴重?”

此言一出,我忍不住便心中一緊,下意識問道:“如今的張小磊不都已經變成鬼了嗎?難道他們竟還擔心他會回去爭奪天師之位?”

“這事兒和張曉磊無關!主要是張百足,當年張小磊消失之後,便是他和張永河爭奪起了龍虎山的天師之位!可惜最後棋差一招,這才成了龍虎山的傳功長老,如今一旦有了張小磊的消息,保不齊他又要拿這作什麽文章!”

“畢竟他的實力可要比張永河強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