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間貸
字體:16+-

第72章 混蛋,又是你!

第72章 混蛋,又是你!

“啊?”

此言一出,我不由當場傻眼,下意識問道:“不會吧?好歹這張永河也是龍虎山當代的‘張天師’呀,怎麽他的實力,反而竟還不如門內的一名長老?”

“這有什麽好奇怪的?”

金不換直接翻起了白眼兒,隨即一臉的理所當然道:“知道什麽叫傳功長老嗎?那可是各大宗門中,專門用來負責掌管武功秘籍和傳授功法的特殊存在,他的手裏幾乎掌握著整個門派的功法秘籍!”

“凡是掌門會的東西,他基本都會,掌門不會的,他甚至照樣也會,實力想不強大都難!”

“所以無論是哪一個門派,這都是一個至關重要的位置!很多時候,一個宗門內的傳功長老,往往都是掌門人的師父,即使是貴為掌門,有時也得聽從傳功長老的建議!”

“好吧!”

微微點了點頭,他要這麽說我就明白了,聽著倒頗有幾分康熙和鼇拜的味道。此時的張永河大概就相當於是幼年時的康熙大帝,而那張百足則是他的顧命大臣鼇拜!

幼主年少勢孤,手下的大臣卻權柄太重,以至功高震主,甚至都嚴重威脅到了幼主的地位。

這樣說的話,這事兒倒還真得好好考慮了,本來我就和龍虎山沒什麽交集,我就是一個普通人,即使現在成了陰差,但在龍虎山這樣的龐然大物麵前,他們想要弄死我,簡直就跟碾死一隻螞蟻沒什麽區別。

穩妥起見,我最好還是聽從金不換的建議,不要去招惹他們的好。

反正金不換和九爺他們也已經決定了,暫時先不要驚動龍虎山的人,咱們自己就能解決了禁地!實在不行的話,那就等到時候再把這事兒向張小磊解釋一下吧,我想他應該能理解咱們的苦衷。

說話間,我們終於驅車來到了鬼市的那片廢棄倉庫,時間剛好,買好了門票之後,我倆很順利便進入到了鬼市。

鬼市一如既往的熱鬧,裏麵的叫賣聲此起彼伏,而和上一次來這兒有所不同,我少了幾分緊張,多了幾分從容,跟著金不換便在這鬼市中轉悠了起來。

“咦?”

沒逛多久,金不換便不由眼前一亮道:“看來這肖遠山的運氣不錯呀,咱們自己需要的東西尚未找到,倒是率先找到了能給他解毒的東西!”

話音剛落,他隨即便帶我來到了其中一個攤位的麵前,目光下意識便徑直掃向了攤位上的一顆火紅色的珠子!

然而幾乎就在金不換剛要伸手去拿那顆珠子,旁邊的一個胖子,此時卻不由搶先一步拿起了攤位前的珠子,這便拿在手裏仔細的打量了起來。

“嗯?”微微皺了皺眉,金不換隻能無奈的縮回了自己的手,同時把目光徑直瞥向了對方。

對方倒似乎並沒有注意到我們,隻是他打量那顆珠子的目光,此時卻不由越發驚喜了起來,看樣子似乎同樣已經認出了那顆珠子的不凡。

而我則不由壓低了聲音問道:“這是什麽?”

“定風珠!”

金不換下意識說道:“這是從已經成精的蜈蚣體內挖出的內丹,蜈蚣乃是蛇類的天敵,所以它的內丹,幾乎可以解所有蛇類的劇毒!”

“這麽厲害?”

此言一出,我的眼前頓時就亮了,不過一想到旁邊那人火熱的目光,我的一顆心瞬間便又沉了下來。

也不知肖遠山到底是運氣好,還是不好,要說他運氣不好的話,偏偏我們剛來鬼市,竟就直接找到了可以給他解毒的東西!

可若說他的運氣好吧,偏偏這顆能解蛇毒的“定風珠”,又已經被人捷足先登了。

鬼市有著鬼市的規矩,凡是別人已經看上的東西,我們就算再想要,此時也沒辦法再開口,除非是等對方主動放棄。

然而看對方的樣子,顯然沒打算輕易放手,緊接著便聽他直接對著那攤位的老板問道:“老板,這個怎麽賣?”

老板不知是人是鬼,頭也不抬的直接說道:“兩億!”

“兩億?”

旁邊的胖子嚇了一跳,忍不住便哆嗦了一下:“你怎麽不去搶呢?”

“不就是一顆尚未成器的‘定風珠’嗎?這麽個破玩意兒,你也好意思要我兩億?”

“嫌貴你可以不買呀?”

老板很不耐煩的擺了擺手:“別耽誤我做生意,你不想買,後麵還有大把人想要呢?”

話音剛落,這才用目光微微瞥了我和金不換一眼,顯然是看出了我和金不換,同樣也對這顆“定風珠”很感興趣。

與此同時,旁邊的胖子也不由下意識瞥了我們一眼,這一看不要緊,我卻不由突然間眼前一亮,情不自禁便衝他罵了一句:“混蛋!居然是你?”

“嗯?”

此言一出,旁邊的金不換頓時嚇了一跳,急忙攔住了我,示意我先不要說話。

“咦?”

同一時間,對麵的胖子也不由眼前一亮道:“是你?原來你們沒死呀,看來肖遠山也沒死,你們這是想要拿這定風珠去給他解毒呀?”

一邊說著,他的臉上隨即便不由閃過了一抹狡黠,接著便從兜裏直接掏出了兩張冥幣,順手便遞給了老板:“我要了!”

“你!”

見此一幕,我頓時氣得夠嗆,哪裏會不明白,這家夥明顯是想搶先拿下這顆定風珠,一會兒好坐地起價!

因為此人並不是別人,正是先前在麵對蛇妖時,獨自撇下我和肖遠山逃跑的“郭大師”!

這廝剛才還嫌貴呢,此時一旦認出了我,他卻毫不猶豫便直接掏出了兩億,不是想坐地起價,又是什麽?

再看那攤位的老板,此時似乎同樣有些懊惱,似乎連他也看出來了,我們急需這顆“定風珠”去救命,若能直接賣給我們的話,說不定能賣出一個比兩億更高的價格!

隻可惜他也得同樣遵守鬼市的規矩,既然已經說好了兩億,那麽這會兒也隻能認了。

“嘿嘿……”

不出所料,一旦順利買下了這顆“定風珠”,郭大師的目光隨即便徑直瞥向了我,滿臉的奸詐笑道:“咱們談談唄?”

“混蛋!”

狠狠咬了咬牙,其實我根本就並不是很在乎肖遠山的死活,我所氣憤的,隻是這“姓郭的”實在是太不是東西了。

先前瞥向我們獨自逃跑也就算了,如今居然還搶我們的“定風珠”想坐地起價。

“嗯?”與此同時,金不換也不由微微皺了皺眉,壓低了聲音問道:“你認識他?”

“他就是之前撇下我們獨自逃跑的那個郭大師!”

我的臉上滿是陰沉說道,緊接著卻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急忙壓低了聲音道:“對了,這老家夥之前還冒充是茅山隱宗的人呢!”

“哦?”

此言一出,金不換的眼前頓時就亮了,還沒等我開口,這便趕緊點了點頭,直接對著對麵的郭大師笑道:“行!談談就談談唄!”

既然是金不換開口,我當然也不好再多說什麽,而且“定風珠”這玩意兒雖算不得什麽稀罕物件兒,可惜肖遠山卻已經堅持不了太久!

一旦錯過,這大半夜的,咱們又該上哪兒去找第二顆“定風珠”去?

不過轉念一想,這玩意兒既然是用來給肖遠山救命的,那麽無論姓郭的再如何坐地起價,最後這筆錢,顯然還是得由肖遠山自己來承擔,關我屁事兒。

於是我們很快便跟著郭大師來到了倉庫外的一片空地上麵,這家夥倒也謹慎,居然同樣也沒離開鬼市範圍,所以除了跟他討價還價,咱們根本就不可能強行搶奪。

“說吧!”

剛剛停住了腳步,郭大師便不由一臉的奸詐笑道:“你們打算出多少錢,從我手裏買走這顆定風珠?”

“不急!”

金不換下意識擺了擺手,隨即笑道:“價錢好商量,不過我聽臭小子說,你好像是茅山隱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