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間貸
字體:16+-

第114章 職院!

第114章 職院!

“算是吧!”

微微點了點頭,我幾乎下意識說道:“之前我還救過他……”

“呃……”

話沒說完,緊接著我就有些汗顏了起來,心說他要真像銅鏡和白無常說的那麽厲害,他又哪裏還需要我去救他?

隻怕他之前在我麵前的種種表現,通通都不過是裝出來的吧?

“嗬……”

同一時間,也許是察覺到了我臉上的窘迫,白無常也不由笑了起來,而我則不由急忙又將話題拉回到了正事兒上麵道:“那咱到底還要不要接著往下查了?”

“要!”

“當然要!”

白無常下意識點了點頭,隨即一臉的嚴肅道:“我總覺得這事兒沒我們想的那麽簡單!”

“這個墨安固然很可疑,但也並不見得就是我們想找的巫毒教護法,沒準兒他藏身在你們學校,其實是因為有別的目的!”

“所以咱還是先好好查查剩下這些人吧,看看是否還有其他的可疑人選!”

“好吧!”

同樣點了點頭,緊接著的半小時內,我們很快便又一一排查了剩下的這幾十名“轉換生”和“交換生”。

隻可惜除了之前的“杜有朋”,我們便再沒有找到任何疑點,種種跡象表明,似乎這個“杜有朋”,或者說是墨安,很可能真就是我們想找的巫毒教的護法。

“靠!”

眼看著剩下的這些人中,再沒有任何可疑之人,白無常的臉色也不由陰沉了起來,下意識嘀咕了一聲道:“該不會真是他吧?”

而我則是問道:“那現在該怎麽辦?要不要我現在就打電話給杜有朋確認一下?”

“算了!”

白無常下意識搖了搖頭:“沒那個必要了!”

“先跟我走一趟吧,咱們先去找金老怪和老九,看看他們那邊到底有沒有什麽進展!”

話音剛落,我們緊接著便再不遲疑,白無常直接收回了那兩隻附身在教務處老師身上的“瞌睡鬼”,這便帶我徑直離開了學校。

而讓我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家夥居然還是開車過來的,而且開的還是一輛無比拉風的跑車,我甚至都懷疑,這家夥之前從我這裏借走的冥幣,該不會就是換成人民幣買車了吧?

一路風馳電摯,他竟帶我直接來到了離我們學校不遠的黔陽職業技術學院,直接把車停在了門口,這便催促著我趕緊下車。

“嗯?”

微微皺了皺眉,我忍不住便趕緊問道:“不是吧,你沒事兒帶我來這兒幹嘛?難道我師父他們就在這裏?”

“應該是吧?”

白無常一臉的並不肯定道:“其實我也不知道金老鬼他們現在到底在哪兒,隻能勉強鎖定一個大致的範圍,應該就在這附近不遠!”

“先找找看吧,隻要周圍有打鬥的痕跡,或者他們正在打鬥,我想我應該很快就能鎖定他們的確切位置!”

“好吧!”

微微點了點頭,既然連白無常都不知道我師父和九爺他們到底在哪兒,那我們也隻能是先找找看了。

說完我們便徑直走進了這家職業學院,不過奇怪的卻是,諾大的校園內,此時卻空空如也,除了偶爾能見到一兩個在裏麵散步的路人,我們居然一個學生也沒見到。

我找人打聽了一下,這才得知,原來這家職院早在去年就已經搬遷到新校區去了。如今這個學校早就已經荒廢了,而且馬上就要拆了!

不過這樣也好,萬一一會兒真有什麽打鬥發生,倒也不至於影響太大。

越往裏走,裏麵便越是偏僻,幾乎是連鬼影都找不到一個了!而且這裏麵綠化做的很好,成片的參天大樹,倒也難怪這大中午的,竟還有人在這學校裏麵散步!

隻是不知何故,我竟總感覺這陰涼的樹蔭之下,隱隱透著些許的寒意!

剛開始我還以為這僅僅隻是自己的錯覺,或者說是心理作用,然而隨著我們一路走到了校園深處,就連我身旁的白無常,此時也都不由緊蹙起了眉頭,冷不丁便攔住我道:“不對!這地方有古怪!”

“嗯?”

此言一出,我頓時嚇了一跳,急忙問道:“看出什麽了嗎?”

“暫時還不確定,不過這裏麵的陰氣未免也太重了吧?現在可是中午,竟都給人一種寒氣逼人的感覺,可想而知,一旦到了晚上,這地方又該是何等的場景!”

說著他還不由指了指我們正前方,靠近一棟紅磚石的地方道:“你看那邊?整棟樓的周圍,居然全都栽著柳樹!”

“柳樹?”

微微皺了皺眉,他要不說,我還真沒注意到,直到此時順著他所指的方向看去,我這才赫然發現,整棟紅磚房的周圍,的確是被栽滿了柳樹!

而這在風水上來說,其實是一件十分忌諱的事情,正所謂“前不栽桑,後不栽柳”,無論是桑樹還是柳樹,其實都是“五鬼”之一!

除了柳樹和桑樹,另外還有槐樹、大葉楊和苦楝。

其中桑樹自然不難理解,因為桑與“喪”字諧音,光聽這名字,就知道這是一件很不吉利的事情!至於柳樹,則是因為柳木屬陰,非常容易聚鬼魂。

尤其是在北方,很多地方甚至還把柳樹枝來作為出殯用的“哀杖”!

總之不管怎麽說吧,但凡是稍微有點兒“風水”常識的人,一般都絕不會在家門附近栽種柳樹,可是這所職院,居然偏偏在這棟紅房子四周栽種了這麽多的柳樹?

當然了,學校是教書育人的地方,不信奉“風水”之說,其實倒也並不難理解。而且學校裏麵,因為人氣兒很高,大量的年輕人聚集在這裏,陽氣十足,倒也並不用擔心這裏會藏汙納垢。

但那是以前了,學校在尚未搬遷之前,裏麵的陽氣當然很充足,可是一旦當裏麵的學生全都搬走之後,這地方簡直都成了鬼魂靈體的樂園了!

盡管到現在為止,我們都沒發現任何鬼魂的蹤跡,然後從這校園內隱隱所逸散出的陰氣來看,隻怕這地方還真沒我們表麵上所看到的那麽簡單。

白無常的眉頭越皺越皺,居然情不自禁便掏出了自己的“哭喪棒”,緊接著又道:“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你現在應該才剛剛築基吧?”

“你就別進去了,就在這兒等我吧,我先過去看看,如果有什麽發現,然後再來找你!”

“啊?”

此言一出,我不由當場一愣,剛要問他這跟我剛剛築基又有什麽關係,不料都還沒等我開口呢,白無常的身影便早已消失在了原地。

而我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沒敢貿然跟他進去,隻好在旁邊找了個石椅坐下等他!

好歹他也是地府的“師大陰帥”之一,連他竟都對此地如此忌憚,甚至還在第一時間掏出了自己的“哭喪棒”,那就說明這地方是真不簡單!

既然他讓我先在原地等他,那我還是先在這兒等他好了。

反正就算我現在跟上去,其實我也根本幫不上什麽忙,而且以白無常的身份和實力,似乎也沒什麽好擔心的!

好歹他也是陰差呀,幹的就是勾魂索命的“營生”,別說是普通的厲鬼,就算是在裏麵遇到了鬼王,害怕的顯然也是鬼王,而不是他!

這樣想想,我這才不由心寬了不少,掏出手機便又嚐試著撥打起我師父的電話。

結果卻和之前一模一樣,電話雖然順利撥通,對麵卻始終無人接通!

然而奇怪的卻是,等我剛剛掛斷了電話,師父卻立即又給我回撥了過來?

“咦?”

驚咦了一聲,見此一幕,我自是不由心中一喜,趕忙便不由接通了電話,然而緊接著我便不由臉色劇變。因為電話中響起的竟是袁天的聲音,而且極度虛弱:“救命!”

“快來救我們,我們被騙了,劉家的人和巫毒教勾結在了一起,我們被困在了一棟紅房子裏!金爺跟我師父現在生死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