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間貸
字體:16+-

第121章 你可不是一般人

第121章 你可不是一般人

“哦?”

此言一出,我的眼前頓時就亮了,心說原來這就是那傳說中的“往生棧”啊?

盡管我早就不止一次聽小骨提到過“往生棧”,同時也知道了這是六大禁區之一,也是白無常的“老巢”,但卻始終無緣得見。

直到這一次,我才終於見到了這傳說中的“陰陽客棧”!

所謂“陰陽客棧”,其實是“往生棧”的另一個名字。因為據說這裏,除了是白無常的老巢,同時也是陽間界連接陰曹地府的最重要節點,乃是陰陽交界之地,所以才又被成為陰陽客棧。

眾所周知,新鬼在頭七之後,就會被陰差帶往陰曹地府,為善者自去輪回轉世,為惡者則會被貶下地獄受苦受難。

而在進入陰曹地府之前,這“往生棧”便成了它們的必經之路。

這間客棧究竟存在了多少年,早已無從考證,大概是在地府出現的同時,這地方就已經出現了吧,總之年代已經十分久遠。怕是就連白無常本人也不知這地方到底是何時出現的!

我正驚疑不定,白無常早已帶我直接來到了“客棧”的麵前,不出所料,門口那巨大的牌匾上,果然用陰文寫著“往生棧”這三個遒勁有力的大字。

與此同時,白無常則不由衝我一臉的得意笑道:“怎麽樣?我這兒還行吧,不然你就現在我這兒住段時間吧?”

“啊?”

此言一出,我不由當場傻眼,忙不迭便搖了搖頭:“不行,不行!你還是趕緊告訴我,到底該如何自保吧!萬一要真被那肖瀟吸走了我的陽元,那可真就全玩兒完了!”

“唉!”

聽我這麽一說,白無常忍不住便搖頭暗歎了一聲,頗有些無語道:“我不都告訴你了嗎?不用擔心,這事兒到底誰占便宜,那還真不一定呢!”

說完他便再沒有理我,一個箭步便徑直踏入了“往生棧”的門檻,而我也不由趕緊跟了上去!

也是直到這時,我才赫然發現,盡管這往生棧並不是很寬,不過裏麵的每一個角落,幾乎都擺滿了很有年代感的八仙桌!

而且沒張桌子上都有一個香爐,裏麵有香火正在徐徐燃燒,周圍則圍著大量的鬼魂趴在那香爐辦一個勁兒的猛吸,簡直就跟癮君子正在抽煙一般。

不過這倒也並不奇怪,早在我上次和郭濤去金陽工地時,我就已經從他口中得知!一切靈體,幾乎全都可以以香火為食!

這也正是為何我們平日裏上墳時,往往都需要燒香的原因!這才是鬼魂真正所迫切需要的東西,當然了,若是能再給它們燒點兒真正的冥幣,那就更好了!

因為白無常的往生棧做的其實就是販賣香火的生意!

若是親人所供奉的香火不夠,他們就隻能掏錢在往生棧購買,而這些其實通通都需要用到我們冥行所發行的冥幣。

“咦?”

見此一幕,我的眼前突然間便不由驟然一亮,下意識想到,要是我們冥行也能把“業務”發展到這裏,想來生意絕不會太差!

“坐吧!”

思索間,白無常早已帶我徑直來到了二樓,下意識問道:“你要不要也來點兒香火嚐嚐?”

“不用了!”

我下意識搖了搖頭,心說這他娘都什麽時候了,我又哪兒還有時間享受什麽香火?

於是我急忙又道:“你就趕緊告訴我,到底該如何避免被肖瀟吸走我的陽元就行了!”

此時的我,當真有些急不可耐,畢竟這事兒實在是對我太重要了,萬一出了什麽問題,動輒都有可能小命不保。

“其實你什麽都不用做!”

白無常依然衝我賣著關子,一臉的神秘笑道:“因為你小子根本就沒有陽元!”

“什麽?”

此言一出,我頓時嚇了一跳,急道:“不會吧?我……我怎麽可能會沒有陽元呢?不是說所有人都有陽元的嗎?何況我現在都已經築基了?”

“那是一般人!”

白無常下意識笑道:“你可不是一般人,你是地府的陰差,更是我白無常的兄弟,所以隻要有我在,這世上就沒人敢在打你的注意!”

“是嗎?”

頗有些懷疑的看了他一眼,我顯然還是有些不敢相信他的話,因為就算我是陰差,那也隻是“半路出家”,無論是跟小骨,亦或是白無常,幾乎都有著天壤之別!

要說白無常和小骨沒有陽元,那我還勉強可以相信,可要說連我都沒有“陽元”,這事兒似乎也太扯了吧?

隻可惜無論我如何向他詢問,白無常就是死活不肯多說,總之一句話,讓我放寬心,就算天塌下來,也會有他跟小骨頂著!而且這天肯定塌不下來!

無奈之下,我也隻好選擇相信了他,緊接著問道:“那我師父和九爺呢?他們現在又到底怎麽樣了?”

“他們?”

白無常咧嘴笑道:“他們倆你就更不用擔心了!區區一個結丹境的小修士,即使加上墨安,他們也根本掀不起什麽大浪!”

“啊?”

此言一出,我不由就更狐疑了,下意識問道:“但你剛才可不是這麽說的!分明是對這肖瀟和杜有朋充滿了忌憚!”

大概是因為習慣了吧,盡管現在明知道杜有朋原名叫做墨安,但我還是喜歡稱呼他為杜有朋。

“嗬……”

話音剛落,白無常頓時就笑了,緊接著便不由衝我擺了擺手:“行了!既然事情都已經發展成這樣了,那我也就不瞞你了!”

微微頓了頓神,白無常這才一臉的狡猾笑道:“其實整件事情,全都是我們一開始所計劃好的!金老怪一開始就識破了那女娃和墨安的陰謀,一切都不過是他們裝出來的罷了!”

“目的就是為了引誘那女娃上當!她不是想謀奪你的陽元嗎?殊不知,我們其實是在幫你謀奪她的陰元!一旦成功,不僅可以讓你立即就突破得藥境,甚至還有極大的可能直接結丹!”

“什麽?”

白無常的一席話簡直聽的我有些目瞪口呆,心說不會吧?

敢情所有的這一切,居然全都是我師父他們一早就安排好的?

他們故意想要引誘肖瀟和杜有朋上當,結果竟是看上了肖瀟的體內的陰元?

可是不對呀,我一個大活人,而且還是個男人,即使我最後真的能從肖瀟哪兒得到那所謂的陰元,似乎這也對我根本沒用啊?

要想盡快提升我的修為,我不應該更需要陽元才對嗎?

“嘿嘿……”

如同猜出了我的心中所想,白無常忍不住便又當場笑道:“這你就不懂了吧?我不都已經說過了嗎?你可不是一般人!”

“你的體內根本就沒有陽元,所以無論是陰元,亦或是陽元,其實通通都對你的修為大有裨益!”

說完也不等我開口詢問,白無常下意識便又對我很不耐煩的擺了擺手:“總之這事兒你就別管了!你就隻管安心在這兒等著,等時間到了,你自然就什麽都明白了!”

話音剛落,他隨即便再沒有理我,叮囑了我一聲千萬不要亂跑,緊接著他便又離開了這裏。

而就在他剛剛走後不久,那往生棧內的小廝還不由直接給我端來了一盞香爐,戰戰兢兢便直接捧在了我的麵前:“大人請慢用,有什麽事情您盡管吩咐!”

我看那小廝似乎很害怕我的樣子,於是問道:“你知道我是誰?”

“知……知道!”

小廝下意思點了點頭:“你是白大人的兄弟!大人早已叮囑過我們,一定要好好伺候好你!”

“行吧!你先下去吧!”

微微點了點頭,聽完了小廝的一席話,我的心中不由就更狐疑了,心說這白無常到底是圖什麽啊?難道真就隻是為了以後找我貸款方便?還是說他僅僅隻是想通過我來討好小骨?

想不通,實在是想不通!

既然想不通,索性我便不多想了,因為如果白無常剛才說的都是真的話,那我似乎還真就沒什麽好擔心的了!

而且我的注意力很快便被我麵前香爐中的香火所吸引!

隨著裏麵的青煙寥寥升起,那青煙仿佛是對我有著致命的魔力一般,讓我忍不住便對它用力的聞了一口!果然心曠神怡,甚至就連我原本略顯焦躁的一顆心,此時也都不由平靜了不少。

難怪那些鬼魂們趴著香爐便再不肯離開,滿臉都是如癡如醉的表情,看來這香火對於靈體類的生物,果然是有著致命般的**!

而且“往生棧”所提供的香火,顯然還不是一般的香火,光是聞了一口,我便立即判斷,這香似乎要比之前郭濤從寺廟中求來的第一炷香的品質還要更佳。

反正我現在也什麽都不能做,索性便專心的享受起了麵前香爐中的香火,很快竟就將香爐中的香火吸的一幹二淨!

於是我趕緊便又叫來了小廝,問道:“還有嗎?”

“有的,有的!”

小廝急忙點了點頭,哪裏敢說半個不字,緊接著問道:“要我現在就為大人點上嗎?”

“不用了!你再多拿幾炷香給我,我打算留著回去慢慢享受!”

“啊?”

小廝有些傻眼,隨即一臉的為難說道:“這……這恐怕不太好吧?這是白大人親自定的規矩,在往生棧一律隻能堂食,謝絕外帶……”

“哦!”

我下意識點了點頭,倒也並沒有把這放在心上,而是頗有些遺憾道:“那行吧,那我一會兒還是親自跟他說吧!”

“這……”

乍一聽我要親自跟白無常說這事兒,小廝頓時就有些急了,急忙向我擺了擺手:“別!別!別!這樣吧大人,我本人還收藏有一部分,如果大人不介意的話,我就把我自己所收藏的送給你好了!”

說完他便趕緊離開了這裏,不多時竟就直接拿來了一捆足有手臂粗的香火,從外表上看,幾乎是跟我剛才所享受到的那種一模一樣!

看來這“往生棧”的待遇不錯呀,一個普通的小廝而已,竟也能拿出這麽好的香火?

“這不太好吧?”

無功不受祿,盡管這是對方主動提出來的,但我陸風又豈是那種貪小便宜的人?

猶豫了一下,緊接著便在自己的兜裏掏了起來,總算是找到了一張冥幣,這便把它直接遞給了小廝:“給你的,就當時我買的!”

“啊?”

小廝嚇了一跳,猛吞了一口口水,這才說道:“這……這也太多了吧?”

說完他便不由趕緊搖了搖頭:“不行,不行,我怎麽敢收大人的錢呢,這要是讓白大人知道了,那還不得扒了我皮呀?”

話雖如此,但我的餘光卻敏銳的察覺到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其實他很想要我手裏的這張冥幣,隻是不敢!

於是我下意識笑道:“沒事兒!就當是我給你的小費吧?小費你懂吧?”

“可是這也太多了吧?”

對方顯然也明白“小費”的意思,隻不過對他而言,這一億的冥幣似乎確實有點兒太多了,以至讓他根本就不敢伸手拿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