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間貸
字體:16+-

第137章 痋術!

第137章 痋術!

“靠!”

盡管我早就明白了對方剛才是在試探我,但我還是故意裝出了一副生氣的樣子道:“原來你到現在都還不相信我,那你可以滾了,就當我沒說!反正就算治不好楚天南,我也有別的辦法討楚悅的歡心!”

說完我便不由氣呼呼的直接走向了病房!

“別!別!別!”

眼看見我似乎真生氣了,薛寧這才有些急了,好不容易靠上於凱這棵大樹,有很大的希望能撤銷掉茅山對自己的通緝,他又哪裏還敢有絲毫怠慢?

趕忙便又上前攔住了我,一臉的討好笑道:“別生氣嘛!師弟你不是想追求楚悅嗎?我幫你,我現在就可以幫你解了楚天南身上的‘痋術’!”

“哼!”

我下意識衝他冷哼了一聲,故作一臉的頤指氣使道:“那咱可說好了,一會兒你可得給足我麵子,盡量把功勞都攬在我的身上!還有就是那個楚飛夫婦,老子一看他們就來氣,你想辦法幫我教訓一下他們!”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了!”

薛寧急忙信誓旦旦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隨即一臉的訕訕道:“那我的事情……”

“放心!”

我也故作一臉的信誓旦旦道:“隻要你這次幫了我,我答應你的事情,自然會辦到!不過這事兒得等我師父順利成為執法堂首座之後!”

“那是自然!”

薛寧急忙點了點頭:“反正我都已經逃了五年了,也不急這一時半會兒,以於長老在茅山的地位,相信他很快就能成為執法堂首座!”

“那還用說!”

滿臉驕傲的衝他撇了撇嘴,我緊接著說道:“那就這麽說定了,一會兒記得配合我!”

“好說……好說……”

就這樣,我們很快便又回到了病房,見我進門,楚悅急忙便向我迎了上來:“怎麽樣了?”

“沒事兒,我都已經和他談好了,現在就可以治好你父親!”

說完我還不由故意對身旁的薛寧眨了眨眼,薛寧急忙會意,滿臉的討好道:“適才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既然是陸師弟開口了,薛某自當無償幫你們治好令尊!”

“啊?這……”

此言一出,旁邊楚悅的大哥大嫂頓時就急了,尤其是她大嫂,此時更是一臉的義憤填膺道:“薛大師,你……你什麽意思?”

不過都還沒等薛寧開口呢,旁邊的吳伯早已一臉的冷笑道:“怎麽?難道你們不想讓薛道長救人嗎?”

“不!不!不!”

楚飛倒是反應夠快,趕緊便攔住了自己的妻子,一臉的訕笑道:“怎麽會呢?薛道長可是我們請回來,原來就是請他回來給我爸看病的,我們自然巴不得他能治好我爸!”

說完他才有小心翼翼的對著薛寧問道:“隻是薛道長之前說的條件……”

“滾一邊兒去!”

知道我厭惡楚飛夫婦,薛寧現在自然不敢跟他們走的太近,猛的一把便直接推開了他們:“沒聽見我剛才的話嗎?我是看在陸師弟的麵,無償救人,談什麽條件!”

說完他還不由很不耐煩的衝著眾人擺了擺手:“行了!都出去吧,我要救人了,除了陸師弟之外,所有人都給我滾出去!”

“這……”

眼看著薛寧的態度竟突然間來了個三百六十度的大轉彎,楚飛夫婦倆的臉色頓時難看到了極點,隻是他們顯然也知道薛寧的厲害,此時又哪裏還敢多說什麽,趕忙便不由退出了病房。

“陸風!”

與此同時,楚悅則是不由滿臉擔心的看了我一眼,忍不住便又趕緊拽緊了我的袖子。

“沒事兒的,放心吧!”

微微衝她咧嘴一笑,為了不讓旁邊的薛寧起疑,我還故意捏了捏楚悅的小手:“這不有我在嗎?相信我,我一定會治好你爸的!”

“嗯!”

楚悅點了點頭,俏臉微紅的同時,這才趕緊和吳伯一起退出了房間。

“不錯嘛!”

薛寧笑著對我眨了眨眼道:“看來就算沒有我的幫忙,陸師弟應該也快得手了吧?”

“那是自然!”

頗有些得意的衝他咧嘴一笑,我緊接著這才一臉的很不耐煩道:“別廢話了,趕緊救人吧,要不是為了楚悅,我才懶得來這鬼地方呢!”

“是!是!是!”

薛寧急忙點了點頭,伸手卻從自己的兜裏直接掏出了一把鋒利的匕首,我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忍不住便是一臉的警惕道:“你想幹嘛?”

“別誤會!”

薛寧解釋道:“這是解除‘痋術’的特殊手段,必須給他的四肢同時放血,讓他身體裏的痋引出來!”

“痋引?”

微微皺了皺眉,我幾乎完全不明白他到底在說些什麽,薛寧則像是看出了我眼神中的狐疑,緊接著便如數家珍的向我解釋了起來。

也是直到這時,我才終於明白了這門叫“痋術”的邪法,到底是個什麽鬼!

根據他的說法,所謂“痋術”,其實是一種傳承極為久遠的巫術,主要盛行於東南亞一帶,不過最初的起源卻是我國的滇南地區!

所以也有人把它和“蠱毒”、“降頭”並稱為滇南三大邪法!

據說是用死者的亡靈為媒介,以秘法在人體內培養出一種特殊的蚴蟲,隻不過他卻並沒有告訴我這樣做的目的何在,所謂的蚴蟲又到底有何用處。

他隻是含糊的告訴我說,但凡是施展“痋術”,那就必須用到一種長得很像藥丸的蟲子,也就是他剛才所說的“痋引”!

“痋引”一旦被人吞下,便會立即在人體內寄生產卵!

隻需要大約三到五天的時間,卵便會越產越多,人體中的血肉內髒全都會變成它們的養料。

慶幸的是,因為薛寧一開始就是衝楚悅來的,他想以治好楚天南為條件來逼楚悅就範。所以他用手段暫時讓楚天南手裏的“痋引”休眠了,倒並沒有在楚天南的體內大量產卵,否則楚天南早就已經死了!

說話間,薛寧早已快速在病**楚天南的兩隻手腕和兩隻腳腕上各自割了一刀!

漆黑色的血液瞬間流淌了出來,短短一瞬之間,竟就讓整間病房內都充滿了一股濃鬱的腥臭氣息。

緊接著他一咬牙,竟在自己的指尖同樣也割了一刀,然後便把鮮血滴在了楚天南的傷口上麵!

神奇一幕出現了,幾乎就在薛寧剛剛才將自己的鮮血滴落在楚天南傷口上的同時,四條白花花長得很像蛆蟲的肥碩蟲子,一下子便從楚天南的傷口中鑽了出來,咻的一聲便直接鑽進了薛寧的體內。

“嘶——”

薛寧疼的不斷倒吸涼氣,顯然整個過程及其痛苦,如此足足過了近五分鍾的樣子,薛寧的臉色這才稍微好看了一些,緊接著急忙說道:“可以了!最多半個小時,他就會醒了!”

“不過剛剛醒來的他會很虛弱,補補就沒事兒了!”

說完他還不由直接對我攤開了右手道:“把你的電話給我,我得趕緊走了,過段時間再來找你!”

“哦?”

微微皺了皺眉,猶豫了一下,我最終還是將自己的號碼給了他,薛寧用他的電話打了一遍,確定是我的手機,這才衝我點了點頭:“記住你答應我的事情!”

話音剛落,緊接著他便行色匆匆離開了這裏,與此同時,門外的楚悅等人則不由快步跑了進來。

望著病**,依然陷入昏迷狀態中的楚天南,楚悅的臉色頓時焦急到了極點,急道:“怎麽樣了?我爸他沒事兒吧?”

“沒事兒!”

我下意識搖了搖頭道:“先等等吧,姓薛的說他一會兒就會醒了!”

一邊說著,我的目光忍不住便又瞥了瞥了門外,赫然發現,薛寧早就已經跑沒影兒了!

“嗯?”

我的眉頭越皺越深,總覺得這事兒似乎有些蹊蹺,好端端的,他怎麽說跑就跑了,難道是有什麽急事兒需要處理?

想到這裏,我忍不住便又趕緊掏出了手機,同時對著旁邊的吳伯說道:“勞煩你幫我看著點兒楚悅,我先出去打個電話!”

“嗯!去吧!”

吳伯下意識點了點頭,當然明白我指的是讓他保護好楚悅不受她大哥大嫂的欺負,而我則是一邊撥通了我師父的電話,一邊再度又來到了門外的走廊。

師父的電話很快撥通,都不等他詢問,我便趕緊將剛才的事情和我心中的疑惑,一五一十全都告訴了他!

“笨蛋!”

都沒等我把話說完,師父那邊早已破口大罵:“解除痋術這事兒,非常的消耗體力,所以現在正是那姓薛的,最為虛弱的時候!”

“還不趕緊追,現在若不將他除掉,日後再想要將其除掉,那可就難了!”

“啊?”

此言一出,我不由當場一愣,這才終於明白了薛寧為何會如此匆忙離開這裏。

合著現在竟是他最為虛弱的時候,看來他是擔心我會對他直接下手。

靠!

徑直暗罵了一聲,我急忙追了上去,隻可惜對方早就已經跑沒影兒,不過仔細一想,我倒也並不是很擔心!

因為就算我不去找他,他也肯定會主動聯係上我,大不了就讓我師父親自跑一趟唄,反正他也想去我的老家看看。

於是我沒追多遠便直接選擇了放棄,接著又和師父講起了剛才的事情!

“啊?”

我的一席話,簡直聽得我師父一愣一愣,尤其是聽到我竟冒充於凱的徒弟,故意嚇唬對方時,更是惹得他開懷笑!

“真有你小子的,這樣的餿主意也就你能想得出來!”

“行了!趕緊把你的地址給我,我馬上就出發過來找你,此人雖是顯宗的棄徒,但卻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邪修,手裏沾染著不少人命!若不將其趕緊除掉,不知還會有多少人受害,另外一旦讓他知道你在騙他,肯定也會來找你麻煩!”

“明白!”

原來我就是想請我師父跑一趟的,如今他既然主動提了出來,我當然也樂的如此。趕忙便把自己的地址發給了他,這才掛了電話,再度回到了先前的病房。

“爸!你醒了?”

還沒進門,我就已經聽到了楚悅滿是驚喜的聲音,於是我的心中同樣也鬆了口氣,心說看來薛寧果然沒有騙我,居然真就治好了楚天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