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間貸
字體:16+-

第156章 擅闖禁地者死

第156章 擅闖禁地者死

“哦!”

微微點了點頭,既然是小骨主動將我雙手直接從她肋下抓了過去,那我當然也就不需要再跟她客氣什麽了,這才從她身後緊緊的摟住了她那纖細的腰肢。

接著我便感覺身體驟然一輕,幾乎就在我剛剛摟住小骨的同時,小骨緊接著便再不遲疑,一個縱身,這才帶著我徑直跳下了漩渦。

霎時間,一股強烈的排斥力量幾乎瞬間便籠罩住了我們。

如同彈簧一般,隨著我們越發深入,那股排斥的力量似乎也變得越發強烈。

不僅如此,我的心中莫名其妙甚至還湧出了一股強烈的危機,仿佛那漩渦的深處,此時正有什麽危險在等待著我們一般。

於是我急忙趴在了小骨的耳邊道:“小心點兒,我總有一種心緒不寧的感覺,好像這下麵正有什麽危險在等待著我們!”

“哦?”

此言一出,小骨忍不住便詫異的看了我一眼:“你也感覺到了?”

看樣子,似乎就連小骨竟也同樣覺察到了危險,不過她緊接著卻道:“沒事兒的,‘禁地’之所以被稱之為禁地,那麽這下麵肯定是有危險的!甚至可以說是步步危機,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徹底交代在這兒!”

“啊?”

我愣了一下,下意識問道:“那你們還來?”

明知道這地方處處都是危機陷阱,結果他們還是義無反顧了跳了進來,這不是老壽星吃砒霜,嫌自己命太長了嗎?

“你以為我願意來呀?”

小骨一臉的很沒好氣道:“要不是為了……算了,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話音剛落,小骨緊接著便再沒有理我,與此同時,那周圍的排斥力量更是不由強大到了極點。

即便是有小骨幫我抵擋住了絕大部分力量,然而我卻依然感覺到有一股力量,像是要將我直接彈射出去一般,無奈隻好將小骨的腰肢摟的更緊了幾分!

同一時間,小骨似乎同樣也感覺到了壓力,猛的一個千斤墜,這便筆直的向著下方徑直墜落了下去。

“砰”的一聲!

小骨的雙腳率先落地,一股強烈的震動力,幾乎瞬間便將我直接掀飛了起來。

還好小骨眼疾手快,及時一把拽住了我,這才將我堪堪又給拽回到了地麵。

不過奇怪的卻是,一旦當我的雙腳觸碰到了地麵,先前籠罩在我們身上的強大排斥力,此時卻不由突然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咦?”

驚咦了一聲,甚至都沒等我們反應過來,離此不遠處,白無常終於也帶著郭濤順利的降落在了我和小骨的麵前。

剛一落地,他便不由一臉的關切問道:“怎麽樣?你們沒事兒吧?”

“沒事兒!”

微微搖了搖頭,緊接著我們這才有時間好好的打量了一眼周圍,很快我們便不由瞪大了雙眼,幾乎當場就被驚呆了!

怎麽說呢?

眼前我們所見到的場景其實相當破敗,幾乎滿目都是瘡痍……成片的宮舍早已盡數坍塌,隻留下一地的斷壁殘垣。

可即便如此,其實也不難看出,這裏曾經盛極一時,隻是經曆了一場浩劫,所以才導致此地變成了現在這副破敗的景象。

“我去……”

目視著這周圍的一地瘡痍,我們幾乎下意識便瞪大了瞳孔,當場傻眼,唯有白無常滿臉的亢奮道:“找到了!我們終於找到了,就是這兒了!”

“可是這兒也太破爛了吧?”

旁邊的郭濤一臉的苦笑道:“就算這裏真是一處禁區,那也是一處已經被徹底毀掉的禁區,貌似根本就沒什麽太大的利用價值!”

“你懂什麽?”

白無常一臉冷笑道:“破敗了才好呢!”

“破敗了說明這裏早已無主,而且也隻有破敗掉的禁區,我們才有可能得到這裏麵的玄珠!”

“哦?”

白無常話音剛落,我的眼前頓時就亮了,隱隱間我仿佛想到了什麽,心說莫說白無常之所以沒有找到往生棧裏的“玄珠”,難道就是因為往生棧並未破敗?

於是我急忙問道:“為什麽隻有破敗掉的禁區,方才有可能得到裏麵的玄珠呢?”

“這還不簡單?”

白無常下意識笑道:“因為禁區幾乎可以說是一個完整的小世界,擁有著幾乎和大千世界一樣的法則!如果禁區正處於繁盛之時,那麽它裏麵的禁製也是最厲害的,所以它會有一種自我保護的機製!別說是得到它所孕育的玄珠,就算是想找到它,幾乎也是絕不可能的!”

“反觀已然破敗的禁區,那可就不一樣了,盡管它這裏麵可能同樣還有殘存的保護機製!但和全盛時的禁區相比,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所以才給了我們尋找到玄珠的機會!”

“原來如此!”

微微點了點頭,不光是我,甚至就連小骨此時也都不由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似乎同樣也是第一次得知這樣的隱秘!

先前我倆還猜測,白無常和五大妖怪家族之所以沒打自家禁區的主意,是因為裏麵的玄珠可能早已不存在了呢!

現在看來,倒是我倆想多了!

不是那玄珠不存在,也不是他們兔子不吃窩邊草,而是因為他們居然壓根兒就找不到玄珠?

一邊說著,我們這才緩緩向著那不遠處的廢墟走去,紅色的宮瓦,也不知到底適合材質,走在那上麵竟發出鏗鏘鏗鏘的金屬脆聲!

而且它的顏色未免也有些太紅了,時隔了這麽多年,依然十分的搶眼,簡直像是要滴血一般。

“我的天呐!”

我正驚疑不定,旁邊的郭濤此時卻不由突然間驚呼了一聲道:“這……這些宮瓦難道全都是由鳳血金打造的不成?這……這也太奢侈了吧?諾大的宮殿,這得需要花費多少的神金?”

“鳳血金?”

郭濤話音剛落,我不由當場一愣,急忙問道:“什麽鳳血金?”

“一種古代用來煉器的材料!其實就是寒鐵,不過據說是染上了鳳凰真血,所以呈現出如此鮮豔的眼色!”

“寒鐵?”

那也已經相當驚人了,因為據我所知,即使是在古代,寒鐵也是極其稀少的,而且由它打造出的兵刃,其鋒利和堅韌程度幾乎遠遠超過了一般的普通兵刃!

於是我急忙說道:“那還等什麽呢?趕緊撿起來呀,這麽多寒鐵,隨便撿幾塊,估計都夠我們打好幾把兵刃了!”

“想多了吧你?”

郭濤下意識搖了搖頭道:“且不說因為時間太久,這些個寒鐵早已喪失了神性,就算沒有,咱們也根本用不了!因為這種金屬隻能用一次,一旦成型後便再無絲毫用處!”

“啊?”

此言一出,我不由當場傻眼,又看了看手裏撿起的兩片宮瓦,用力一敲,看似堅韌的宮瓦幾乎瞬間便又支離破碎,簡直就跟玻璃沒什麽區別……

“靠!”

暗罵了一聲,我也隻能遺憾的搖了搖頭,徹底打消掉了想要撿幾片宮瓦回去的念頭。

“咦?”

幾乎就在我剛剛扔掉手中宮瓦的同時,旁邊的白無常卻不由突然間眼前一亮道:“你們快看,那邊好像還有一座完好的宮殿!”

“哦?”

話音剛落,我們的眼前也不由同樣亮了,忙不迭便順著他所指的方向徑直看了過去。

果不其然,離此大約三四百米的地方,果然便屹立著一座完好無損的宮殿。而這在一片廢墟中,簡直成了一道十分靚麗的風景線,煞是搶眼!

“走!過去看看!”

突然間的發現,無疑讓我們全都驚喜不已,哪裏還敢有絲毫的遲疑,跟著白無常這便匆忙向著不遠處的那座完好的宮殿快步跑去。

隻可惜都還沒等我們真正抵達那座宮殿的麵前呢,突然間卻變故橫生!

就在我們剛剛靠近宮殿不到百米遠的距離時,一股莫名的強橫力量幾乎憑空湧現,如同潮水一般,這便瘋狂向我們傾瀉了過來!

還好是有白無常徑直擋在了我們的麵前,否則光是這股力量,恐怕就能將我和郭濤直接滅了。

因為光是殘餘下的小部分力量,這就已經震得我和郭濤直接大口咳血,可想而知,這要是全都落在我們的身上,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讓我有幸第一次見識到了白無常的真正實力!

不愧是號稱冥府的“十大陰帥”,白無常的實力果然驚人,甚至都有些駭人聽聞了!

因為幾乎就在霎時間裏,他整個人幾乎都憑空暴漲到了十幾米高,猛的一掌便抵擋住了剛才的那股狂暴的力量!

“我去!”

一時間,我和郭濤幾乎都被驚呆了,唯有小骨臉色有些難看,同樣一個箭步徑直橫在了我和郭濤的麵前,同時一臉的暴怒喝道:“誰?鬼鬼祟祟,出來!”

“哼!”

冷哼了一聲,居然還真就有人給出了回應,就在小骨的話音剛剛落下的同時,一道略顯虛幻的身影,霎時間便直接出現在了不遠處的宮門外麵。

同時一臉的麵無表情道:“擅闖禁地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