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封龍(勁量小子)
字體:16+-

一百一十八 飛龍王傳說

克裏夫漲紅了臉,不過心裏也明白,他現在是一名堂堂的大劍士了,但皇家學院裏強人輩出,劍士學院的大劍士至少就有十人。克裏夫誇海口說自己能排進前十,還是因為剛剛試煉回來,有所磨煉,才敢這麽說的。

「沒話說了吧,哼哼。」

克裏夫咬了咬牙,嘴裏發出哼哼的不服氣聲,卻真的沒有回嘴,自知之明他還是有的,他雖然變強了,但進入前三……也許這次鐵勒山脈之行回去後,他可以去挑戰一下了。

看著克裏夫和歐內老頭鬥嘴,塔修隻是微笑不語,克裏夫是那種不刺激一下就不會有很大進步的人。

到烈炎鳥的地盤,有無數條道路可走,但是無論走哪條,最後,都必需從「飛龍王之穀」通過。那兒是鐵勒山脈第七和第三兩大絕頂高峰的連接處。兩大高峰十分陡峭,根本無路可循,山峰上也遍布著各種強大的魔獸,要翻越這兩大高峰到達另一邊,至少要花去半個月的時間。

時間不允許翻越絕峰,便隻有走飛龍王之穀這途了,然而,這條路也並不是好走的。傳說中的九階高等魔獸飛龍王已經在這兒居住了一百餘年了,飛龍王之穀,也正是因此而得名的。

穀中的魔獸,並不會比兩大絕頂高峰上的要弱,而且隻會更強,雖然飛龍王是亞龍獸血統,但其每隔二十八天,因為特殊的天賦血統因素,飛龍王就會釋放一次釋薄的亞龍氣息。

這種亞龍氣息,對飛龍王本身並沒有什麽幫助,然而,卻對其它一些魔獸的修行,是大有益處的。至於真正的龍族釋放出的龍氣,就更有好處了,不過,龍族是高傲的,他們隻允許純潔的生物依附他們進行修煉,比如元素形成的意識體,也叫小精靈的等等。

總之,一隻血統最接近龍族的龍獸「飛龍王」的身邊,絕對少不了別的強大的魔獸,可以說,飛龍王是魔獸金字塔中最頂端的幾種之一。

「原本,鐵勒山脈的烈炎鳥,也是在飛龍王身邊修行的魔獸的,不過,五十年前,烈炎鳥進入九階之後,就離開了飛龍王之穀,咳,據說是因為得到了比亞龍息還要更好的寶物的原因。嗯,我要說的還不是烈炎鳥,其實,我真正要說明的是……」

「拜托,說重點。」克裏夫連忙打斷歐內老頭接下來的廢話。

「咳,不尊敬老人,現在的年輕人啊……」

「重點。」

「好吧,好吧,我想說的是,飛龍王身邊,還有為數不少的高級魔獸,實力雖然不見得比全盛狀態下的烈炎鳥要強,但八階頂峰的魔獸,恐怕會有不少。它們,可都是飛龍王最忠誠的手下。」

八階頂峰的魔獸!整個人類世界的封印師中都找不出多少人擁有八階魔獸,除去大封印王不提,也就隻有封印師協會會長,和幾個實力高強的長老才有這般強力的魔獸。

塔修眨了眨眼,他相信歐內老頭說的話。

歐內老頭一笑,「不過,有我在,也不用太擔心,那些八階魔獸一個個都狂傲得很,平常並不聚在一起的。高級魔獸都是有自己地盤的。也就隻有到二十八天亞龍息日那天,這些魔獸才會聚到一起。如果我們選擇好一條進穀的路線,相信最好的結果,能躲開所有的八階魔獸。但,最終還是要對付飛龍王的。」

「對付飛龍王的事就交給我了。」塔修說道。

「嘶啦。」小黑在一旁不甘示弱的呼應一聲,塔修去找高級魔獸的麻煩,這麽好玩的事情,什麽時候會沒有它的份?

九階的飛龍王……小黑偏了偏馬頭,沒什麽概念,貌似很強大的樣子。但小黑也不是個怕事的家夥,事實上,小黑現在也隻是成長期而已,換句話說,它就是一稍微大一點的孩子,最是喜歡調皮搗蛋不過了,但源於聖獸的傲氣,到是天不怕地不怕。

塔修也知道小黑也需要在戰鬥中加強經驗和實力,笑了笑,「我什麽時候會忘了你?放心,咱們哥倆一起出馬,什麽九階飛龍王,照樣把它扁成小蛇一條。」

「嘶啦啦!」小黑也戰意高昂起來。

小狐族裏斯艾站在小黑一旁,這一路走來,他都是靠扶著小黑背著的行李帶著前進的,其實,他體力也並不差,但是一行人行進的速度太快了,高強度之下,能走一百裏路,現在也隻能走十裏了。

他偷偷的喘了幾口粗氣,小心的不讓大家看到,他可不想被人覺得自己是來拖後腿的,說實話,雖然很累,但他並不後悔跟著過來。感覺,很充實。

裏斯艾悄悄的擺弄著手上的一張卡片,是他唯一封印成功的黃金火屬史萊姆卡,裏斯艾在腦子裏不斷的模擬著戰鬥的場景,想象著自己在可能遇到的戰鬥中會有什麽樣的作用。

很無奈,黃金火屬史萊姆的戰鬥力十分有限,在與八階魔獸的戰鬥中,連當炮灰的資格都沒有。不過,裏斯艾不是個那麽輕易放棄的人,弱者有弱者的方法。他咬了咬牙,沒有退縮下去,他相信自己,不會再拖後腿了。

塔修正想著如何對付眼下的狀況,根本沒有留意到裏斯艾的神情變化。目前,他們一隊人主要戰力就是他和小黑,擁有大劍士實力的克裏夫,能自保就算不錯了。至於老頭……也許也能當做一份戰力吧,不過,要他出手,顯然是不可能的。

但塔修有種感覺,他也不會袖手旁觀,這讓他更堅定了要和飛龍王鬥一鬥的決心。他又想起了和小黑鬥九階雙頭蛇的一幕幕回憶。那頭怪蛇,的確很強,他和小黑足足鬥了一天一夜,才把它擊成重傷逃了回來,在這場戰鬥中,他學到了很多的東西,實力也因此有極大的突破。

可惜,龍女師傅看到他一身傷痕累累的跑回來後,十分的震怒,當天中午,塔修和小黑就吃了一頓雙頭蛇肉羹。

記得,小黑嘶嘶的表示好吃,可塔修覺得那肉真是難吃極了。

這次,雖然沒有了師傅,但是,塔修也不是當時的塔修了!

下一章預估20點左右,票票在哪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