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封龍(勁量小子)
字體:16+-

一百一十九 一加一大於二

「小黑,這次我要親手烤飛龍肉給你吃!」

一聽到吃,小黑口水濕答答的打轉,「嘶啦……」

歐內老頭微微一笑,瞪著一臉饞樣的小黑,隻不過略微有點狡黠,這一人一馬太狂了,恐怕並不知道九階魔獸中的「飛龍王」意味著什麽。

飛龍王的肉又不是狗肉。

這個塔修,自己怪就算了,連帶著身邊的寵物也怪……搖了搖頭,歐內老頭卻在心中偷笑:「不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事情才會這麽有趣嘛。」

歐內老頭說道:「安心吧,有我這個在鐵勒山脈生活過十年的老家夥帶路,保證不會遇到別的八階魔獸!不過,飛龍王那個變態,你們可是要自己對付的啊。」

一路聊著如何對付飛龍王,一行人在山脈中穿行著,隊伍的行進速度很快,歐內老頭選的道路,絕對是最安全的捷徑,遍布在鐵勒山脈居住的地精、巨魔和食人魔都沒有怎麽遇到。

最危險的一次,是下午黃昏時,在一個山洞中穿行時,遇到了一群百隻左右的地精。地精,是種亞智慧的生命,擅長挖掘礦藏,其實,說他們是亞智慧,並不是說他們不聰明,相反,地精在鍛造一些神奇的小物件上,有著無以比擬的天賦。隻不過,大多數地精不擅長與人交往,數十年來,地精都隻會有不超過十名的地精商人在人類世界和猛獸族的地盤上進行交易。

除了地精商人以外的地精,幾乎全都是敵對人類和猛獸族的。

在山洞中,塔修一行不可避免的進行了一場血淋淋的殺戮,地精的戰鬥力不高,光是克裏夫一個人就能對付這一百來隻地精。但塔修還是讓裏斯艾也加入了戰鬥,那隻黃金火屬史萊姆的表現挺不錯,在裏斯艾的指揮下,擊昏了七個地精。

裏斯艾還是太心軟了,雖然他沒有開口阻止塔修和克裏夫的殺戮,但他不願意殺人,隻好用擊昏這一招。塔修也沒有責怪他,要是裏斯艾狠下殺手,那麽他也就不是裏斯艾了。

男子漢,不見得一定要殺人。勉強算合格吧。塔修笑著搖了搖頭。

經過這場血祭般的殺戮,塔修一行,終於有了一股淡淡的殺氣,臨時組成的任務團隊,也有了一點凝聚的靈魂。一隻軍隊,再怎麽訓練,沒有經曆過生死的戰場,永遠都隻能被稱為新軍菜鳥。相同的,一個冒險者團,就算團員個體再怎麽強大,相互沒有合作殺過敵人,那麽這個冒險者團永遠都不會有靈魂,不能發揮出全部成員的真正實力。

團體戰鬥,並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這麽簡單。

經曆過行伍生涯的塔修自然**的覺察到了冒險者團的這點氣質上的變化,他別有深意的掃了一眼在前麵帶路的歐內老頭。

或許,他是故意帶我們到這裏來的……

不管如何,隊伍以這樣的狀態去迎接飛龍王,的確要比之前,勝算大了不少。

就在塔修一行步步進逼飛龍王之穀的同時,另外一支強悍的隊伍,正從另外一條道路朝著飛龍王之穀前行。

與人類冒險者不同的是,這支隊伍,全是由猛獸族人組成,為首的,赫然就是這次任務的頒布者:熊族二王子,奧德裏奇。

「二王子……」

「在這裏別叫我二王子。」

「是,二王子……少爺。」

「說。」奧德裏奇停下了腳步,看著自己的手下。這支隊伍中的每一個人,都是他麾下實力最強,最忠於他的猛獸族戰士。這裏麵有狐族戰士,有虎族戰士,狼族戰士,還有他本族的熊人戰士。

每一個,都是奧德裏奇的重要資本。不錯,他眼下是在沃特帝國作為質子,但這並不意味著他是個甘於平庸度日的熊人。就算他甘於在沃特帝國的人質生涯,眼下在熊族耀武揚威的大哥,也無時無刻不想除掉自己,為了自保,他必須做一些什麽。

比如,這次任務的真實目的!

和奧德裏奇說話的是一名狐族戰士,以速度著稱於世的狐族戰士,是最好的斥侯先鋒。

「前麵是個巨魔村落,二……少爺打算如何處置?」

「不能避過去?」奧德裏奇並不想製造殺戮,他隻想快點到達這次任務的最終目的地。

「不能,巨魔放出了哨兵,還有地精與這些巨魔混居,我還看到村落裏麵有巨魔巫師的旗幟,我們躲不開。」

「躲不開,隻有這一條路?」

「要想在短時間內到達地方,是的,隻有這一條路可走了。」

「那麽,隻好殺過去了?」奧德裏奇淡淡的一句話,就決定了一個巨魔村落的存亡。

「是的。」

「動手吧。」奧德裏奇歎了口氣,眼中閃過一絲憐憫,但很快又被冰冷所占據。

「是!」眾戰士們齊聲應道,這一路走來躲躲閃閃,他們早就厭煩了,這場殺戮,的確是來得恰到好處。

噬血的盛宴,在黃昏降臨巨魔村落前開始了……

並不僅僅隻有熊族二王子的隊伍在加緊步伐朝飛龍王之穀進發,天使冒險團在小鼻涕男的帶領下,也在鐵勒山脈中緩緩的前進著,小鼻涕男對鐵勒山脈的熟悉程度不下於歐內老頭,雖然並沒有走同一條道路,但一路走來,居然也沒有遇到任務危險。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小鼻涕男的確比歐內老頭做得好,天使冒險團連地精這樣的亞智慧生命都沒有碰到過。甚至還泡了好幾處各有特色的溫泉。

比如美膚的「神奇泉」,又比如可以驅斑的「女神泉」……

但無論速度怎麽慢,她們一行,也離飛龍王之穀不遠了。

「喏!再走下去,就到那個大變態飛龍手下的領地了,很危險,我可不能再保證帶好路了。」小鼻涕男擦了擦臉上的油漬,又緊接著啃了一大口手中的肉塊。

此時,黃昏已盡,滿天星光下,高山和森林張牙舞爪,顯得神秘而危險。

下一章預估明早6點左右,還有票的讀者大大們請多多支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