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封龍(勁量小子)
字體:16+-

七百二十九 暗黑之心

七百二十九暗黑之心

拋棄之前的仇怨,在共同對付亡靈族這個大前提下,安吉羅選擇與塔修合作。

不論是先前塔修的指揮,還是此刻塔修身上釋放的龐大魔能,都讓他有一種感覺——這個男人,一定能給亡靈族以重創隻有他才能對付亡靈。

“黃金龍王,我們真的不追擊嗎?”。

彩晶龍王雅克薩向黃金龍梭羅斯提出疑問:“真的要看著亡靈族就這樣走掉,帶著祖先的遺骨……”

“……”黃金龍梭羅斯滿是疲憊的揮了揮手,“已經到極限了,大家都累了。”

模棱兩可的話,看似沒有正麵回答雅克薩,但是卻讓彩晶龍王明白了。他剩下的一隻獨目掃了掃淒慘的戰場,還有飄浮在海上的巨大龍屍,深深的歎息:“是啊,龍族累了。”

相對於不死不滅的亡靈,龍族的損失慘重。在付出了這麽多生命,這麽多力量後,和確已經到極限了。特別是亡靈一族早有預謀,甚至還藏有伏兵,連巨大的鯨魚島都擊沉了。

那可是數十裏長的巨大浮遊島啊一般人不清楚,龍族這些族長們可都是從暗黑時代一直活到現在的,暗黑一族的巨神級兵器有怎樣的威力與防禦力都清清楚楚。

龍族恐怕再沒有力量去拚消耗了,再追下去,首先崩潰的一定是巨龍一方。

“但是塔修和安吉羅他們?”

“安吉羅和貝麗兒不會有事。”梭羅斯思索著,眼神像是陷入回憶裏,“如果我沒看錯,塔修的力量或許源自暗黑之心……”

……

遼闊的海麵泛起黑色的浪花,亡靈的海洋大軍形成一排白色的骨骸堡壘,在海麵上乘風破浪,拖出長長的水紋浪花。

遠遠的一聲高亢的龍吼聲傳來,站在白骨堡壘上的的骷髏王十分驚詫的回頭看了一眼,他看到一頭氣勢猙獰的金色雙頭龍,正破開層層雲霧,迅速追來。

在黃金龍的後方,還跟著一頭彩晶龍和一頭綠龍。

“來送死嗎?”。

骷髏王的身周浮現出亡靈的詛咒陰影,輕輕拍了一下身邊的白骨祭塔,無形的力量波動,傳遞著亡靈特有的聲波頻率,那是一種類似精神波長的命令訊息。

所有的白骨堡壘在骷髏王的命令下開始變形。一根根尖銳的骨刺和尖塔炮口從白骨堡壘上生出,猶如立起尖刺的刺蝟。

那是一片非常可怕的景像,十裏寬闊的海域,遍布著數百艘大大小小的白骨堡壘,以及數百頭亡靈骨龍,這些亡靈的力量一齊瞄準了追擊的塔修和安吉羅等人。

之前連鯨島那樣的龐然大物都在亡靈骨火下沉沒,更何況塔修這麽幾個人。

幾乎毫無猶豫,所有的亡靈堡壘連同亡靈骨龍,一齊爆發出亡靈的尖嘯聲。

銀色的亡靈火焰連天蔽日,連天空和海洋都為之失色。

因夕陽落下而變得胭脂紅色的天空幾乎一瞬間便被染成了白色,那是亡靈火海的顏色,代表了死亡的白堊色。

“吼”麵對鋪天蓋地湧來的亡靈的攻擊,黃金龍安吉羅自主的張開了輝煌巨龍的專屬領域——極光

七彩絢爛的光罩撐開,不但護住他自己,把身後追來的貝麗兒和蘇茉兒、布蘭琪等一起保護住。

大敵當前,集中一切盟友的力量,對抗亡靈

“轟轟轟”

血紅的大海被亡靈的銀色火焰燒灼著,發出“劈啪”炸裂的響聲,海水被亡靈之燒焚過後,詭異的出現結冰凍結的景像。

於此同時,各種亡靈咆哮、靈魂震吼、亡靈詛咒的力量匯聚成一大片風暴襲卷而至

輝煌巨龍相當於天階強者的程度,但是在這樣可怕的力量風暴麵前仍嫌不夠看。猶如暴風雨中的一葉小舟,艱難的震蕩著,抗拒著被亡靈之火吞噬消滅的厄運結果。

雙頭黃金龍安吉羅,被譽為龍族千年以來第一天才,除了昨晚意外敗給塔修,何曾受過這樣的鬱悶。怒吼著,將輝煌巨龍的極光領域不斷更強烈的爆發出來。肉眼可見一層層的光芒漣漪向外擴張,但是……

亡靈更強

那不是一隻亡靈的力量,而是數以萬計,甚至更多的亡靈堡壘一齊合力的效果。其中還要加上亡靈骨龍塔爾塔羅斯等一批骨龍軍團的威力。

如同雨打芭蕉,又像是瀑布颶風下衝擊的一艘破船,安吉羅兩顆龍頭一齊撕心裂肺的怒吼,但極光領域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崩潰。

眼看亡靈的力量即將化作死亡陰霾籠罩下來。佇立在安吉羅右邊龍頭上的塔修動了。

左手按住龍頭上巨大的金色犄角,右手高舉著暗黑王之劍,向下揮出。

已經補充兩塊劍靈碎片的暗黑王之劍雖然還未恢複到全盛時的狀態,但,在塔修的手裏也是一件威力強大的亞神器。暗黑色的電流如蛇般纏繞著古拙的劍身,隨著塔修的揮動,驀地化作一頭黑色的電蛇向著前方擊出。

暗黑劍靈

佇立在亡靈堡壘上的骷髏王瞳孔立刻微微收縮。

下一刻,他的視線被一片黑電充塞。那是暗黑的能量經由暗黑王之劍十倍百倍擴張出來的威力。

整個天空被黑色的蛇蛇所籠罩,形成一張天羅地網,亡靈銀色的骨灰倏地被電網束縛,猶如被黑色的電龍一口吞噬下去。

這隻是暗黑王之劍的第一波威力,下一刻,一道黑色霧氣,仿佛無形的大手拍落。

暗黑王之震懾

屬於神一級數的威壓直衝向前,所有擋這一路線前方的亡靈堡壘被碾壓粉碎沉沒。

無垠無限的大海上霎時出現一道長十幾裏的巨大裂隙,海水被劈分兩半,露出海底的礁石和泥床。

震懾,絕對的震懾,就算是骷髏王也沒有這份實力,隨便輕鬆的造成如此可怕的效果。

亡靈堡壘們共同發出的力量被擋住,並且一種類似氣息威壓的力量居然一瞬間就擊沉了亡靈大軍十分之一的白骨堡壘。

骷髏王目光閃爍,不甘的瞪視著天空中黃金巨龍上的塔修,要把那副黑發黑瞳的模樣深深鉻印住。

下一刻,隨著無形的思念波動,整個亡靈軍團紛紛沉入海底。借助海水的掩護消失。

“休想逃”安吉羅怒吼著,兩顆龍頭一齊向下噴出金色的龍息

……

“暗黑之心?”

彩晶龍的宮殿中,隻有黃金龍王與彩晶龍王、大長老等少數幾位龍族展開一場秘密的會議。

聽到黃金龍王的話,大長老蒼老的臉頰龐上現出深思:“梭羅斯,你說的難道是暗黑一族最神秘的隔世大遺傳?”

據龍族古老相傳,暗黑一族最強大的根本並不光是他們的力量和智慧,更重要的是他們每一代達到亞神級的強者,都可以用某種特殊的方式將力量轉入血脈中,在後世某一代覺醒,大大增加了暗黑一族強者力量延續下去的機率。

就算是龍族擁有漫長的生命,出生時一樣是弱小的,需要一點一點的積累,各種際遇才能達到巨龍,成就輝煌巨龍。正因如此,龍族裏數千年來,再也沒有出現創世之初的最強大巨龍——龍神之境

仿佛那隻是一個美妙的傳說。

但是據龍族的記錄,甚至一些從暗黑一族末期百族大戰活到現在的龍族都清楚,暗黑一族中達到神級或者亞神一級的強者,絕不僅僅是暗黑神王一個人。

這其中的原因,就是因為血脈之力暗黑一族亞神級的強者可以將自己的力量濃縮入血脈中,化作“暗黑之心”,傳承給自己的子孫。

而龍族,最算曾經出現過龍神,但自龍神以後,這份力量就斷絕了。

人比人氣死人,龍族和暗黑族一比起來,也會覺得鬱悶。即使龍族活得再悠久,這份力量的傳承延續也是無法跨越的難題。

“等等,假如塔修身上的力量真的是得自暗黑之心的傳承力那他的祖先至少是……亞神級不,不對”大長老猛地醒悟過來,“據說隔世大遺傳也是有條件限製的,在三代左右,也就是三四百年時間內必須覺醒,再遠也就沒有了。從百族到現在已經過去千年,沒可能的……”

“不,這是有可能的”彩晶龍王雅克薩突然出聲道:“普通的暗黑族辦不到,但有一個人一定能辦到。”

在場的龍族,包括黃金龍王梭羅斯先是一怔,繼而一齊變色。

這麽荒謬的事,會是真的嗎?

如果是真的,那塔修的身份豈不是……

不,不應該會有這種事情,這是無法想像的

就在黃金龍王梭羅斯準備開口說些什麽時,突然,大殿外傳來龍女蘇茉兒的聲音:“龍王,各位長老,我們回來了”

黃金龍梭羅斯、彩晶龍王雅克薩,以及大長老、黑龍王、綠龍王等人情不自禁的站起,將目光投向龍殿的大門。

在半夢半醒間,塔修仿佛看到很多人和畫麵從眼前閃過,但當他伸手時卻什麽也抓不住。

一種莫名的失落感油然而生,塔修感覺自己像是失去了什麽。

朦朧中,最後看到的畫麵是尤莉絲向自己揮著手,喊著“塔修哥哥”,正當自己迎上去的時候,她卻與自己錯身而過。

塔修驀地張開眼睛,第一時間看到的是身邊的三個女人,龍女貝麗兒、布蘭琪還有蒙著麵紗的愛麗絲,三人都一臉擔憂的看著自己。

看到塔修張開了眼睛,貝麗兒最先反應過來:“你醒了?”

“我怎麽會躺在這裏?”頭疼欲裂,塔修試著想要坐起來,卻發現不僅是頭,連渾身的肌肉也像是被撕裂開一樣,這種感覺是從未有過的。

究竟,發生了什麽事……

記憶有些紊亂,好像忘了些什麽。仔細一思考,大腦裏就有一種針紮般的刺痛感。

布蘭琪和龍女貝麗兒一齊伸手扶著塔修坐起來。塔修伸手捏了下眉心,又用力握了握拳頭。

“你們告訴我發生了什麽?”他的視線看向貝麗兒和布蘭琪。另一側,愛麗絲也正關切的看著他。

“你先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布蘭琪不知該如何告訴塔修發生的一切,但是龍女貝麗兒卻在這時接口道:“你不記得了嗎?白天亡靈族偷襲我們龍族的海底墓葬,你和安吉羅追擊亡靈族,最後力量透支昏倒了。”

想起來了

一瞬間所有的記憶潮水般湧回來,像是利箭一樣擊穿塔修的胸膛眼睜睜看著尤莉絲香消玉隕,那種無力感,悔恨感,讓他的心髒有一種疼得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我發過誓,不再眼睜睜失去身邊的人,也答應過尤莉婭要好好照顧尤莉絲但我沒能做到……畜牲

拳頭狠狠的砸在**發出悶響。

“塔修,我看中的男人難道隻會自怨自艾嗎?重新站起來,向亡靈們複仇”貝麗兒的語氣裏對塔修充滿了責怪,但如果看她的眼神,就能明白,她隻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激勵塔修的鬥誌。

布蘭琪在一旁張了張口,無奈的歎了口氣。現在這個時候,說什麽也比不上激塔修幾句更有用。

了解塔修的人自然會知道,這個平日裏好像一切都很淡定和無所謂的男人其實對感情看得比誰都重。就像是他那樣珍惜一起同學的裏斯艾的友誼,還有對耶裏路的戰友情一樣。

尤莉絲的香消玉隕對他的打擊不小。

愛麗絲這時也終於開口,聲音平靜如孱孱流水,卻是最能讓人平靜接受的恬淡語氣,狐族的聖女始終有著常人難以企及的一份智慧。

“塔修,你現在更要多關心一下自己的身體了,你的身體出了狀況,如果不解決,恐怕連幫尤莉絲報仇都辦不到。”

果然她的話立刻把塔修的注意力轉移過來。

“我的身體怎麽了?”塔修這時也才察覺到自己體內的一絲異樣。虛弱,從未有過的虛弱,充滿透支體力過後的無法說出來的疲憊感。

這麽多年來,無論多重的傷,隻要當時撐過來了,睡一兩晚都能恢複個七七八八,像是現在這樣的疲倦虛弱感是從未有過的。

塔修下意識的握緊了拳頭,卻發現手臂在微微顫抖,連手指都握不牢的感覺。

龍女貝麗兒的眼中閃過一抹憂色,像是平靜的湖麵掠過陰霾,對於塔修的狀態她比誰都清楚。三年前,當塔修還一無所有,隻是個平平無奇的人類時,正是龍女一手一腳指引他成長,也就是在那個月圓之夜,見識到塔修暴走後變身的強大。

這些年來,通過各方麵的思索,還有綠龍蘇茉兒的幫忙查清塔修體內那詭異的力量源泉,可以說這個世上沒有任何一個人比她更清楚了。就算是黃金龍王梭羅斯也未必全部了解。

“你體內有種力量,想必你也清楚的感覺到了?”貝麗兒伸手握住塔修的拳頭,很坦然的與他對視著。

塔修當然清楚,無論是過去那種數次把自己從炮灰營重傷情況下拉回來的詭異恢複能力,還是數次在月圓之夜的暴走,甚至這一年多以來清晰的感覺到體內那處龐大如另一世界羅生門的黑暗浮屠,那強大而無從抵禦的上古封印。

“按我們龍族的記載,你體內應該有一種力量被封印著,這不同於普通對力量的封印,而是上古暗黑族的一種傳承,一種血脈力量。在特定的時候,將會覺醒。”

“我不清楚這個封印怎麽會在你體內,想必你自己也不清楚。這件事透著詭異,這種傳承封印一般隻在三代以內起作用,但是暗黑族消失在大陸已經一千多年了。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這種封印必須在特定的條件和時間下才會解封,有可能是十年或者二十年,也有可能你一輩子也解不開,直到傳到你的下一代……”

“問題就在這裏……”在布蘭琪和愛麗絲的關切目光下,貝麗兒的手不自覺的握緊塔修:“你在這兩天的戰鬥中不知是怎樣做到的,居然提前支取了封印內的力量,甚至在追擊亡靈族時差點解封印……”

世上的事從來是有借有還,沒有平白無故得來的力量。爆發越厲害,透支和償還就越厲害。現在塔修可以說是元氣大傷也不為過。他還能有幾分力量去和敵人戰鬥?

貝麗兒不想提及尤莉絲慘死在亡靈之手的字眼再刺激塔修,所以也沒有細說下去。但是昨天那一幕真的讓人無法不記住。

黑色舞動的長發,身上的荊棘符紋,還有血紅的雙眼,湧動的暗黑魔氣,堪比神級足以壓伏輝煌巨龍的強大力量。

那個給塔修留下傳承封印的人到底是多強的強者,才能留下如此濃厚的血脈,僅憑封印半解封狀態泄出的力量就能達到如此……

就在貝麗兒思索的時候,敲門聲響起,狐族族長多明妮卡踱步走進來。她的雙手抱胸,向愛麗絲揮了揮手指。

“小愛麗絲,還有塔修,恐怕有一個壞消息告訴你們。剛才收到情報,塔修的朋友,克裏夫在蒙埃爾帝國被抓了,是由王儲拖雷親自出手。”

房內的溫度陡然下降幾分,塔修的表情沒變,但是身上透出一股冷意。

這一刻,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動了真怒。

尤莉絲的事剛剛發生,在這個**的時候,塔修容不得自己的兄弟有任何損失。

七百二十九暗黑之心

七百二十九暗黑之心,到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