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狼
字體:16+-

第一章

第一章

“你去鄰山的玉泉峰穀,將狼族之王的毛皮帶回來。

“什麽?!”天元派的主殿虛清殿內,一個少年猛地跳了起來,勉強向殿上掌門人座椅前站著的人賠笑道,“嘿嘿,蕭掌門,此事對一個毫無修為的未入門弟子來說是不是……稍微……難了些……”伸手指指身側四周,“為什麽他們、她們還有他們,入門測試隻是去打個花妖抓隻蟲精,偏偏我就要去對付狼王,這樣似乎有些不合規矩。”

“哦,”站在掌門座椅前的天元派第四十七代掌門皺起墨眉,冷淡地看了看階下的少年,據說這位蕭景若蕭掌門已經接掌天元派近一百五十年,模樣卻還像是位年方及冠的俊秀青年,隻是眉目之間,隱隱流露出威儀,“賀南華,你寫的想加入我天元派的入門書我略看過一些,記得你說你自幼得高人指點,修習仙道之術,略有小成,能上山擒虎,下水縛蛟,我才將你的入門測試定的與別人稍微不同,但加不加入天元派,全憑你自願,因此這件事做不做,也全憑你自願。”目光清冷,從少年身上輕輕拂過,“在天元派中,有時候我的話就是規矩。”

少年被噎得說不出話,眼睜睜看著蕭掌門轉身離去,覺得雙腿十分沉重。

第二天清晨,賀南華下了翠雲山,出了天元派,去臨近的玉泉山峰穀內搜尋狼王的蹤跡。

翠雲山上的天元派乃是天下想修煉仙道之術的人們心目中的聖地,每六十年才收徒一次,每次隻收五人。每逢收徒時,想得道成仙的人莫不蜂擁而至,整個翠雲山放眼望去皆是人頭。賀南華好不容易從千千萬萬人中廝殺進前十,得以接受最後一項入門試煉,沒想到缺德的蕭掌門竟然給他出了這樣一個難題。

狼王啊!大名鼎鼎的玉泉峰狼族之王!據說嗜血成性心狠手辣,繼任狼王之後掃平十六座魔山二十三大妖族,成為妖族之首。之前的數年內,曾有無數想收服狼王的有誌勇士殺進玉泉峰,統統豎著進去橫著出來。這等修為,這等段數,絕對不是賀南華這種半吊子的天元派未入門弟子所能企及。

那我還滿山滿穀地找它做什麽?一邊罵罵咧咧地奔波在玉泉山的野草堆中,賀南華一邊這樣問自己。

咳,萬一幸運又不幸地撞見了狼王……硬碰肯定隻有死路一條……如果撲上去懇求它說,大哥,看在我可憐巴巴地奔波半天的份上,能不能借我一撮毛皮用用?這樣做……貌似它也不會答應……

賀南華頹廢地長歎了一口氣,抬頭四顧,發現自己似乎迷路了。

玉泉山鮮少有人來,處處野樹荒草,小徑橫七豎八。賀南華挑了一條看起來最像自己走過的小路,左拐右拐繞了半天,繞進了一個三麵環壁的山穀內,山壁如屏障般環在四周,一條瀑布玉簾一般從山壁上奔入地麵的清潭,清潭邊坐著一個人,似乎在賞玩風景。

賀南華整了整衣服,上前拱了拱手:“這位兄台,打擾了。”

那人回過頭來,賀南華隻覺得一陣目眩,看見了一張平生見過最美貌的臉。可惜這位仁兄好看是好看,卻在這春暖花開的季節裏穿著一件毛絨絨的銀白皮草袍子,賀南華看著都替他熱得慌。

那人看著賀南華,露出了一抹稍縱即逝的訝然神情,而後很和氣地笑了笑道:“有什麽事麽?”

賀南華急忙道:“在下在山裏迷了路,不知道怎麽出去。不知道能不能麻煩兄台給指個路?”

那人道:“沿潭水西側的那條小路向前走,再轉過兩道山穀,就可以找到下山的大路。”

賀南華感激地抱了抱拳頭:“多謝多謝。”正要沿著潭水邊繞過去,那人忽然問道:“玉泉山平時很少有人敢進來,你來這裏做什麽?”

賀南華摸了摸鼻子,幹幹笑了一聲:“在下名叫賀南華,乃是天元派本次招徒的待選弟子,那個缺德掌門蕭景若派給我一項很要命的差事當作我的入門試煉,我迫不得已隻好到這山裏來轉轉。唉,讓我來剝狼族之王的皮,分明就是想我送命!”

那人看著賀南華,沉默不語,賀南華唉聲歎氣地說:“我和那狼王無冤無仇,跑去剝人家的皮,挺說不通,死在它手裏,更冤枉。算了,還是回去說老子做不了,趁早繼續遊蕩我的江湖。唔,這位兄台,看你的模樣,像哪個王孫富人家的公子哥兒,要不要和我一起下山?別在此處久留,妖怪很多。”

那人又笑了笑:“你這番話倒是挺有良心。”望著賀南華,目光粼粼,透出暖意,“蕭景若讓你來剝我的皮,竟然沒給你拿張我的畫像帶著?”

賀南華恍若被一道驚雷劈中天靈蓋,雙目呆滯,目光虛浮,結結巴巴道:“你、你~~”

那人站起身:“我叫流華,妖狼族現任狼王。”賀南華呆若木雞。流華緩聲道:“沒想到一晃眼,又是六十年過去了。更沒想到蕭景若也有被尚未入門的少年人說缺德的一天。”賀南華木木然,半張大嘴,看他似有感慨地側首望向山壁上垂掛的瀑布。瀑布滔滔奔流直下,恍若往昔光陰。

上一頁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