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狼
字體:16+-

第五章

第五章

半年多之後,八月十五的夜晚,出了件大事。

那天掌門和長老們特別開例,準許天元派的弟子們晚上一起在後山的清修園中喝酒賞花話中秋。但因為今年主管此事的人是馬長老,他老人家特別規定,不準帶靈獸參加。薛少慕隻好讓流華一個人留在房中,獨自去喝中秋宴。玩到近兩更回去,薛少慕進了房中,嚇了一跳。屋內黑燈瞎火,牆角處,卻有兩團綠光,如鬼火一般幽幽地亮著。薛少慕低聲喝了一句:“什麽妖物!”掏出火折子點亮,又吃了一驚,流華抱著被子坐在牆角,緊緊咬著被子,滿臉冷汗,神色很奇怪。更奇怪的是他的頭發竟然全變成了銀白色,剛才那兩團鬼火原來就是他的雙眼。

薛少慕瞪大眼道:“你、你怎麽……”

流華的牙齒稍微離開被子,斷斷續續地說:“今天……今天……月亮最圓……我每到……這一天……就會這樣……想叫……要忍撰~吃肉……可以好……”

薛少慕了然領悟:“原來你中秋節就會狼性大發……我還說你平時隻吃青菜蘿卜皮怎麽可以忍住,到了這天,還是忍不住了,吃肉就可以好?生肉還是熟肉?什麽肉都行?”

流華緊緊咬住被子似乎很痛苦地點頭。薛少慕摸著下巴想了想,拋下一句“你等著”,開門躥了出去。一刻鍾左右後,拎回一隻白白胖胖的兔子。

這隻兔子是同門蘭葶師姐養的,雖然隻是一隻普通的家養兔子,蘭葶師姐卻很愛它,每天給它洗澡梳毛,今天是中秋,蘭葶師姐說中秋也是兔子節,因此將它放在曉月亭中讓它吸收一晚月亮的精華。流華說要吃肉,薛少慕立刻想到了它,將它順了回來。薛少慕拎著它的耳朵晃了晃:“兔兄兔兄,你雖生不能吸收月亮精華,你的精華卻被我和他吸收,亦算死得其所。善哉善哉。”薛少慕找了把刀,拎著兔子又潛到外麵將它結果了,尋水剝皮洗淨,在房中生了個火盆,做了頓烤兔子。不等兔子烤到全熟,流華已經忍不住了,雙眼綠油油地盯著兔子,薛少慕切了條兔子腿遞給他,流華立刻大口撕啃,兔腿啃完後,果然神色好了很多。兔子吃完,流華已經變回原樣,和薛少慕一起去後山掩埋兔子殘留的屍骨,身後卻忽然有一個冷冷的聲音道:“你們在此處做甚?”

流華和薛少慕回頭,卻看見蕭景若與其他幾位師兄打著燈籠站在身後。薛少慕捧著兔子的屍骨賠笑道:“蕭師兄,今天確實有性命關天的緣故要破葷,可否通融一下?”蕭景若淡然道:“想通融去掌門和長老們麵前說吧。”回頭向身後的弟子道:“拿下。”

流華和薛少慕被五花大綁,薛少慕忽然湊到他耳邊飛快道:“千萬別說是你,這件事我扛,如果你承認是你,肯定會被趕出去,我認了頂多挨罰。”

薛少慕和流華被綁到懲戒堂內,薛少慕對長老們說:“兔子是我偷的我殺的我做的我吃的,他吃了一點也是我讓他吃的,這件事情請掌門和長老們審我罰我,把他栓到一邊關著就行,他是我的靈獸,什麽也不懂,是我忍不住素,想開開葷。”

流華被推到一間舊屋的木籠子裏關了一天,薛少慕被長老賞了一頓大刑,打得四五天沒爬起來,趴在**唉唉叫疼,流華茫然無措地蹲在床頭,薛少慕粗著嗓子說:“喂,別哭喪臉,看起來怪膿包的。我是怕你被長老攆了,我一個人就威風不起來了,你其實是個很厲害的妖怪,我告訴你的修道方法你練的比我好的多,我還指望你將來照應我。”

薛少慕被打第二天晚上,蕭景若忽然來了,將一瓶傷藥放在桌上,向薛少慕和流華道:“天元派雖是修仙重地,卻也是個規矩很多的地方,其實你們兩個,倘若不在此處,反而更好。”

薛少慕冷笑道:“蕭師兄是在替某長老做說客勸我們退出師門麽,請別費心了,我們一定能在天元派內混出個樣來。”

蕭景若道:“我隻是好心一勸,你現在聽不進去就算了,但願想起我現在說的話後悔的那天莫要出現。”轉身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