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狼
字體:16+-

第七章

第七章

“蕭景若派你來剝我們大王的皮?”滿臉稚氣的小狼妖頭頂尖尖的狼耳抖了抖,滿臉鄙夷地說,“別扯了,是個人都知道,那個天元派的蕭掌門是個親妖派,當年就是他親自將我們大王從天元派的追殺中護送出來。UC小 說網:要不然,我們大王怎麽會那麽順當地和修道門派簽下妖與人互不相擾的協定。前幾天他還給我們大王送酒喝來著,你肯定胡扯。”

賀南華蹲在妖狼族窩點的某山洞中,對著火堆磨牙,沒錯,那蕭景若就是故意折騰老子找樂,大概覺得我天資聰穎,資質不凡,英俊瀟灑,害怕我將來篡了他掌門的位置!

想想自己也運道背,一撞就撞見了狼王,開始看起來倒斯斯文文挺和氣,但狼到底不是吃素的,上下將自己一打量,眯眼道:“怎好呢,你當著本王的麵說要剝了本王的皮,膽子很大,罪過不小。也罷,將你帶回洞裏,本王再想想怎麽定罪。”

於是狼王拿出枚銅哨吹了一聲,不知從哪裏就鑽出一大群小狼妖,將他五花大綁,抬到狼族窩點,扔進山洞。

賀南華斜眼四處打量,好啊,被爺爺知道了你們的老窩,倘若有幸逃出,爺爺神功大成時,殺將回來,將你們一窩全剿了!

從白天捆到天黑,狼王就進洞過一次,看見他,故作大度地說:“綁了也挺久,鬆綁吧,看著別讓他跑了。”

賀南華悶聲道:“請問狼王閣下想好怎麽定在下的罪了沒?”

狼王笑眯眯道:“本王正在想。”

從天剛黑等到半夜,賀南華終於忍不住爬起身,四處走動,小狼妖們竟然也沒攔他,由著他走到洞外,隻遠遠跟隨。賀南華隨意亂走,走到山洞旁一處僻靜的草叢,遠遠便看見狼王那身極顯眼的銀白色皮草袍子,狼王站在空地上,像是在欣賞夜空。

賀南華走過去,扯了扯嘴角道:“月亮星星天天都這樣,有什麽好看。”狼王看著遠處夜空道:“等你心中有了某種情緒時,星星月亮就會越看越想了。”賀南華覺得這話何其酸牙。狼王悠然道:“覺得酸牙麽,這話可不是我想的。”

賀南華閉口不語,和狼王一直站著站著,居然站到東方漸白,旭日將升。狼王道:“太陽啊,又來了。”

賀南華道:“你能保證今天升上來這個和昨天是同一個?”

狼王轉頭看了看他,忽然微微笑了笑:“少年人,我現在放了你,回去罷。轉告蕭掌門,多謝了。”脫下外袍,遞到賀南華手中,“拿這個去和蕭掌門交差。”

賀南華怔了怔,卻不接那件袍子:“今天先告辭了,但我大概會時常過來,總有一天,能親手拿到。”

狼王大笑道:“好。”

賀南華走了兩步,忽然又回過頭來:“我隻說以後會來拿袍子,可沒說要你的命啊,我看你脫了袍子,似乎還有得穿,裏麵這件白長衫也挺好看。你既然放了我,我一定不會取你性命。”

說罷轉身,大步流星向路上行去。

狼王站在原地,手中的一張信箋變得粉碎,隨風而去。

信箋是蕭景若昨天傍晚給他的飛書,隻有兩行字:“小園忽得東風到,卻疑已是故人來。”

誰能肯定今天升起的太陽和昨天落下去的是同一個?

似乎相同,又似有不同。

就像那聲莽莽撞撞的“兄台”,數年之前的翠雲山腳下,與昨日瀑布寒潭邊,似乎相同,又似有不同。

畢竟其間,已過百餘年。

畢竟百餘年後,到底還是遇見。

【完】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