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魂
字體:16+-

第十章

第十章

斂魂隨意挑了幾個魔法解釋:“控物之術,控製物體所處的位置。異度空間,可以吸取不高於自己等級的人或魔獸進入異度空間。空間斷層,可以把攻擊位置設定在周圍一百米以內的任何地方。實用的就這些。”

空間係魔法靈活多變,即使隻是這幾個,也足夠人頭疼的了,尤其是和亡靈魔法結合的時候。

道格思索了一番,“首先要保證精神弱化藥劑能真正起到作用。否則,麵對八級一階的三係魔獸,逃跑沒問題,將它殺死,可能性並不大。其次,精神弱化藥劑,隻有三分鍾的效果,我們必須保證在三分鍾之內把他打倒。否則,以八級一階魔獸的智慧,很難讓他再上當一次。至於那些小嘍,可以用斂魂的異度空間對付。你們認為如何?”

斂魂朝道格點了點頭。既然特意提到了他,他自然得表態。

見眾人紛紛點頭,道格才繼續道:“那我們進一步討論一下,怎麽讓銀環三頭蛇中招。”

雜草叢中傳出了陣陣聒噪的蛙鳴。擾人的聲響,昭示著黃昏又更進一步。

本作品源自晉江文學城歡迎登陸觀看更多好作品

第11章越級序幕

四周除了蛙鳴和昆蟲的振翅聲,再無其他聲響。往常一到傍晚就開始捕獵的群居魔獸,今天卻是一點動靜也沒有。西斜的太陽已經無力到像個垂暮老人。天邊的紅雲恰似血光。

洛桑依舊盡心盡責地監視著方圓十裏之內的一舉一動。之前是為警戒,今次是為奇襲。“往西五千米,一隻蛇類魔獸,五級。”

尼古拉手上摩挲著狂暴藥劑,一臉躍躍欲試,“哈哈,希望它速度快一些。真想現在就大幹一場啊!”

普朗檢查了一下綁住吉娃的繩子,確信依舊牢固,才滿意地把手挪開。而後,他才出言調侃,“尼古拉,我看你是等不及想嚐嚐狂暴藥劑的味道吧。嘖,那模樣我還以為你是見著美女了。”

聽了這話,尼古拉也不再盯著那樹林了,眉毛一挑,眼睛直直瞪住了普朗,“哼,你盯著狂暴藥劑的時間,比我可久多了,別以為我沒瞧見。嘖嘖嘖,你剛剛說的根本就是你自己嘛!哈哈哈哈哈哈哈!”

尼古拉試圖讓自己的臉上顯出幾分譏嘲,一張可愛的娃娃臉,被他折騰得夠嗆。最後也不過是,彎彎的眉眼,上翹弧度明顯的嘴角,還有紅潤的臉龐。落日的餘暉,給尼古拉鍍上一層金光,臉上的絨毛被映襯得細致而美好。

普朗盯著看了會兒,就對著尼古拉發起了呆,破天荒地沒說任何反駁的話。直到他意識到自己向尼古拉伸出了右手,才猛地回過了神。

“還有一百米……不,它折返回去了。”蛇類魔獸折返,意味著銀環三頭蛇即將到來。

天色慢慢暗了下來,樹林間吹起陣陣微風,一掃白日的悶熱,草叢間的青蛙蟋蟀,聒噪得更歡了。

道格的目光在眾人身上一掃而過,最後落在了兀自笑得歡的尼古拉身上,“尼古拉,加油了!”

尼古拉突然聽到自己的名字,立時一震,摸了摸手中的巨劍,撓了撓頭,回道:“哈哈,小事一樁!沒問題!”輕鬆自在的樣子,像是在那裏等著自己的是三級魔獸。

普朗皺了皺眉,提醒道:“別太大意。一定要安全回來。任務什麽的都沒——沒那麽重要。”

“嗯。我知道啦。洛桑,銀環三頭蛇什麽時候來了,快點通知我啊。”

尼古拉催動鬥氣,將巨劍從頭到尾感受了一遍,又把自己的身體狀況從頭到腳感受了一遍,確定自己狀態極佳後,拿起之前放在地上的狂暴藥劑,繼續一臉興奮地盯著西麵的樹林。

普朗看著尼古拉不為所動的樣子,有些無奈地笑了笑。可惜他作為狂戰士,沒有狂化的條件下,發揮不出多少實力。否則,把吉娃交給尼古拉,自己代尼古拉吸引銀環三頭蛇的注意,倒是不錯。但顯然,這樣的假設不成立。

而今,尼古拉很顯然是在場五人中最適合的人選。劍士無論是速度還是身體強度,比起魔法師來都要強上不少。火係劍士的速度又比土係要快些。畢竟,土係是以穩紮穩打以及防禦能力著稱,誰能指望一座山跑得很快?況且,道格作為指揮,必須留在這裏,監控全場。

森林看起來安寧如舊,微風吹過,狹長的陰影,一陣搖晃。

“西南方五千米。銀環三頭蛇。尼古拉,準備!”洛桑舉起手中的法杖,嘴裏輕聲吟唱,點點綠色光芒從法杖頂端的魔晶逸出,“風行術!”

話音落下,所有星星點點的綠光全部圍繞在了尼古拉的身邊,最後沒入尼古拉體內。風行術,風係五級法術,可以加快施放對象的行動速度,和狂暴藥劑一樣,有十分鍾的效果。

“尼古拉,銀環三頭蛇的速度很快,萬事小心。風行術和狂暴藥劑的效果都隻有十分鍾,千萬別算錯了時間。比起任務,更重要的是你還活著。”洛桑望著尼古拉的雙眼帶上了幾分擔憂。

尼古拉點了點頭,快速灌下一瓶狂暴藥劑,而後便把藥劑瓶隨手扔在一邊,運起鬥氣快速朝西南方去了,“我會小心的!別擔心我了!我走啦!你們也準備好噢……”

最後的尾音,消散在了連成一片的蛙鳴裏。尼古拉如今要做的就是吸引銀環三頭蛇的注意力,並且激怒他,讓他喪失辨別能力。很快,尼古拉在眾人視線裏就隻剩下一團紅光。

道格的雙目一直凝視著尼古拉離開的方向,半晌才轉過身來,麵向大家,“好了,我們也要加油了。否則,豈不是要讓尼古拉的努力白費?”

“明白了。接下去就看我們的了!”洛桑堅毅的目光滑過手中的法杖,聲音擲地有聲。

道格掃過眾人的麵色,滿意地點了點頭,而後打開了腰帶側麵的袋子,取出了一個通身黑色的飛鏢。

斂魂原本一直保持著冷靜旁觀的姿態,此時注意力卻立時被那個飛鏢給吸引了。製作飛鏢的材料竟然是噬魂精金,滴水可得湧泉的噬魂精金。當然,這樣的說法可能有些誇張,但卻是很好地解釋了噬魂精金的作用。

噬魂精金,有個特性。武器中參入一定量的噬魂精金後,該武器就可以有存儲鬥氣的效果。而且,因為噬魂精金奇特的結構,存入的那一點鬥氣會被噬魂精金強化出十倍百倍的效果。至於具體效果如何,就看鑄造武器的鐵匠技術如何了。

不過,噬魂精金本身能負載的外界給予的鬥氣有限,所以使用者隻能注入很少量的鬥氣。能施放多少威力,就得看注入鬥氣的精純程度了。噬魂精金本身又有上好的破防效果,所以,它常被用來製作暗器。每個刺客或者殺手,都以擁有噬魂精金製作的暗器為榮。偏偏整個曼圖大陸上,噬魂精金的年產量也不超過一盎司,更多的時候,是沒有。

在剛剛的討論中,斂魂就知道道格要拿出來的武器定然非凡,卻也未曾想到竟然會是噬魂精金製作的飛鏢。可惜在場的劍士沒一個達到劍聖。否則,以劍聖鬥氣的精純程度,加上斂魂的空間係魔法催動,秒殺一個大魔導師,或是劍聖都不在話下。噬魂精金製作的飛鏢,相當於暗器中的王者,當得起天級武器。可惜,不像大多數天級武器,它不能選擇使用者,威力受到使用者的局限。

道格開始凝神向飛鏢中注入鬥氣。原本通體漆黑的飛鏢,隱隱現出赭石色的光芒。雖然土係並不擅長攻擊,但克製水係這一點,讓土係鬥氣在對抗銀環三頭蛇時,有不錯的效果。沒過多久,任憑道格再怎麽努力,漆黑的飛鏢也再沒顯現赭石色的光芒。鬥氣已經充滿了。道格顛了顛手裏的飛鏢,打開一瓶精神弱化藥劑,將藥劑均勻地塗滿了飛鏢鏢身,這才把它交給了斂魂。

斂魂接過飛鏢後,口中輕聲吟唱,法杖一揮,飛鏢立時脫手,飛向了西南方的某株喬木。

道格看到飛鏢落下,才把另一瓶精神弱化藥劑塗抹在了自己的重劍上。早在他們決定由尼古拉引來銀環三頭蛇時,尼古拉就將他手裏的那瓶精神弱化藥劑一並給了道格。

普朗見狀,也打開了自己那瓶精神弱化藥劑,塗在了兩個巨錘上。

如今已是萬事俱備,隻欠東風了。

不多久,西南方的樹林裏就傳來“碰碰”的聲響。眼見得拔高的那幾棵樹木倒了一棵又一棵。視線裏,隱約可見一抹紅光直往眾人所在之處衝來。其後,一抹銀色如影隨形,所過之處,樹木東倒西歪。

“來了!大家小心!”

“明白!”普朗揮了揮雙錘,雙目緊盯著那抹紅光,“我可不能輸給尼古拉!”

尼古拉離眾人越來越近,身後的銀環三頭蛇離尼古拉也越來越近。普朗看著那條銀色巨蛇,握著巨錘的雙手,緊得青筋暴突。

距離愈加縮短,眾人已經可以看到尼古拉蒼白的麵色。身上沐浴的紅光,不再是懾人的火紅,而是像夕陽一樣的橘紅。這意味著,尼古拉已是強弩之末。

斂魂再次開口默念咒語。空間係法術的力量如絲如線,牽引住掛在樹梢的飛鏢,直往被怒氣衝昏頭腦的銀環三頭蛇而去。

“哧——”一聲極輕的金屬刺入肉體的聲音。銀環三頭蛇淒厲的嘶鳴隨之而起,軀體因劇痛而扭曲掙紮,將周圍的一幹樹木破壞殆盡。

尼古拉聞聲回頭,見銀環三頭蛇中招,精神驀地一鬆。嚴重透支的身體終於再也支撐不住,搖搖晃晃地就要倒下,卻被迎麵趕來的普朗接了個正著。

銀環三頭蛇淒厲的嘶吼之下,方圓百裏內的七級以下蛇類魔獸,皆應聲而動。雜草叢中,樹木梢頭,一條條色彩斑斕的蛇類魔獸,蜿蜒而過。所過之處,靜默無聲。斂魂等人所在的彈丸之地,立時熱鬧了起來。各色的曲線,綴滿草叢和樹頭。“嘶嘶”的蛇鳴聲,不絕於耳。

暴怒的銀環三頭蛇,不斷催動著體內的魔力,風係,水係,雷係魔法相繼而出,魔法摧殘之下,周圍一片狼藉。綠色,藍色,銀色……三色的魔法光芒,交相輝映,照在蜿蜒爬行的蛇類魔獸之上,蛇牙閃爍著冷厲的光芒。

道格見斂魂一擊得手,立時服下狂暴藥劑。原本沉穩雄厚的土係力量霎時變得霸道起來。赭石色的土係鬥氣,順著重劍劍身,爆發出從未有過的耀眼光芒。

洛桑喝完威能藥劑,回頭瞟了斂魂一眼,卻未見到斂魂和他自己一樣服用威能藥劑,不禁麵帶疑惑。但如今的情況已經容不下他考慮太多。

另一邊,普朗抱住將要倒下的尼古拉後,立即掏出自己的那瓶恢複藥水,遞給尼古拉服下。

“好苦……”尼古拉皺眉抱怨。藥劑的治愈力量立時作用到整個身體,尼古拉終於感到體內有了些力氣,抬頭便看見普朗滿含笑意的目光。

天色已經慢慢轉暗,陰沉沉的一片灰色。一輪暗淡無光的月亮悄悄地隱在了烏雲之後。樹林裏漸漸升騰起灰色的煙霧,嫋嫋婷婷,倒是有了些死靈之森的味道。聒噪的青蛙被趕來的蛇群當做了報酬,一個個被拆吃入腹。原本躁動的昆蟲,似乎也嗅到了危險的味道,一隻隻噤若寒蟬。

尼古拉身體恢複後,立即灌下另一瓶狂暴藥劑,奔到道格身邊,加入戰局。普朗無奈地笑笑,也拿出狂暴藥劑喝了,站到了尼古拉的旁邊,與銀環三頭蛇對峙。

銀環三頭蛇見幾人站在自己麵前嚴陣以待,三個頭顱停止施放雜亂無章的魔法,轉而緊盯著在場的眾人。蛇眼裏閃過憤怒,還有不屑。

“接下來,大家一起努力了!”道格的聲音衝破“嘶嘶”蛇鳴,傳到了眾人的耳裏。

洛桑站在道格身後,撐起元素護盾,擋在了眾人身前。

唯有斂魂一人,獨自站在稍遠的地方,輕聲念著咒語,繁複的古語言再次脫口而出,依舊是先前的節奏和語調。

“異度空間,現!”

話音一落,除了銀環三頭蛇外,周圍所有的蛇類魔獸,一旦靠近這片空地,都盡數沒入了斂魂的異度空間。

尼古拉正將手中的巨劍奮力刺向銀環三頭蛇,突見周圍的低級蛇類魔獸盡數消失不見,誇張地回頭朝斂魂吼道:“哇!斂魂,你這招太牛了!”

銀環三頭蛇趁機三頭齊攻向道格,暗地裏蛇尾一掃,繞過元素護盾,朝尼古拉攻去。眼見得尼古拉就要中招,普朗及時用巨錘擋住了銀環三頭蛇的蛇尾。

“嘖,你小子還是顧好自個兒吧。”

銀環三頭蛇見眾人無視自己,自在聊天的樣子,心中更怒,奈何自己中了這些卑鄙人類的陰招,魔法效果比之巔峰狀態弱了不少。而且,他最忠心的部下們,竟然被眼前這個身著黑色法師袍的年輕男子,全部收了進去。一時之間,銀環三頭蛇更是怒極攻心,風水雷三係法術接連不斷朝四人扔去。

銀環三頭蛇憤怒之下,施放的法術都是低級法術,威力不大,況且銀環三頭蛇還受到了精神弱化藥劑的製約。僅憑著洛桑魔力維持的元素護盾和道格的土係防禦鬥氣就能撐住。但那源源不斷向眾人砸來的魔法,還是讓人傷透腦筋。

“這爛蛇真難纏。”尼古拉見無法突破銀環三頭蛇的攻勢,頗為鬱卒地抱怨了一聲。作為一個合格的火係劍士,他喜歡的絕對是正麵的力量抗衡,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一味的防禦。

道格見久攻不下,揚聲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大家直接衝過去!記住,蛇打七寸!”

話音未落,道格自己便快速朝銀環三頭蛇三顆頭顱中代表水係那顆衝去。銀環三頭蛇的攻擊穿過他的防禦鬥氣,星星點點地砸在了道格身上。盔甲保護不到的地方,很快就起了點點血痕,襯得道格的臉龐愈顯剛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