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魂
字體:16+-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道格攻速不變,土係鬥氣暴漲,揮劍直往銀環三頭蛇水係頭顱下七寸之處砍去。

銀環三頭蛇見狀,立時撐起雷係元素護盾,擋在了水係頭顱前。另一顆風係頭顱也不再盲目攻擊,轉而吟唱起了咒語。

尼古拉、普朗、洛桑趁勢而起,各種攻擊直往風係頭顱而去。服用過狂暴藥劑/威能藥劑,三人的攻擊力已經可以媲美普通的七級職業者。風係頭顱不堪其擾,吟唱不得不多次停頓。

狂暴藥劑加成後的全力一擊,又豈是普通的雷係元素護盾抵擋得住的?道格氣勢洶洶的一劍破開雷係元素護盾,繼續朝那顆水係頭顱劈去。

銀環三頭蛇見護盾被破,水係頭顱立時往右後方仰去。道格的重劍亦跟隨而至,土係的鬥氣遇到水係氣息,愈發耀眼了。

銀環三頭蛇被逼躲避之後,怒火更甚。

此時,見六人對戰自己時,畏畏縮縮,他已經不再認為之前那個異度空間當真是出自空間係大魔導師之手。如今在他看來,那頂多不過是個特殊的保命法寶而已。如此,那麽之前從他手上跑掉的就不過是六個七級以下的人類職業者。這樣的認知,讓他無比憤怒。更令他憤怒的是,他剛剛竟然被一個六級的火係劍士耍得團團轉!自己甚至為了他,身體都打了結!這簡直是在挑戰他身為八級魔獸的尊嚴!而今,這群六級戰士,竟然還妄想抗衡甚至消滅自己?!

怒意空前的銀環三頭蛇,風係頭顱放棄了吟唱咒語,直接憑借堅硬的蛇鱗,往道格撞去,蛇頭中央部位,綠色的魔晶光芒大盛。這銀環三頭蛇,竟是要用自己的一顆頭顱,和道格同歸於盡!

銀環三頭蛇畢竟是八級魔獸,還會風係法術,速度比之喝過狂暴藥劑的土係劍士快上不少。道格還未碰上那水係頭顱,風係頭顱已經緊隨而至。

洛桑見狀,立時將元素護盾轉移到道格身前。幾乎在轉移過去的瞬間,元素護盾就應聲破裂。衝破了元素護盾後,它的頭顱不但未有所止歇,反而聲勢比之原來更甚!

銀環三頭蛇的頭顱用蠻力撞破元素護盾後,已是麵目全非。紅色腥臭的血液順著破掉的頭顱,挺直的軀體,一直流到赭石色的土地上。巨大的八級一階的風係魔獸魔晶,暴露在空氣中,在昏暗的樹林裏,像燈塔一般閃耀。濃鬱到翠綠的色澤,讓身為風係魔法師的洛桑一陣心驚。洛桑立時舉起法杖,吟唱起了“風行術”的咒語,施放在道格的身上。

接下來的那一擊,完全是來自魔晶的力量!不再受到任何外物的阻礙,是純粹的魔力與精神的碰撞。

饒是防禦能力強大的土係劍師,也不敢直接接下這一招。道格也管不了那水係頭顱了,借助風行術的速度加成,就開始努力閃避。奈何拳頭大的魔晶竟是瞄準了道格,一點也不差。

無奈,道格隻得努力催動土係鬥氣,準備硬抗這一招。隻希望之前的精神弱化藥劑能把魔晶的威力也磨小些。

斂魂站在眾人身後,冷眼旁觀著事態發展。直到銀環三頭蛇發動魔晶攻擊時,他才微有動容。

這幫冒險者顯然是把銀環三頭蛇惹到頭了。若不是憤怒到極點,沒有哪隻魔獸,會願意使出這樣兩敗俱傷的招數。

三瓶精神弱化藥劑,隻要使用得當,完全可以將銀環三頭蛇的精神弱化狀態保持半個小時。在這半個小時裏,總能把銀環三頭蛇給磨死。然而,道格卻是一上來就選擇了最猛烈的攻擊效果。土係克水係,再加上取的還是銀環三頭蛇的七寸之處。雖然不穩健,但也不失為一個好方法。這樣的做法,也更像是冒險者的做法。隻要扛過了風係魔晶那一擊,便是速戰速決的勝利。

斂魂瞟了一眼被道格握在手心的藥劑,再次參悟起晉級神級的問題。

眼前這場戰鬥,距結束沒有多久了。銀環三頭蛇作為八級一階的魔獸,的確擁有相當於成年人的智慧。但也隻是個不大聰明的成年人。

之前,那顆水係頭顱為了躲避道格的劍芒,一直往後仰去。而道格為了斬殺那顆水係頭顱,也奔到了銀環三頭蛇的身後。

眼看著攻擊將至,道格將速度提升到極致,朝正在向尼古拉等人發起攻擊的雷係頭顱奔去。

風係頭顱此時頭部破損,已是由魔晶操控,魔晶甚至憑借一己之力,斬斷了和銀環三頭蛇的牽連,唯餘一個鮮血淋漓的蛇頭死命朝道格衝去。銀環三頭蛇的另外兩顆頭顱再不能對它的攻擊產生影響。而銀環三頭蛇留在那顆魔晶上最後的意念是——不顧一切,覆滅這個人類。當下,風係頭顱不顧銀環三頭蛇的安危,斷然繼續攻擊。

而雷係頭顱此時正專注於攻擊另外三人,自然不知道在他的身後,道格正緩緩逼近。在他的認知裏,被風係頭顱鎖定了,那道格就已經是個死人了。一個死人,又何必去顧慮?

那顆剛剛逃過一劫的水係頭顱看到了這一幕,想要阻止。奈何威力足夠的法術需要吟唱,不需吟唱的法術威力不夠。堪堪放出一個水係低級法術,還沒真正起到作用,就被道格的土係鬥氣破開了。

待風係頭顱終於追上了道格並且如願以償地自爆後,強大的力量立時把整片空地都映成一片詭異的翠色。

魔晶爆炸湮滅形成的一片翠色,很快就將雷係頭顱包裹了進去。外圍眾人隻隱約見到翠色之中,一道狹長的白影,瘋狂痛苦地扭動,而後歸於沉寂。

道格快速打開手中的恢複藥水,朝喉嚨裏猛灌了下去。魔晶爆炸摧枯拉朽的力量,被土係防禦鬥氣抵消了一些,被雷係頭顱抵消了一些,又被恢複藥水彌補了一些。爆炸結束後,道格雖不是完好無損,但也沒受重傷。

而雷係頭顱在毫無防備之下,硬抗了風係魔晶的爆炸,受到的衝擊力絕對比道格要大。雖然八級魔獸的身體強度比之人類強上不少,但也扛不住這樣的衝擊。

等到翠色散去,銀環三頭蛇隻剩下了水係一顆頭顱。原本的風係頭顱,此時唯餘一條蛇身血流如注,雷係頭顱則蔫倒在地。僅剩的那顆水係頭顱淒厲地引頸長嘶,而後便死死盯住重傷倒地的道格。目光刻骨怨恨。

縱使自負如八級的銀環三頭蛇,也知道自己大勢已去。從一開始就太大意,被激怒之後更是屢屢出錯。可歎他八級一階的銀環三頭蛇,在此之前也算是阿爾山脈占了一個山頭的領主。

如今,他即使心生逃跑之意,也拉不下這樣的麵子。況且,他也不認為在場的幾人會放他走。倒不如……水藍色的眼眸,寒光一閃。不如在臨死之前,再拖一個墊背的。而今隻有一顆頭顱,再怎麽波及,也波及不到自己了。

道格立時發現不對,立即運起鬥氣,躲到已經蔫倒的雷係頭顱身下。雖然雷係頭顱已倒,但裏頭的魔晶還在,且本身就皮糙肉厚,防禦力不錯。尼古拉三人想要幫忙,奈何遠水解不了近渴。隻有洛桑,堪堪趕在水係魔晶的攻擊到達之前,在道格身前支起了一個元素護盾。

銀環三頭蛇畢竟受到了精神弱化藥劑的削弱,水係又被土係克住。他最後的奮力一擊,並沒能如他預料地要了道格的命。穿過雷係頭顱,元素護盾,土係防禦鬥氣之後,那顆魔晶雖然讓道格身受重傷,但至少性命無憂。反倒是讓道格在兩次的生死瞬間,有所參悟,自身力量隱隱有突破六級之勢。

戰鬥結束。周圍一直蠢蠢欲動的低級中級蛇類魔獸立時像來時一般,靜寂無聲地四散開去。

斂魂瞄了一眼飄蕩在空中,尚未凝成實體的銀環三頭蛇亡魂。雖然在死後,他已經不再記得生前做過了什麽,但是那三雙眼睛依然流露著刻骨的憤怒和怨恨。想必在遇到眾人之前,他還遭遇過什麽吧。

銀環三頭蛇的亡魂是不錯的材料。可惜軀體太過殘缺不全,不適合煉製成亡靈侍從。念及此,斂魂手一招,無須吟唱,銀環三頭蛇的亡魂立時飛進了他的異度空間。

尚未凝成實體的亡魂,除了亡靈法師和少數天賦異稟之人——比如修琅,沒人可以瞧見。就連光明法師和神聖牧師都不行。

道格身受重傷,緩步朝眾人所在之處走來,每走一步都會在地上留下一小灘的血跡。洛桑趕忙迎上,右手扶過道格,左手取出自己沒用掉的那瓶恢複藥水,遞給了道格。道格喝下恢複藥水後,身上的傷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愈合,結痂,直至消失。恢複藥水的治療效果,比吉娃這個五級半吊子牧師要好上不少。而後,他便獨自靜坐,凝神回想著剛才體內力量流動的感覺。六級到七級,可是有著質一般的飛躍。

不僅是他,其他人也都覺得實力有所提升,尤其是尼古拉。

普朗撥開銀環三頭蛇的屍體,翻出之前的那把飛鏢,然後用飛鏢剖開了銀環三頭蛇的雷係頭顱,挖出了僅剩的那顆魔晶,而後回身,把飛鏢和八級雷係魔晶一並扔到了道格身邊。這次任務,道格出力最多,這些理應是他的。

此時,天色已經徹底黑了下去。樹林裏的煙霧更濃了。慘淡的月色下,煙霧呈現一種暗淡的灰白,就像人在衰老以後,那幹枯的發色。

剛經過一場大戰,眾人還沒緩過勁來,那份危機感至今未去。蛇群離開後,蛙聲和蟲鳴依舊沒有出現,仿佛方圓十裏之內的青蛙全部都被吞食了似的。

“嘿,洛桑,再來幫我個忙,把吉娃給放下來。”普朗朝洛桑吼了一嗓子。

洛桑原本正呆呆地看著手中的法杖,聞言依舊有些呆呆地回了一聲,“好的。”才驀地驚醒,小跑到普朗身邊,幫普朗把吉娃卸了下來。而後,他才開始靜坐,感悟起了剛才的戰鬥。

剛剛進入黑夜,草地尚還幹燥。普朗試了試草地的觸感,便讓吉娃仰躺在了草地上。而後,他雙臂伸展,鬆了鬆一直緊繃著的背部,口中念念有詞,“嘖,果然是最難消受美人恩哪。背著美女雖然幸福,背久了也不舒服啊。”

尼古拉剛從體悟的狀態中脫出,入耳就聽見了這樣一句話,瞪了普朗一眼,猶自不解氣,“哼,你居然也會把到手的美女給放了?”

普朗見狀,慢悠悠地踱步到尼古拉身邊,也不說話,就那麽靜靜地站著,靜靜地瞧著。被普朗沉默地盯了一會兒,尼古拉的臉突然爆紅,再次狠狠瞪了一眼,兩腳一蹬,躍到了附近的一棵樹上,閉目養起神來。

普朗也不管尼古拉是否看得見,就朝著尼古拉燦爛一笑,而後便原地盤膝坐下,回憶起了剛才戰鬥的感覺。再不努力突破,他可是要被尼古拉給追上了。

周圍再次墮入一片寂靜。

洛桑一從冥想中醒來,就發現他的周身圍繞著星星點點的翠綠光點。有點像螢火蟲,但比螢火蟲要明亮不少。地上的花草,林間的樹葉,都被這些光點,映襯得格外可愛。他立刻沉浸在了這樣的美景裏。

洛桑溫和秀雅的麵龐,在光點圍繞之中,顯得越發飄逸靈動了些。

良久,洛桑才察覺斂魂正坐在他不遠處,“斂魂閣下,您也結束冥想了?”

“法杖給我。”斂魂簡潔幹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