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魂
字體:16+-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二王子立時發現自己的意識全部回籠,奮力張開眼睛,隻見先前見過的那名死靈之森的法師和女妖遙遙對峙。

一時間,二王子倒是有些怔忪了。初見得女妖和大批的亡靈生物時,他一直以為是那名法師帶來的災難。而現在看來,似乎並非如此。

原本令人聞風喪膽的女妖,在斂魂麵前弱小得近乎可憐。她引以為傲的精神攻擊在斂魂麵前毫無用處。而斂魂的攻擊卻能讓她哀號連連。

“占據”的效力尚未失去,最後是否成功,還得看時間。若是女妖能在效力失去前被消滅,那麽二王子自然徹底獲救。若是女妖未能被消滅,那麽她就能真正占據二王子的軀體。女妖本身是注重精神修為的亡靈生物,一旦占據成功,立時能將修為轉嫁到二王子的軀體上。

“嗷!”

中了斂魂的“空間之刃”後,女妖立時發出一聲痛呼。那聲驚呼才出口,又戛然而止,似是被人硬生生扼住了氣息,女妖立時從空中墜落,軀體也隨之慢慢消散。臨死之前,她的臉上再次浮現詭異的微笑,似譏似諷。

女妖死後,二王子自然成功脫困。他神色複雜地凝視了斂魂半晌,灌下一瓶恢複藥水後,才複又繼續投入戰鬥。

見此,麥希王國的兩位供奉對視一眼,齊齊點了點頭,轉而對付起其他的亡靈生物。

至於斂魂,消滅了女妖後,再沒看戰場一眼,返身回到薩羅殿門口站在了修琅的身旁。

這場戰鬥快要結束了。高級亡靈生物雖多,但並沒有超過八級的。而對麥希王國殺傷力最大的女妖已經被擊殺。剩下的亡靈生物,那兩名供奉自能解決。

真正需要他對付的,隻有這些亡靈生物背後的那個人,曾經亦敵亦友的人。

兩位九級供奉實力的確非凡。半個小時過後,麥希王宮內再無任何亡靈生物。修琅的契約亡靈早已被他及時收回。

原本整體呈現橘黃色的麥希王宮大片大片都被染成了鮮紅。人類的屍體散落在王宮各處,看起來頗為淒涼。

國王濕潤了眼眶,朝身後跟他一同關注戰局的宰相道:“牆上的鮮血,就讓他留著。誰都不準擦洗。”

縱使是對生命淡漠如兩位供奉都歎起了氣。若非他們遲遲不肯出手,定然不會犧牲這麽多人。

在斂魂最初進入柏塞城時,那股強大的氣勢便讓他們察覺到斂魂的存在和威脅。那股氣息陰冷森寒,再聯係這次亡靈生物的突襲,他們自然以為斂魂也是一夥的。最初不出手,正是為了提防斂魂。沒想到,斂魂卻是來助他們的。可憐那些無辜慘死的親衛大臣。

然而,此時後悔自是無用。兩名供奉歎完氣後,相攜緩步回了供奉殿。依舊是挺直的背脊,卻讓人覺得蒼老悲涼了不少。

天色已然黑透了。王宮裏卻再不複往常燈火通明的景象。迎麵吹來的風比任何一個夏夜都要陰冷。

透入骨髓的涼意,讓站在風口的修琅不禁打了個哆嗦。他怔怔地看著遍布的屍體,眼眶微微暈濕,滿臉悲戚之色。

道格站在他的身側,一同望著這血流成河的慘景。

良久,道格問道:“你在同情他們麽?”雖是問話,道格的視線卻不曾從那些屍體上挪開半分。

修琅聽後轉過頭來,濡濕的眼睫眨了眨,道:“什麽?”

“你想過嗎?你此生最重要的是什麽?”道格指著那一具具屍體,“他們此生的願望便是為麥希王國奉獻一生。他們的死並不可憐。我們所要表達的不是同情,而是敬重。”

“最重要的……”修琅喃喃自語。

“對,最重要的。人活一世,總要有所追求。”

修琅麵色漸漸迷茫,望了望那些屍體,又回頭瞄了眼斂魂,若有所悟地點了點頭。

道格見此,就像對待普朗和尼古拉那樣,含笑拍了拍修琅的肩膀,道:“修琅,你該長大了。”

“那你此生最重要的又是什麽?”

道格聞言偏過視線,正好望進斂魂那雙空洞的眼裏,一時如著了魔一般,道:“你……”話一出口,他才覺不妥,立馬補充,“自我認你為主那日起,你便是我此生最重要的。”

沒有之一。

修琅繞著道格走了幾圈,時不時抬頭看看遠處,又焦躁地繞著道格走幾圈。

道格將手中重劍仔細擦拭了一番,“修琅,要相信你師父的實力。”

聞言,修琅抬眸看了道格一眼,點了點頭,這才停下了來回踱步。焦慮的情緒卻並未得到多少緩解。

亡靈襲城解決後,修琅曾經試圖去見他的父王,然而,他的父王不過是以一句“累了”就把他打發走了。那時候,他愣愣地站在父王的寢殿門口半晌,終是三步一回頭地走了。而後,他便跟著斂魂離開了柏塞城。

離開麥希王國那一刻,他就在想,或許,他也再不會回去了。

他不知道為何灰發灰眸就是厄運之子。然而,他的這次回來,的確是給麥希王國帶來了深重的災難。雖然,他不知道這場災難和他的回來是否有所關聯。但是,無論如何,他的父王母後想必都不會再想見到他了吧。

想到二王子對他說的那些話,修琅忍不住又是一陣難過。

然而,他也明白自己不能再躲在他人身後,終有一天,他要成長為像他師父那樣強大的人,擁有可以保護自己所愛之人的力量。

道格問他,此生最重要的是什麽。或許,他直到現在也不曾真正清楚。但是,他明白,他所愛之人是無論如何都不想失去的。他不敢想象,若是當時他的父母他的兄長死在了他麵前,他會怎樣。哪怕他們已不想再見他。

思及此,他又望了望遠方。那裏還有個他不想失去的人。

他們三人出得柏塞城不久,又被一群龍族給堵住。斂魂和龍族說了幾句話,便讓修煉和道格二人在此等候,自己則孤身跟著那些龍族去了萬龍穀,至今還未回來。

想想也是,萬龍穀距此這麽遠,哪會這麽快就回來。

修琅呆呆地盯著天空半晌,直到眼睛發酸,才收回了視線。

他的確知道斂魂很強,但也不代表斂魂可以強到獨闖萬龍穀的地步。他已經見過那麽多人死亡,再不想見到任何人出事了。

不可否認,斂魂麵對那些人的死亡依舊袖手旁觀時,修琅雖然不曾言明,但的確是對斂魂有怨的。

這樣的怨憤在斂魂救下二王子時,淡化了不少,但依舊存在,尤其是當修琅在戰鬥結束後,盯著那些屍體出神時,更是沸騰到了極致。

直至後來,道格和他談話後,他才有些明白了他師父。

斂魂這一生最重要的就是亡靈魔法。終日和亡靈打交道的他,或許並不認為死亡是多麽大的事情吧。也正是因此,修琅對於斂魂孤身前往萬龍穀更加擔心。

不知哪個角落裏,青蛙和昆蟲不厭其煩地鳴叫,成了黎明唯一的點綴。

天都已經蒙蒙亮了,修琅一夜未眠,卻依舊無心入睡,一會兒看看天,一會兒鼓搗鼓搗戒指和裏頭的契約亡靈聊聊天。

道格背倚大樹,右手支著劍,頗為好笑地看修琅瞎忙活。

半晌,他才出聲道:“修琅,好好休息一下,過會兒我們出海去。”

修琅聽後,倏地抬頭,驚訝道:“出海?為什麽?呃,不是……出海後,師父回來怎麽辦?”

道格並未正麵回答,轉而問道:“你對你的空間戒指了解嗎?”

“嗯。頂級空間戒指,可以存放活物……活物,你是指若是師父希望我們隻是等他的話,會讓我們待在空間戒指裏?”言至此,修琅臉上興奮之色盡顯。

道格瞧修琅那副孩子氣的表情,伸手剛想摸修琅的頭,最後還是把手落在了修琅的肩膀上,點頭道:“沒錯。就要開始你的第一次冒險之旅,好好休整一番吧。”

“嗯嗯。”修琅重重地點了點頭,忽而臉上又是憂色一片,“師父遠在萬龍穀還不知會怎樣……我們卻……”

這一次,道格臉上卻再沒笑容,而是肅容道:“修琅,要相信你師父的實力。”頓了頓,他又接著道,“也要相信身為他徒弟的你的實力。”

修琅若有所思地應了一聲,摸了摸手上的空間戒指。如今,他不在死靈之森,自然不能隨意放出裏頭的契約亡靈。亡靈的死亡氣息太過濃鬱,一旦出來,便很容易被人察覺。

“睡一覺吧。我在這裏。”道格平整了一下他周身的草地,朝修琅道。

修琅聽後點頭,朝道格那邊走了幾步,忽覺不對,又問道:“你不睡麽?”

“剛才你來回踱步時,我已經休息過了。”道格抓起重劍站起身,將那塊地方全部留給修琅。

身為一名合格的劍士,他自然明白身體狀況對於劍士的重要性。抓緊每一分每一秒休息讓身體調整到最佳狀態,已經是他多年來的習慣。

“嗯。那我睡了。”修琅說完,便走到道格之前坐著的地方,倚著樹漸漸陷入睡眠。

而道格則手握重劍,站在修琅身邊,密切注視周圍的一舉一動。

摩耶之海畢竟是曼圖大陸十大凶地之一,雖然比不上死靈之森的凶名,但也絕不是易與之地。他們此時所在之地,已是極其靠近摩耶之海,萬事都需小心為上。

至於斂魂……道格暗自歎了口氣。雖說是那樣勸著修琅,但他也同樣擔心斂魂。或者說,不是擔心,隻純粹是一種思念罷了。

不久前,他言明自己此生最重要的是斂魂時,斂魂的回應相當簡單,隻是一聲“嗯”。而後,斂魂便從空間戒指裏掏出那柄神煉之錘給了他,為什麽卻是不說。

能用神煉之錘的隻有狂戰士……

而斂魂明明知道,麥希王室起過誅殺之意,隻不過迫於實力不得成功,最後還靠著修琅的麵子下的來台。知道卻依舊未曾追究。

這樣的人,或許可以說溫柔,可以說善良?又或者,不過是太過不在乎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