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魂
字體:16+-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眼見得那灰色長鐮朝自己壓下,查理坦布爾再次閃避。

這一招“死亡收割”他從前雖然不曾見過,也不曾聽說過,但是,他很清楚當年在天級藥劑配製成功後,空中出現的更大的灰色巨影。當年,那灰色巨影也是這樣輕輕一勾,便將一個八級魔導師直接傷成了魔法廢物。

正是知道斂魂對卡斯特和傑西造成的精神創傷,他才不敢輕易正麵迎擊。對於一個魔法師來說,精神力遭遇重創必定會導致他魔法潛力降低,甚至於實力倒退。雖然查理坦布爾鬥氣修行同樣精湛,但也不願意放棄他的魔法修為。

在他往右挪過一米多距離後,那灰色長鐮卻未像他所想那般緊隨而至。查理坦布爾知其蹊蹺,瞬間做出判斷,再次往右橫掠過幾米距離。然而,那灰色長鐮依舊按照固定軌跡朝原處勾劃過去。緩慢的動作,配上那灰色巨影臉上似是嘲諷的笑容,顯得極其詭異。

查理坦布爾尚在驚疑,下一秒便知道了詭異氣氛的緣由。那灰色長鐮離他尚有幾米距離,他便能感受到無盡威壓。這看似迎頭一擊,竟是範圍性的群體攻擊。難怪那灰色巨影麵露譏諷,他不過是在嘲笑查理坦布爾妄圖閃避“死亡收割”罷了。

那威壓越來越迫近,查理坦布爾揚起龍牙,便欲使用飛行術快速遠離“死亡收割”的攻擊範圍。然而,很快他便發現往常心念一動便可以施放的飛行術此時竟是毫無效果。他根本無法從試龍台上漂浮起半點。這死亡收割的威壓竟然還有“禁空”的效果。又或者,他不過是被斂魂的空間法術阻止了行動。

而後,他嚐試用雙腿朝左側再掠過些許,卻驚覺再移動不了半點距離。

現實已經容不得他多做思考,“死亡收割”的威脅已經近在眼前!

查理坦布爾此時麵臨重大的抉擇。他手上的空間戒指裏放有無數上好的藥劑,甚至天級藥劑都有不少。若是他現下從空間戒指中掏出一瓶藥劑灌下,很可能他就可以解了這次圍。但這也代表他和斂魂的對決中,他處於真正的弱勢,不僅是實力上的弱勢,更是精神上的弱勢。

一直以來,藥劑雖然被各職業者所推崇,但是很少有人會在比試中使用藥劑。除非他的主職本就是藥劑師,否則,若是靠藥劑來贏得比賽,無疑會受到眾人的質疑。藥劑再好,也不屬於一個人自身的實力。本職為錦,藥劑為花。錦上添花雖好,但絕不能本末倒置,尤其是在有些時候,是半點花都添不得的。

這個道理,查理坦布爾自然是懂的。他雖然懂,但是依舊猶豫。這輩子,他可能再沒機會和這樣的強者對決。他已經活了近萬年,隻遇到過一個讓他如此熱血沸騰的對手。龍族的壽命的確很長,但是,不代表可以永生不死。他沒有下一個一萬年來等待下一個讓他熱血沸騰的對手。

他敢肯定,斂魂想要速戰速決並且不會殺他。畢竟斂魂之所以來萬龍穀就是為了了結這段恩怨,若是殺了龍族族長,那無疑是在整個龍族臉上打了一巴掌。到時候,龍族和斂魂便是不死不休。

倘若他硬接了這一招,很可能此場比賽就此結束,他的精神力很可能遭受重創,但是,他並不會死。倘若他服下藥劑,那麽他可以堅持更長的時間,可以和斂魂對戰更久。

思及此,查理坦布爾握緊手中的龍牙,嘴唇抿得死緊。心思百轉,不過一瞬。

灰色長鐮愈加迫近,他可以感受到“死亡收割”帶來的氣浪,陰冷到令人震顫。

透過神念,查理坦布爾清晰“看到”周圍空間被那灰色長鐮擠壓得一片扭曲。一刀下去,整片空間都被劃成了一片灰色。

眼見得那片氣浪越來越近,查理坦布爾盡可能地向龍牙中注入兩係鬥氣,藍黑色的火焰從龍牙蔓延到周圍空間,迅速朝那灰色氣浪而去,與之戰成一片。鬥氣之後,龍牙投下的龍影張牙舞爪地朝灰氣挺進。查理坦布爾的左手不斷打著手勢,一個九級水係禁咒、一個九級黑暗係禁咒瞬時發出,朝那灰色長鐮直飛而去。

灰色氣浪被鬥氣擋住去勢後,左衝右突,試圖擺脫束縛。那兩個禁咒卻是對灰色長鐮毫無作用,連攻勢都未有半點減緩,角度也未有半點偏離。

五米,四米,三米,兩米,一米……灰色長鐮愈加接近試龍台台麵,整個試龍台都因灰色長鐮而震顫不已。裝飾用的寶石在威勢之下,應聲碎裂成粒粒粉末。

整個試龍台的空間以查理坦布爾為中心,被扭曲成巨大的漩渦。漩渦範圍內的台麵和台底都被攪成一地碎石。唯有查理坦布爾所在的那一方台麵完好無損。他先前努力撐起的兩個元素護盾尚還閃爍著藍色和黑色的幽光,顯得滑稽而可笑。

查理坦布爾抬頭,便見斂魂定定地漂浮在空中,麵上無悲無喜。顯然,對於這一場對決的勝利,他毫無意外。若非斂魂蒼白的臉色此時已是慘白,查理坦布爾還以為剛才的對決不過是斂魂玩的一場遊戲。

“我輸了。”

查理坦布爾收起龍牙,試了試飛行術,同樣漂浮到空中,與斂魂對視而立。

而後,他便聽得斂魂道:“希望龍族可以遵守約定。”

沒有一點客套,直接開門見山。雖然查理坦布爾平時也不是個拘泥禮教之人,但聞言依舊是哭笑不得。

“龍族自會遵守約定。”查理坦布爾點頭。

他尚在等待斂魂繼續說些什麽,卻見斂魂同樣點頭之後便施展飛行術朝穀外而去。

查理坦布爾見狀不由苦笑,揚聲道:“斂魂閣下,不知以後是否還有機會向您討教一番?”

“若是你能進得死靈之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