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魂
字體:16+-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亡靈大軍裏少數的九級強者見斂魂出現,各種攻擊直朝斂魂而去。麵對迎麵而來的各係魔法攻擊,斂魂撐起亡靈護盾,便再未顧慮。亡靈生物定然無法施放光明係法術,他自然不用特地用空間係法術抽掉光明係攻擊。至於其他的攻擊,單他的護盾便足以。這世上能轟開他撐起的亞神級的,不過寥寥幾人。

晦澀艱深的咒語再次從斂魂口中流瀉而出。從死靈之森出來後,異度空間幾乎是斂魂最為頻繁使用的魔法。

此時用亡靈魔法顯然不夠明智。以那“人”和亡靈的精神聯係,斂魂想要切斷自然是不行。至於使用精神攻擊法術硬撼……先不論亡靈生物對於精神攻擊的抵抗能力之強,單是背後那“人”魔力支持下,亡靈的無盡複活就有得斂魂煩惱的。他不是光明係法師,無法淨化亡靈;他也不是火係法師,無法灼燒亡靈。同樣召喚出亡靈大軍硬撼,那無疑是對這些亡靈的浪費。最佳的途徑自然是用空間係法術將亡靈大軍給封了。等回了死靈之塔,再好好研究如何同化生靈的問題。

待得咒語念完,成批的亡靈瞬間消失幹淨。那些亡靈原本正施放到一半的魔法效果跟著施放者一同消失不見,突兀得像是穿越了時空。亡靈踩踏過的地麵已是寸草不生,周圍安靜得猶如荒地,似是從未有過任何生靈。唯有斂魂獨自一人漂浮在上空,麵上依舊一片冷漠。

一切重歸寂靜後,斂魂麵前突然顯出一麵巨大的虛影。囂張的火紅色短發,剛毅的輪廓,朱紅的嘴唇——正是那“人”的虛影。當實力強大到一定境界後,不止能傳遞聲音,還能傳遞影像。這一點,斂魂自然明白。隻不過,他從不使用罷了。

“格蘭。”那“人”的聲音依舊和生前一樣清朗,配上那愈加清晰凝實的身形,絲毫看不出並非人類。

“維特斯。”

斂魂喊出一直以來隻存在在記憶中的名字,聲音一如既往的平淡。維特斯,和他一樣被掩埋在曆史塵埃裏的名字,曾經大陸上所有戰士努力的目標,戰士中的傳奇人物。

“好久不見。”維特斯說完這句話後,臉上露出略顯懷念的笑容,當真像是老友相逢。

“……好久不見。”

雖然同在死靈之森,但是,他們幾乎從不見麵。這麽多年,維特斯不會離開離開他的那片領地,斂魂也不會從死靈之塔中出來。他們明明可以用神念搜尋到對方所在,對於對方的所作所為可謂了若指掌,但是,卻從未真正麵對麵站在一起。偶爾的擦肩而過,也唯有斂魂帶道格回死靈之森那次。

靜默了良久之後,維特斯才複又開口,“龍族的事情解決了?”

“解決了。”斂魂簡潔地回答。維特斯這樣和他靜下心來交談,總好過一見麵就兵戎相見。哪怕維特斯已經記不清了,斂魂依舊將他當做是此生唯一的夥伴。若非被逼到絕境,他絕不會向維特斯出手。

維特斯聞言,麵上浮現幾分惘然,“距上次去萬龍穀,已不知多少年了……”

“……萬龍穀並沒什麽變化。族長比上一任強上不少。”

維特斯的臉上瞬間閃過一絲嗜血,很快又歸於平靜,“很少聽你誇人。”

“……他很特別。”斂魂聞言如是答道。

身為龍族,查理坦布爾的確相當特別。其他龍族對於力量的追求往往源自於高傲的天性,而查理坦布爾則是單純的對於力量對於強大的追求。因此,其他龍族在敗北時,往往寧可死也要硬撐到底,然而查理坦布爾不然。斂魂擊敗他時,查理坦布爾沒有一絲的怨憤,甚至隱隱還有以後實力提升後再行切磋的意思。

“龍族族長——有機會定要見上一見。”維特斯笑道。不知是否是因為他已不再是人類的緣故,生前顯得分外燦爛的笑顏,此時看起來總讓人覺得內裏藏著很多陰暗。

此話一落,二人之間又是一陣沉默。

驀地,維特斯再次開口打破沉寂,“你還是老樣子……”維特斯麵上的笑容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依舊是一片惘然。

“嗯。”斂魂簡單地應道。雖說已經時隔萬年,但是這萬年來他每天都待在死靈之塔鑽研亡靈魔法,自然除了麵色越來越蒼白外,沒太大變化。況且,同在死靈之森,維特斯怎會對他一無所知?

“哈哈哈哈哈哈……”維特斯聞言突然仰天大笑。自從亡靈大軍出現後,所過之處界限分明,之上是晴空萬裏,之下則是陰沉昏暗。而維特斯雖身處陽光之中,臉上的笑容卻隻顯陰霾。

良久他才平複過來,“我之所以在此的目的,你應當了解。我們之間的恩怨,該是時候解決了。”

斂魂聽後不發一言,隻示意維特斯接著說下去。這也是維特斯尚未變成亡靈時,他們二人的相處方式。除了必要的事情,斂魂並不會開口。相處多年,他們有這樣的默契。即便斂魂不曾開口,維特斯也知道斂魂想要如何。不了解二人相處模式之人,往往會替維特斯感到不值,認為他合該站在整個大陸的最頂端,而不是待在斂魂身邊,為他張羅大小事務,光芒全為斂魂所掩。維特斯當初不過一笑置之,他們的相處方式半分沒變。

“回死靈之森,決一死戰。以命抵命,這便是我想要的解決之法。”維特斯直截了當道。

“你的勝算並不大。”斂魂如實評判,“若是要以命抵命……待到我晉級法神如何?如今,我已可以觸摸到傳聞中的境界。相信不出百年,我定然可以衝破壁壘。到時候,我甘願自裁。”

除了當初為了說服修琅拜師,斂魂萬年以來從未說過這麽長一段話。言至此,他思及如今的維特斯可能並不相信他的保證,複又添上一句,“我會立誓。”上古誓約為天地誓言,即便是晉級法神也不能違背。一百年,除了晉級法神以外,也足夠他將修琅培養成一名九級高階亡靈法師,足夠他記錄下這麽多年來她研習亡靈魔法的心得……如此,雖然不能在亡靈魔法上更進一步,但他的心願大半也算是了了。

維特斯聞言,麵上似喜似悲,“我等不了那麽久。死靈之森,一決生死。即便又一次死在你手上,我也無話可說。”

話落,維特斯的影像一陣扭曲,便消失於天地之間。

維特斯離開之後,斂魂在原地停留片刻,便直朝死靈之森而去。即便他至今魔力都尚未完全恢複,但因著他手裏的藥劑,他的贏麵也不小。他不怕死,但是他現在不能死。一旦死了,化成亡靈,哪怕他如何強行留住記憶,他的記憶都定然會受損,若是受到損傷的剛好是亡靈魔法那一部分……那麽,他即便是以亡靈的形態繼續存在又有什麽意義?

當然,他也明白,維特斯堅決要決一死戰定然有他的倚仗。斂魂在死靈之塔裏,能了解到的隻有維特斯一直一人獨坐參悟亡靈魔法。至於他至今參悟到哪一步,斂魂並沒有多少了解。隻不過由著維特斯散發的氣勢判斷並未超過斂魂。至於維特斯會不會是隱藏了氣息……以斂魂如今的實力,除非維特斯已經到了法神,否則不可能瞞得過斂魂。當年,斂魂僅是晉級亞神級,就弄出了這麽大的動靜,他並不認為晉級神級會這樣悄無聲息。

這一戰能避則避,並不代表斂魂會退縮。既然維特斯堅持要決一死戰,那麽斂魂自然不會不應。算起來,除了他們初見時那一場,他們便再沒真正有過生死之戰了。

不過小半天功夫,斂魂便回到了死靈之森。陰沉森寒的氣氛,和他離開時如出一轍。一路上遇到無數亡靈,斂魂都視而不見,直朝多年來維特斯一直待著的那片地方而去。

然而,待得他找到了維特斯,那“人”依舊是一副平和淡然的樣子,仿佛之前向斂魂宣戰的並不是他一般。

等了許久,斂魂見維特斯依舊沒有絲毫反應,才出聲道:“維特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