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身美女死神
字體:16+-

第一百五十九章 食種世界

第一百五十九章 食種世界

李易離開了倉庫,對於他來說,吸收了屬於梟的全部能量,現在的他已經進階為a級的強大食種,再不是之前那懦弱的樣子,現在的李易終於可以正麵硬抗人類的武器,輕易的奪走屬於人類的生命。

食種固然脆弱,但是到了李易的層次,這脆弱便不再可見。

在李易的心中,他已經不是一個脆弱的普通食種,不止是李易自己認識到了,他還要讓那些人類都認識到,他李易從今天開始便截然不同了。

李易向著第一區飛去,第一區是食種的發源之地,那裏有幾個資格很老的食種,李易想要見他們一麵,商量一些事情。

李易向著一區方向飛去,整個帝國被分成了二十三個區來進行食種的管理,一共的食種的數目大概是有一萬到三萬之間,目前每個月被捕殺的食種數目達到了一千人,如果食種數目不增加,那麽預計隻要兩到三年之後就可以捕殺完所有的食種,但是事實是這麽多年過去了,食種一直沒有被真正的滅絕,作為一種突變人種,除非將所有的人類殺掉,或者徹底查出到底是什麽原因引發了突變,從源頭上杜絕,否則沒有可能完全將食種滅絕。

檢察官組織一直想要將食種完全滅殺到絕種,但是這麽長的時間的努力之後,他們越發的感覺到力不從心了,特別是自從梟出現以後到現在新的梟出現,食種展示了他們進化的能力,食種不僅可以自動進化,還可以通過同類相食繼續進化,這對於檢察官組織來說是一件讓他們感覺到十分崩潰的事情,他們看到的未來黑暗一片,在推算之中,未來要麽人類和食種同歸於盡“使用核彈毀滅全球“,要麽最終食種戰勝人類,檢察官組織覆滅,然後食種占領帝國的首都,人類失去所有的權利,被食種所統治。

這兩個未來都不是檢察官組織想要的,所以他們出現了,所以他們以徹底滅絕食種為目標,希望最終取得勝利的是人類,建立一個完善的檢查機製,寄希望科學界的研究取得突破,通過基因學判斷出生的孩子是否有幾率進化為食種,然後提前殺掉,徹底杜絕食種的出現,並且以此把食種消滅在人類視線之中。

隨著含有食種基因之人越來越少,相信最終可以讓食種出現的幾率無限的降低,通過進化論達到最終滅絕食種的目的,而這些現在存活的食種,檢察官組織肯定是都要慢慢的清除,哪怕以後出現了新的食種,這些食種也已經在清除之列。

檢察官的宗旨隻要不被改變,那麽食種終有一日便可以被徹底的清除幹淨,這是檢察官組織建立以來的信仰。

檢察官組織有著這樣的信仰,他們不是可以輕易的戰勝的,食種們非常的厲害,一般的普通人類不是他們的對手,必須是在百分之一幾率的進化藥劑中撐過來的檢察官,才擁有對付食種的資格,檢察官組織就是一個和食種比拚意誌力,創造超強戰士的組織,這個組織某種意義上代表了人類的勢力。

此刻,李易向著一區飛去,他飛過天空個在漆黑夜色的映照下,李易感覺到空氣中充斥著鮮血的味道,人類社會就是這樣,永遠處於醉生夢死之中,不到失去一切,他們不會意識到危機的來臨,就好像一群沒有思考能力的羔羊,永遠的等待著被屠殺。

前麵是一座檢察官組織的大樓,檢察官這群人是人類中的異類,他們意識到了食種的可怕,並且站出來抵抗食種的力量,原本可以成為神的食種,因為檢察官組織的存在,而被死死的壓製,最近更是勢力早到了嚴重的打擊,一位負有盛名的是食種,芳村功善,擁有梟的稱號的強大赫者,卻因為年邁被人類檢察官組織圍攻殺死,雖然最終他的赫包被李易偷跑,但是人類的確是逼死他的那一個。

此刻李易向著一區方向飛去,身下是一座檢察官的大樓,這是十三區的檢察官大樓,十三區在二十三個區中既不算出眾,隻是很普通的一個,所以李易不打算理會,攻擊檢察官組織對於現在的李易來說沒有任何的意義,雖然身為a級食種,有能力進入檢察官組織裏麵破壞,最終還有全身而退的能力,但是李易並不想那麽做,目前這些a級的食種,基本上都是各自為戰,青銅樹組織的確在發展壯大,但是更多的食種都是單獨出動,隱藏在人類之中,這樣食種的力量真的就是過於的分散了,無法集中力量攻擊檢察官組織。

李易並不是說這有什麽不好,食種正因為隱藏在二十三個區之中,才使得人類無法用最厲害的武器核彈進行攻擊,作為一種全麵毀滅的武器,核彈更多的時候僅僅是一種威懾,能夠定點清楚的基因武器才是人類最厲害的武器,不過在這個世界基因方麵的原因不知道為什麽一直進展緩慢(也許進展的快就沒有這個世界了)。

人類是沒有辦法確定先有雞還是先有蛋這樣的問題的,問題不在問題本身,而是這樣的沒有答案的問題,就好像量子世界的微觀粒子一般,你永遠無法同時清楚的知道它的所有信息,就好像你不能知道先有蛋還是先有雞這樣的問題的答案。

李易繼續飛行,前麵就是第一區的所在了,第一區晚上燈光黯淡,因為這裏長期都有食種出現,大量的普通人遷離了這裏去到了別的區居住,這裏還留下的大多是老人和孩子,李易來到了第一區的街道上,收起了翅膀,然後向著前麵走著。

正在走著的時候,聽到旁邊的巷子裏傳來女人的哭喊聲。

李易走了進去,就看到一個低著頭看不到臉(被頭發遮住)的女人正在低聲的哭泣。

李易向著對方走了過去。

女人突然抬起了頭,猩紅的雙目表明了她的身份,是一個食種。

“嘖嘖,今晚要吃到美味的食物了嗎?“女人自語。

李易笑了一下,一樣展露出自己猩紅的眼睛說到:“誰吃誰還不一定哦。“

“切,原來是同類啊。“女人失去了興趣,就要離開這裏。

“我讓你走了嗎?“李易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