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2-18 貨比貨得扔,人比人得死

字體:16+-

劉子光記得這輛警車的牌號正是那個一直看自己不順眼的小女警胡蓉的座駕自從上次銀行喋血以來他就再沒見過這個潑辣勇猛的女警花此時她卻忽然出現肯定又是針對自己來的。

八成是剛才那兩個被打折胳膊的小子被警車現了這才找上門來劉子光苦笑著說:“不好意思這酒沒法繼續喝了。”

鄧雲峰和卓力看看劉子光又看看警車似乎明白了什麽但是卻都坐著不動他倆都是良民遇到這種情況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警車停下兩邊車門打開副駕駛位子上下來的依然是片警老王但開車的卻不是胡蓉而是一個眼神青澀的實習警察。

老王快步走進二葷鋪把帽子一摘先對小老板說:“炒兩份河粉帶走。“然後嗬嗬笑道:“小劉吃飯呢。”

劉子光也點頭致意:“王警官巡邏呢。”

老王笑著說:“是啊順道買個外賣對了那事兒處理的不錯我再過半年就退休了退休前咱們轄區能平平安安的我請你喝酒。”

說著在鄧雲峰和卓力驚訝的眼神中拍了拍劉子光的肩膀似乎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一樣那邊大師傅熱鍋快火已經將兩份河粉炒好了裝在一次**飯盒裏遞給老王老王拿了飯盒招呼一聲:“走了。”

走到門口忽然一扭頭說:“對了小胡現在不在所裏上班了調分局**二大隊去了。”

劉子光不知道老王為啥冷不丁提了這麽一句一時間無言以對隻能含含糊糊“嗯”了一聲。

片警老王上車走了鄧雲峰重新拿起了筷子說:“小光和派出所的人也挺熟啊?”

卓力說:“看不出來你小子混得不錯在這一帶呼風喚雨的趕明要是我讓警察抓了你可得來救我。”

劉子光說:“稍微有點交情而已卓力你要是被抓肯定是因為嫖-娼我才不去撈你呢那多丟人啊。”

晚飯在歡樂的氣氛中結束臨走的時候鄧雲峰緊握著劉子光的手不住的道謝老工人的大手粗糙有力飽含了感激之情劉子光說:“老鄧哥喝了不少早點休息吧明天就得去上班了。”

鄧雲峰先回家了吃了三盤子炒腰花的卓力還不願意回家鬧著要去華清池洗澡劉子光看看手機才七點半便說:“時間有點早小姐還沒吃飽飯化好妝呢不如咱再去喝點小酒吃點燒烤。”

卓力馬上表示同意兩人上了自行車來到夜市燒烤攤子地地道道生意正旺人頭攢動一桌難求喝空的啤酒箱子堆積的如同小山一樣旁邊賣煙的賣飲料冰糕手擀麵的生意都跟著興旺看的卓力張大了嘴:“我擦這就是你的攤子?一天得賺多少錢啊!”

劉子光淡淡的笑了:“小玩鬧而已我讓小兄弟幫罩著的一天幾千塊錢進賬吧免單的太多沒辦法。”

卓力嘖嘖稱奇:“太厲害了沒想到賺錢這麽容易啊。”

別看攤子上人滿為患桌子都擺到外麵人行道上去了但是大棚下麵卻始終有一張桌子是空著的別人也不敢去坐這是專為老大留的位子劉子光來了就坐這不來就寧可空著。

帶著卓力在桌子旁坐下不用招呼菜就上來了現在『毛』孩已經是地地道道的服務員領班了手底下一群十三四歲的小男孩小女孩都是從老家喊來幹活的本來劉子光不想用童工的但是考慮到這些孩子家的實際困難窮的都揭不開鍋了總得先吃飯再上學吧所以他才同意讓他們來當服務員。

“『毛』孩這是你卓力大哥安排點油腰子、羊鞭羊球什麽的反正是火力越大的越好。”劉子光說。

『毛』孩咧嘴衝著卓力一笑漆黑的臉上是兩排白牙最近他娘的癌症經過化療已經趨於穩定孩子的心情很好當然這個療效的代價也是不菲的劉子光已經咋了七八萬塊錢下去了他也不提『毛』孩也不問但是心裏卻有數的很。

劉子光往這裏一坐就不斷有人過來打招呼敬酒看的卓力眼花繚『亂』的說:“四眼以後真不敢喊你四眼了不然非得有人拿刀砍我不可。”

又吃了一大堆燥熱的玩意喝了一箱子啤酒卓力竟然連廁所也不用去劉子光不由得大為驚歎:“都說吃什麽補什麽一點不假啊你丫的腰子絕對建康。”

卓力說:“那絕對了時間差不多了吧我酒夠了想去蒸個桑拿。”

劉子光哈哈大笑:“是你想去泄火了吧好!白天的事情還沒謝你呢我請客。”

說完當即喊了十幾個小弟一起打車前往華清池到了門口洗浴中心的保安看見劉子光上來趕緊用對講機通知樓上經理馬上帶著領班下來喜笑顏開的給劉子光上煙笑嘻嘻的說:“光哥又來捧場了對了新來兩個揚州培訓過的技師不到二十歲活好今天剛到光哥要不要試試活?”

劉子光說:“老李你又忘了我不好這一口的這是我老同學今天我請他你可要招呼好。”說著將卓力推了過去。

經理何等的事故一使眼『色』那個**的領班就撲上去抱住了卓力的胳膊哥哥長哥哥短的喊著當場卓力的眼神就散了腳步也『亂』了有些把持不住恨不得當場將其**。

別的先不說換鞋更衣匆匆衝個澡卓力急的謔謔的也不洗什麽桑拿了趕緊穿了桑拿服上樓本來他都是去大廳休息的今天劉子光請客自然要去四樓包間豪華包房內果盤香煙糕點***樣樣俱全麻將桌子也擺好了卓力偷偷問:“聽說包間最低消費一千塊啊你真請我?”

卓力哪裏知道自從老四垮了以後華清池就歸劉子光罩了老板巴結他還來不及呢劉哥請客肯定是免單的。

“你別管了隨便玩就是了有多少都算我的。”劉子光說。

“這可是你說的那我可就真隨便玩了。”按捺不住的卓力急火火的說道。

領班把全華清池的技師都給帶上來了請卓力挑選一溜穿著黑『色』吊帶短裙的妖豔女子一字排開大腿如林白花花的晃眼卓力咽了口唾沫褲襠裏早支起了帳篷他迅指了指:“這兩個就行。”

卓力和兩位技師上去按摩了隻留劉子光在下麵看電視過了整整一個小時卓力還沒下來劉子光讓領班上去催催結果領班上去了就再沒回來又過了四十分鍾卓力才神清氣爽、腳步輕盈的下樓領班和兩個技師跟在後麵腿都軟了香汗淋漓的累得不成樣子。

躺在軟綿綿的沙椅上休息抽著中華煙吃著進口水果卓力感慨萬千:“真m太爽了把兩個新來的技師搞得**去活來都求饒了後來領班上來我又把她也給上了到底是年齡大經驗足這個隻堅持了半個小時。”

劉子光說:“怎麽樣盡興了麽盡興了咱們就走吧。”

兩人下樓大廳裏那些小弟也都休息好了一行人浩浩『蕩』『蕩』下到大廳卓力隻看到劉子光拿了一疊錢給前台經理不收又推了回來劉子光說了一句什麽他便收了下來似乎很愧疚的樣子。

經理將眾人一直送到路上又讓保安幫他們叫了出租車直到劉子光上了車他還在後麵招手遠送。

“四眼今天花了多少錢啊我怎麽看經理還不想收你的錢?”卓力在出租車上問道。

“花了多少錢不知道他說免單的但我還是給了一千塊錢小費你把人家搞得那麽狠不給點錢哪行啊。”劉子光說。

卓力沉默不語了打開車窗讓呼呼的風吹著自己的頭不得不說今夜的事情**了他人家劉子光黑白兩道通吃呼風喚雨手下小弟一片各種生意日進鬥金隨便打賞都過自己一個月工資真是貨比貨得扔人比人得**啊。

下車的時候卓力向劉子光要了電話號碼吞吞吐吐的說:“如果我下崗了想跟你混怎麽樣?”

劉子光就說了四個字:“隨時歡迎。”

……

第二天一早劉子光在家吃早飯的時候注意到這樣一則報紙新聞本市交通局一把手江大明因為在擔任高公路建設總指揮時期**受賄五千萬被正式起訴此前一個月江大明就已經被紀委雙規了現《

》在才移交司法機關。

這是一則很普通的新聞報紙上的前交通局長一身橘**的囚服神『色』慘然劉子光根本沒在意隻顧端著碗喝稀飯忽然猛抬頭這個**犯的五官很熟悉啊好像在哪裏見過似的。

可是怎麽也想不起來劉子光也就不再去想出門跑步去了高土坡雖然是棚戶區但地勢極好緊挨著風景秀麗的淮江跑著跑著就到了濱江大道上此時才早上七點多鍾那些住在沿江豪宅裏的白領們紛紛開著私家車出來上班但也有些人步行出來乘坐公交在一處公交站台前劉子光現了一張熟悉的麵孔那不是電視台的主持人江雪晴麽。

現實中的江雪晴比電視屏幕中的更加憔悴一張小圓臉蠟黃蠟黃的沒精打采的站在那裏忽然一輛鋥亮的黑『色』奧迪開了過來車窗降下『露』出一張胖臉:“小江上班啊我捎你去吧。”

江雪晴擠出笑臉說:“謝謝主任我坐公交。”

胖臉還不罷休不依不饒的讓江雪晴上車引得站台上等車的人都為之側目無奈之下江雪晴隻好往前走那胖臉依然開著車跟在後麵顯然是有點生氣了嘴裏不幹不淨的說:“小**別給臉不要臉以前**爸在台上我不敢動你現在**爸倒了看我整不**你你今天要是不上路的話就先停職吧連交通欄目也別做了。”

忽然一隻腳猛踹過來將胖臉踢進車內胖臉下意識的一個急刹車停下定睛一看一個穿著凶神惡煞的漢子正對他怒目而視:“你m有完沒完!”

胖臉不敢多說什麽忍著臉上的巨疼一踩油門溜了。

踹人的正是劉子光雖然他對這個有些神經質的女主播無甚好感但也看不得這樣趁人之危的惡劣行徑回過頭來再看江雪晴美麗的女主播已經熱淚滿眶雙肩聳動無聲的抽泣著。

這張臉好麵熟啊劉子光突然想到早報上那個**犯和江雪晴的麵容很像而且也姓江搞不好兩人是父女關係呢。

江雪晴此時也認出了劉子光這個晨練的年輕人正是幾個月前自己采訪過的見義勇為民間英雄秒殺兩名持槍歹徒冷酷無情身手矯健江雪晴曾經瘋狂的『迷』戀過這個傳奇一般的男子呢隻是因為家裏突遭變故才根本沒有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