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5-13 拜會南教授

字體:16+-

第二天中午,周文給劉子光打電話,讓他準備一下,晚上開車去省城辦事,要一輛車,一些“土特產”,劉子光心領神會,馬上著手安排,輝騰還在修理,玄子不在家也不方便借車,於是他打電話去集團辦公室要求借一輛奧迪a6,可是辦公室主任吞吞吐吐,似乎很為難。.|com|

劉子光頓時明白了,李紈還在和自己賭氣呢,他隻是笑笑沒當回事,直接去和平飯店把疤子新買的克萊斯勒300c借來了。

傍晚時分,劉子光換了套體麵的衣服,驅車來到周文家樓下,周文提著一個大包上了車,係上安全帶問道:“準備好了?”

“好了。”

劉子光拍了拍自己的口袋,小坦克一樣的克萊斯勒300c駛出了市區,上了高速公路,直奔省城而去。

在高速公路上,周文向劉子光解釋了此次去省城的目的,經過細致的打探和縝密的考慮,周市長決定把辦的一份名為《求知》的刊物上,這份月刊是鄭書記必讀的書目,而且求知的主編南教授同時也是中央黨校的教授,和鄭書記的私交甚好,在國內相當有名氣,如果能請他指點一二,再安排一個好的版麵的話,不愁鄭書記看不到。

上回車禍事件之後,周市長再也不敢動用官車,各方麵盯得都很緊,他本人也不方便出麵,便讓秘書和劉子光一起去跑這件事情,當然了,這種官麵上的事情主要是周文出麵,劉子光隻是充當流動錢包的作用。

四百公裏的路程三個小時就走完了,到地方已經是晚上十點,這種時刻江北市街頭已經沒有多少人了,可是省城卻依然燈紅酒綠,街上人頭攢動。

周文經常跟著周市長跑省城,已經是熟門熟路,帶著劉子光來到一家ktv樓下,打了個電話,不大工夫下來一個韓式打扮的『潮』男,仔細一看年齡其實不小了,周文下車和他寒暄幾句,從懷裏掏出一個信封遞過去,那人很熟練地捏了一下信封的厚度便塞在腰裏,拍拍周文的肩膀說了句什麽,轉身上樓去了。

周文回到車裏,長長出了一口氣說:“總算安排好了,別小看這個人,能量大得很,別人辦不成的事情他都能辦成,如果不通過他,咱們在省城排一個月的隊,也見不著南教授的麵,有他幫忙,明天就能排上號了。”

劉子光驚歎道:“現在的大學教授這麽啊,預約都要排隊。”

周文搖搖頭,無奈的說:“你以為這些人是老王校長那種啊,他們實際上已經算是官場中人了,到時候出手千萬不能小氣了,不然事情辦不好不說,把以後的路子也給絕了。”

劉子光深以為然,兩人找了個四星級的賓館住下,吃了點夜宵便早早睡下,等待明天去見南教授。

次日一早,兩人起床洗漱完畢,驅車來到名聞遐邇的江東大學,這所曆史悠久的學府綜合實力在國內排行位列三甲,本省許多官員也是江東大學出身,所以這所大學的影響力不管是在民間還是在官場,都極其深遠。

江東大學有著尊師重教的優良傳統,為教職員工建了宿舍樓和別墅區,這在寸土寸金的省城來說可是極為難得的,南教授是拿國務院特殊津貼的高級知識分子,自然是住在別墅區的。

劉子光和周文按照昨晚那人給的地址驅車來到南教授家門口,隻見車庫裏赫然停著一輛奔馳s級轎車,南教授的品味可見一斑,門口更是停滿了豪華轎車,看牌照都是外縣市的小號車。

兩人對視一眼,心中都有了數,上去叩門,是保姆來開門的,見到兩人的裝束和手裏提著的大包,見慣不驚的問道:“有預約麽?”

“約過了,這是我的名片。”周文很客氣的雙手奉上名片,保姆看了看說:“哦,進來吧。”說罷引著兩人來到客廳,此時客廳裏已經坐了一堆人了,牆角也堆滿了禮物,大家拘謹的坐著,不敢高聲言語,生怕驚動了別人。

沙發和椅子都坐滿了,保姆也沒有給他們找座位,倒茶的意思,隻是簡單交代了一句:“南教授還在休息,不要大聲喧嘩。”

周文連連稱是,很自然的站在那裏欣賞著客廳的布置,其實卻在觀察著沙發上的客人,有幾個二十來歲學生打扮的人,應該是南教授帶的博士生,還有幾撥人,西裝革履大背頭,一看就是官場中人,想必來此的目的和周文相同。

一直等到十點半,南教授還沒起床,正在大家有些焦躁的時候,南教授終於出現了,中等身材,金邊眼鏡,頭發有些稀少,看起來倒是平易近人的樣子,但是做起事來卻是雷厲風行,他往沙發上一坐,按照次序開始接待客人。

先是那幾個博士生,遞上論文讓導師評點一下,南教授粗略瞄了幾眼,直接將論生罵的狗血噴頭,諾諾連聲,灰溜溜的回去修改了,整個過程不超過五分鍾。

然後開始接待其他人,先是幾個外地某市宣傳部部長,小心翼翼的遞上請柬,說邀請南教授出席他們市舉辦的文化藝術節,並且剪彩題詞啥的,南教授絲毫也不掩飾自己的不耐煩,直接回絕道:“那個時間段我要去中央黨校,沒空。”

部長退而求其次,請南教授賜一幅墨寶,南教授更加不客氣,說自己最近沒心情寫字,下次再說吧,這等於直接下了逐客令,部長也隻得陪著笑臉起身告辭,指著放在牆邊的禮物說:“一點土特產,請南教授笑納。”

“拿走拿走。”南教授連連擺手,讓保姆直接把東西提了出去,這才開始接待下一撥客人。

周文看的心拔涼拔涼的,這南教授也太了,雖說自己能通過教授夫人外甥的路子弄到預約名額,可是根本說不上話啊,別說你一個小秘書了,就是宣傳部部長都落得那個下場,自己就可想而知了。

南教授時間很寶貴,又打發了一夥客人之後,看看手表驚呼道:“約了人吃飯,我得趕緊過去了。”說罷直接起身出門,將半屋子客人丟在冷板凳上。

大家相對苦笑,隻能忍著餓在南教授家裏苦等著,保姆也不管他們,自己下廚房做飯吃去了,食物的香味傳來,從早晨八點鍾一直等到現在的客人們早已饑腸轆轆,但誰也不敢走,再托關係預約是小事,耽誤了領導交辦的大事就不好了。

劉子光可咽不下這口氣,想一走了之,卻被周文苦苦勸住,說不差這幾個鍾頭,等等就是。

一直等到下午兩點半,酒足飯飽的南教授才姍姍遲來,還帶著一個禿頂老頭,兩人視半屋子的客人為無物一般,徑直進了內室,然後就再也不出來了。

客人們如坐針氈,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隻能繼續餓著肚子尷尬的坐著,就這樣幹坐著,眾眼瞪小眼,就隻看到牆上的鍾表指針在動,劉子光終於按捺不住了,借著上廁所的空當,走進了南教授的內室。

南教授和那個禿頂老頭相對而坐,四隻眼睛都緊緊盯住麵前的棋局,原來這倆老頭把客人們晾在外麵,自己在裏麵手談呢。

劉子光搭眼一看,胸中頓時了然,直接從南教授棋簍子裏拿出一枚黑『色』雲子往棋盤中央一放。

南教授眼睛一亮,不由之主的讚道:“好棋!”這一枚棋子打破了僵局,也給了他靈感和思路,拐出頭之後,南教授爭得一個先手,繼而放棄了邊角實地,在中腹取外勢圍成大空,竟然反敗為勝。

“小夥子,你會下棋?”南教授並未責怪劉子光貿然闖入以及『亂』動棋子的失禮,饒有興趣的看著他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