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6-22 肇事者未成年

字體:16+-

警方處置突發事件的功力見長,迅速疏散了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以無可奉告的統一口徑打發了無孔不入的記者們,清障車來到拖走了肇事的美人豹,救護車將傷員拉走,一輛輛警車閃著紅藍警燈離開了現場,不大工夫就走了個一幹二淨,群眾們見沒有熱鬧可看,也都搬著小板凳走了。..|com|

老宋拍拍劉子光的肩膀,自己上車走了,劉子光卻走到一邊拿出了電話:“帶幾個人到二院,把你大叔大嬸保護起來。”

貝小帥相當震驚:“出事了麽?”

“麻流的,帶家夥。”劉子光也不解釋,鐵青著臉『色』掛了電話,再看遠處的胡蓉,還在拿著小本子向附近居民了解著情況。

“傻妞一個。”劉子光咕噥了一句,攔了輛出租車直奔二院而去,這裏距離二院最近,剛才拉走肇事司機的救護車上也噴著二院的標識。

來到二院門口,這裏已經鬧開了鍋,馬大姐是紅旗鋼鐵廠的下崗工人,老伴早就去世了,家裏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都混的不咋地,聽說母親遇車禍身亡的消息後迅速趕來,在醫院裏哭成一團。

劉子光先去看了老媽,她是腦震『蕩』加骨折,還需留院觀察,此時她正不顧傷痛,勸著馬大姐的子女們,說著說著自己的眼淚就下來了,老爸在一旁陪著,也是一臉的傷心。

劉子光走過去低聲說了幾句,然後進了急診搶救室,那個少年正大大咧咧的躺在搶救**,臉上稚氣未脫,鼻子上卻穿著鼻環,耳朵上也掛著大耳環,一臉的不屑,對交警的提問充耳不聞。

“叫什麽?哪裏人?駕駛證呢?”交警已經有些不耐煩了,少年卻斜斜看他一眼,打了個哈欠:“來顆煙。”

交警大怒,更要動手,劉子光拍拍他的肩膀:“夥計,我來。”說完上前直接揪住少年的鼻環一扯,頓時鮮血橫流,疼的他怪叫起來:“警察打人了!”

劉子光左右開弓,麵無表情的扇著他的耳光,交警抱著膀子在一邊看著,冷冷道:“他不是警察,是被你撞傷人的家屬,你識相點就老實交代。”

少年雖然年齡不大,『性』格卻極其倔強,被抽的嘴角沁血,依然惡狠狠的瞪著劉子光,劉子光一股邪火冒出來,抓起椅子就要照頭砸下去,忽聽身後一聲大喊:“住手!”接著過來兩個便裝警察按住了他,回頭一看,是分局幾個熟麵孔。

劉子光冷哼一聲,將椅子扔到一邊,少年見警察來了,立刻不依不饒的嚷起來,說劉子光打他了,警察們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根本不睬他,掏出手銬上了背銬將其押走。

剛出搶救室的門,就聽到一陣喧嘩,十幾輛汽車堵住了醫院大門,那些老同事、老鄰居全都聞訊趕來了,當然更少不了貝小帥帶來的幾十號人,全都是二十來歲的青壯,手上掂著家夥,叫嚷著要給凶手放血。

場麵十分混『亂』,那輛紅『色』美人豹前前後後撞死撞傷五個人,死者傷者的家屬親朋全都來了,也不知道是誰把肇事司機也在這家醫院的消息透『露』出來,家屬們群情激奮,把警車攔住非要扯下那小子打死不可。

到處都是哭聲和吵鬧聲,手電光四『射』,憤怒的群眾就要將警車掀翻,蹲在後座上的少年再也沒有桀驁之『色』,小臉蒼白說不出話來,正在即將失控之際,胡蓉趕到了現場,她深知能解開這個局麵的人隻有一個,那就是劉子光。

“劉子光,想個辦法讓大家冷靜下來,如果這小子被打死了,真相就永遠掩埋了,你也不希望這樣,對麽!”噪雜的喧嘩中,胡蓉的聲音顯得尖利而清晰,一雙充滿期望的眼睛望著劉子光。

劉子光不為所動。

“這個是從車裏找到的手機,上麵有和楊峰通話的記錄!”胡蓉舉起了手中的塑料袋,裏麵是一部嶄新的iphone4。

劉子光點點頭:“好,我信你。”衝遠處的貝小帥做了個手勢,原本聒噪起哄的一幫青壯便偃旗息鼓了,領導們再好言勸慰一番,許綠『色』∷小說吧、酒吧、電玩室的輟學少年,名字叫於小同,今年還不滿十六歲,但已經是派出所的常客了。

於小同是單親家庭長大,自幼喪母,父親身陷囹圄,唯一的哥哥於大同也於去年死於一場江湖鬥毆,他屬於標準的問題少年,而且社會經驗相當豐富,膽子很大,麵對警察的拷問,咬死口就說自己僅僅是把油門當成刹車了,絕非故意撞人。

至於那部iphone4,於小同說是自己撿的,根本就沒用過,麵對這種死硬的少年犯,刑警們無計可施……

……

第二天,劉子光親自去刑警大隊找胡蓉了解情況,徹夜未眠的胡蓉一臉疲倦,很無奈的說:“人已經放了。”

“什麽!放了?殺人凶手就這樣放了?”劉子光一臉的不可置信。

“沒辦法,他還是個孩子,就算觸犯刑法都不會追究,何況隻是一起交通意外。”胡蓉的神『色』很黯然,聲音也有些沙啞。

“交通意外?你相信麽?分明就是受雇殺人,對方算準了他是未成年人,所以才找他喊的,這點貓膩難道你們看不出來?”

胡蓉搖搖頭:“查看了他的出生證明和戶口簿,確實不滿十六周歲,連刑拘他都很困難,上麵壓力很大,隻能釋放,你說的那些我都明白,但是需要證據,證據,你明白麽!”

“汽車是誰給他的,手機裏的號碼是怎麽回事?為什麽要故意撞人,疑點重重,到處都是突破口,你們竟然把他放了!”

“車是借來的,手機裏的號碼不能證明什麽,因為是他打出而不是楊峰打入,而且通話時間隻有一秒,完全可以解釋為打錯。最主要的是,他還不滿十六歲,我們不能刑拘他,甚至連問問題的方式都要受到製約,現在那幫記者一直在盯這件事。”

“這麽說你是無能為力了?算他走運。”劉子光一攤手,扭頭走了,胡蓉在後麵追了幾步:“你千萬不要『亂』來!”

劉子光沒有回頭,隻是擺了擺手,表示自己不會『亂』來,但胡蓉還是不放心,回到辦公室抓起了電話:“目標去了哪裏?有什麽發現?”

收到回答之後,胡蓉又說:“分兩個人去盯著劉子光,一有情況馬上報告!”

……

劉子光回到家裏,刷鍋洗碗打掃衛生,把地板全拖了,玻璃也擦了一遍,還下廚做了一桌飯菜,陪父母在家吃飯看電視盡孝道,絕口不提車禍的事情,他這樣反常,老爸老媽反而更不放心,提心吊膽的問道:“小光啊,千萬別幹傻事啊,現在正嚴打呢。”

劉子光說:“哪能啊,我相信黨,相信法律,一定會還我們公道的。”

老爸老媽都覺得這話從劉子光嘴裏說出來怪怪的,但又說不出哪裏怪,隻好說:“小光你這樣想最好了。”

兄弟們陸續提著營養品到家探望阿姨,卓力、貝小帥他們都是一臉的憤然,在陽台抽煙的時候,卓力嚷道:“警察都是幫廢物,那種小痞子抓住了照死揍,還怕他不吐口?”

貝小帥說:“要我說,問也不要問,直接弄死裝麻袋丟淮江裏,一了百了,這種人渣長大了也是個禍害,反正這事兒肯定是楊峰指使的,沒跑!”

然後兩人同時將目光投向劉子光:“光哥,你發個話吧,該怎麽弄就怎麽弄。”

劉子光卻岔開話題說:“吃水果,吃水果。”

……

健身俱樂部,楊峰剛衝完澡出來,用浴巾擦著蓬鬆烏黑的頭發,李誌騰在旁邊接著電話,嗯嗯啊啊一陣子之後,一臉興奮的對楊峰說:“楊子,劉子光家倒黴了,他媽被車撞了,聽說鬧的不小。”

楊峰不以為意,淺淺一笑說:“這就叫活該。走,喝酒去。”

帶著滿滿一車保鏢來到酒吧,今天楊峰興致很高,請所有兄弟敞開了喝酒,自己也幹了半瓶芝華士,他豪爽的氣度和瀟灑的外形引起了酒吧內一位妖豔女子的注意,眉來眼去之後兩人就勾搭上了,借著酒勁楊峰就想把女子拖到洗手間裏就地正法,但是這個女子卻是歡場老手,沒有『摸』到楊峰底牌前不肯輕易就範。

她嗲聲嗲氣的說:“人家不習慣在洗手間裏嘛,帥哥你的車呢?”

楊峰也是老手了,知道這種女子的習『性』,他爽朗的大笑,從皮帶上摘下寶馬x5的遙控折疊鑰匙拍在吧台上:“會開車麽,我喝多了,你來開吧。”

看到寶馬的標識,女子的眼睛頓時一亮,說:“真的可以讓我開麽?”

“走吧!”楊峰抓起鑰匙,攬著女子的小蠻腰搖搖晃晃的走出酒吧,還不忘給李誌騰打聲招呼:“李子,待會別跟著我。”

李誌騰心有靈犀的一擠眼:“放心忙你的,小心別把車震壞哦?”

女子一跺腳,拋了個媚眼給李誌騰:“死相,你朋友好壞啊。”

楊峰哈哈大笑,帶著女子出了酒吧,上了寶馬x5,徑直往江邊開去,濱江大道上燈紅酒綠,霓虹閃爍,身旁美女伴駕,香風襲人,楊峰眼神有些『迷』離了,借著酒勁嚷出兩句詞來:『亂』花漸欲『迷』人眼,寶馬雕車香滿路。

“哇塞,看不出你還是詩人呢,喂,詩人你怎麽了,眼都直了。”副駕駛位子上的女子忽然發現楊峰的眼神很不對勁,直勾勾的盯著後視鏡,臉『色』也開始變得蒼白起來。

“酒後駕車更要注意安全,握好你的方向盤,盯著前麵。”後座上傳來一個冷酷而陌生的聲音。

後視鏡裏,那人一襲黑衣,臉上蒙著麵罩,手裏平端著一把手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