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一百五十二章 禦魂宗的可怕

楚縈韻有些心寒,融魂之境的高手號稱“絕世”,相比於龐大的修煉者的基數來說,絕世高手在修煉界上那是鳳毛麟角,禦魂宗竟然能夠奴役融魂高手的靈元精魄,並將其祭煉成戰奴,確實讓她一陣驚歎,不過這也從中說明了禦魂宗的強大與可怕。

肖澤居高臨下,將下方山崖上的戰鬥看得清清楚楚,起初看著楚縈韻占據了優勢,肖澤還悄悄的鬆了一口氣,但是現在隨著戰奴的出現,他的心再次緊張了起來。

“吼……”

“稻草人”發出一聲森然的怒吼,如同一隻發了瘋的野獸一般撲向楚縈韻,十米高的身型讓它看起來如同一個遠古巨人,每走一步都有著一種地動山搖的感覺。

麵對“稻草人”的撲殺,楚縈韻不閃不避,矯健的身影高高躍起,銀色的長槍在陽光下發出令人生畏的寒光,璀璨的槍芒仿佛能夠撕裂天地,狠狠的刺在了“稻草人”的身上,然而,尖銳的鋒芒在刺中“稻草人”之後,竟然爆發出一連串耀眼的火花,根本難以傷到它分毫。

“稻草人”發出一聲巨吼,似乎是因為楚縈韻的行為將它激怒了,那隻沒有手掌的手臂,挾帶著一股力劈山河之勢,凶猛的砸向前方的楚縈韻,洶湧的勁氣仿佛有開山裂石之力,震懾蒼穹,威猛難擋。

楚縈韻震驚,雙手握槍擋在了身前,浩然的掌力眨間即至,狠狠的砸在了楚縈韻的長槍上,恐怖的能量波動在整個山崖上浩蕩,巨大的力量似怒海狂濤,將長槍瞬間砸得彎曲,光華閃爍,氣浪翻滾,楚縈韻當場被砸得倒飛了出去,護體罡氣差點在這一擊之下被震散。

身形一轉,卸去了身上巨大的衝擊力,楚縈韻平穩的落在了山石上,不過此刻他的臉色卻是一白,顯然挨了“稻草人”一擊的她,此刻的她也非常的不好受。

遠處,黑袍人望著被“稻草人”擊退的楚縈韻不知道在想些什麽,隻見得他右手幾根手指輕輕一動,“稻草人”便快如閃電一般再次向前衝去,在黑袍人的幾根手指上,此時正有幾條金絲線連接在“稻草人”的雙臂和雙腿上,這幾條金絲線纖細無比,肉眼幾乎不可見,“稻草人”的一舉一動正是由這幾根金絲線在控製。

楚縈韻臉色大變,黑袍人的這具戰奴非常奇特,竟然能讓戰奴寄身在金絲編製的小人內,力大無窮不說,還刀槍不入,想要傷到其中的戰奴都很難,雖然它能夠施展的神通並不多,但是僅憑著這份巨力以及刀槍不入的寄身體就可以與融魂高手一戰。

不過這些並不足以讓楚縈韻畏懼,戰奴的實力再強大詭異,也隻是由人來操控的,隻要擒殺了操控者,它就成了死物一隻,嬌嗬一聲,楚縈韻身法展開,自原地快如閃電一般衝向黑袍人。

一道道槍芒如同天降神罰,奪目的鋒芒燦若神光,“稻草人”在黑袍人的控製下,迅速的閃到了麵前,雙臂齊揮發出大片的光芒,將楚縈韻的槍芒全部接引了過來,楚縈韻的槍芒雖然洶湧,但卻萬難傷到黑袍人分毫。

不過黑袍人也沒有完全仰仗著戰奴的保護,他的實力本就不弱於楚縈韻,即便是單對單的情況下,他也不一定就會輸給楚縈韻,自然不用怕她,雙掌頻頻動作,向著奔襲而來的楚縈韻打出一道道洶湧澎湃的掌力,場中殺氣衝天,山搖地動,整個山崖都巨烈的晃動了起來。

同一時間,肖天應與鬼天源的戰鬥也進入到了白熱化,戰場中,魔氣浩蕩,劍氣縱橫,兩人交手已經不下於千餘招,盡管鬼天源已經祭出了天魔骷,但是憑借著敏銳的身法,肖天應硬是與他周旋了這麽久。

這當真是一場龍爭虎鬥,也是山崖上戰鬥最激烈的一方,鬼天源頭頂天魔骷,神秘的步法令他來去如電,雖然難以奈何肖天應,但是卻也使得肖天應疲於招架。

“肖天應,本我想與你光明正大的公平一戰,但是眼下看來短時間內我們是無法分出勝負了,我不想再繼續拖延時間了。”鬼天源手持鐮刀奇兵,劈砍出一道森然的刀芒,大喝道。

“少廢話,若真的想跟肖某公平一戰,為何要祭出天魔骷,還是趕快將你那些鬼魁邪物召喚出來吧,不然單憑這魔骷也休想護得住你!”肖天應豪氣衝天,狂妄的大笑著,盡管知道鬼天源要祭出戰奴了,但是卻沒有一絲懼意。

鬼天源氣息陰冷,一股邪氣自他的體內透發而出,旋即抬起頭,隱藏在黑袍之下的嘴巴輕輕一張,頓時,兩個黑點被他吐了出來,黑點迎風變大,眨眼間便化為了正常人大小,兩具高大威猛的戰奴出現在肖天應的麵前。

目光掃過另兩外處戰場,再望向眼前的鬼天源以及他的兩具戰奴,肖天應心中極度震驚,沒想到鬼天源竟然能夠一下子祭出了兩具由靈元精魄祭煉而成的戰奴,加上鬼天源自己的話那就是三名融魂高手的戰力,如果還算上與楚縈韻對戰的黑袍人和他的戰奴,以及與周乾、李雲聰對戰的黑袍人和陰魔八子,那就是七名融魂高手的戰力。

這麽一股強悍的神力簡直可以橫掃一派,就連當今修煉界最頂尖的六大門派以及六大聖地麵對這股力量都會遭到毀滅性的打擊,隨隨便便走出的三名絕世高手就有這麽強大的戰力,難道禦魂宗真的強大到這個地步?肖天應不敢想象。

“好好好……不愧為修煉界上最為強大與神秘的門派,隨隨便便走出三人就有這麽強大的戰力!”肖天應話語冰冷,道:“都一起上吧,肖某今天戰得興起,就讓我痛痛快快的大戰一番吧!”

鬼天源不語,獨自躍上了天魔骷,然後驅使著兩具戰奴同時的向肖天應逼近,空中鬼天源腳踏天魔骷飛行如電,而地麵上的兩具戰奴也奔行如風,迅疾的身影預示了兩具戰奴也都有著融魂之境的水準。

半空中,肖澤在震驚之餘也不禁擔心起了父親的安危,隨著鬼天源以及另外兩名黑袍人祭出戰奴後,戰場上的局勢瞬間逆轉,讓人心中無法安寧。

肖天應大喝一聲,頭發根根倒立,他雙眼血紅無比,麵對著三名同階的戰力圍攻,骨子裏的那股高昂的戰意被徹底的激發,一團奪目的光芒自肖天應身上綻放而出,他如同一輪熾熱的驕陽,爆發出一股洶湧澎湃的氣息,在整座山崖上浩蕩。

“鏗鏘”

肖天雙手持劍,透發著無盡的殺意,麵對著衝騰而來的鬼天源以及兩具戰奴,肖天應長劍向天,突然衝天而起,他一飛衝天,高度甚至遠遠的超過了站在天魔骷上的鬼天源,此刻肖天應渾身上下金光繚繞,身化一道金色的巨人,俯視著下方的鬼天源,肖天應劈斬出一道數十丈長的劍芒,璀璨的光芒如同天降神罰,洶湧澎湃的能量波動滾滾而下。

鬼天源沒想到肖天應突然變得這般生猛,大叫一聲不好,急忙向後退去,同時雙手握著鐮刀奇兵催動著自己全部力量向空上劈去。

“轟隆隆……”

兩兵相撞頓時爆發出一股洶湧的能量風暴,浩瀚的能量流似無盡的海浪一般身四周震蕩開來,不過鬼天源畢竟是倉促應戰,雖然同樣凶猛,但後勁有些不足,抵擋肖天應的力量也稍稍一緩,剛猛的力量瞬間湧遍鬼天源的全身,連同著天魔骷一起被肖天應斬退了上百丈的距離。

肖天應並未就此停手,身體在空中化為一道金色的電光,突然俯身衝向地麵上的兩具戰奴,神劍所向,萬夫莫擋,璀璨奪目的鋒芒長達十丈,洶湧的能量流似驚濤拍岸,凶猛的朝著兩具戰奴立劈而下。

“噗嗤……噗嗤……”

措不及防之下,兩具戰奴頓時被肖天應的劍芒劈中,掃飛了出去,如果換作是普通的修煉者的話,肖天應這一劍絕對可以要了對方的性命,但是這具戰奴乃是由融魂高手的靈元精魄祭煉而成,完全是由神魂組成的一股能量體,盡管被斬中,但卻並未消散,要想真正滅殺掉這種戰奴,除非耗幹它的魂力,震散它方可。

肖澤對這一切並不知曉,看見戰奴被肖天應一劍斬中,卻像沒事一般,心中頓時驚異,禦魂宗煉製的這些戰奴真的太可怕了,簡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強。

不過肖天應的這一劍給兩具戰奴帶來的傷害也非常巨大,細心之下就會發現,兩具戰奴透發出來的魂力明顯比剛被祭出時弱了很多,對於禦魂宗煉製出的這種戰奴來說,魂力是支撐整巨戰奴最根本的東西,魂力一旦被消弱戰奴的戰力也會隨之減弱,直至最後所剩的魂力不足以維持它的形態,而徹底的消散在天地間。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