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二百二十四章 夜

“對不起楚兄弟,在下太冒失了!”聽得二哥的訓斥,小四連忙走到了肖澤身旁道。

肖澤眉頭一蹙,秦原四兄弟的老二還真不簡單啊,還沒等他開口,就開始責備自己的兄弟,並讓他向自己賠罪,如此一來,他就算是心中不快,想要怪罪對方,也不好開口了。

不過肖澤並沒有真得打怪罪他們,畢竟小四也不是故意的,他總不能不分青紅皂白吧,反正自己一旦進入北川後,就會與他們分開,即便露了財,也不需要太擔心什麽,再者,看到夜明珠的也就是周圍的這些雇傭,以肖澤的實力,就算這些雇傭想怎樣,也威脅不到他。

“好了,都別在這愣著了,趕快收拾一下東西,我們繼續趕路!”突然,漠寒雇傭團的小團長宋慶雲開口,打破了緊張的氣氛。

這時周圍的雇傭這才醒轉過來,剛剛他們全都被肖澤行囊內的寶物吸引了,竟忘了這可是一個趕走了二階妖獸的主,差點就動起了歪念頭,此刻醒悟,無不驚出一身冷汗,趕忙去打掃戰場。

肖澤眉頭微皺,財錦動人心,這個宋少團長表現的太過平靜了,那幾十顆夜明珠,仿佛根本就沒有引起他心緒的一絲波瀾,這有些不太正常,他可不認為宋慶雲是一個能夠麵對錢財,而不為所動的磊落之人。

不過他倒並不是太擔心,以肖澤的實力,這個傭兵團還不足以讓他感覺到威脅,若是真有人不本份,動起了歪念頭,他倒也不介意給這些人來個終身難忘的教訓。

“算了,他也不是故意的!”扭過頭來,肖澤對著秦原四兄弟道。

聽得此言,秦原四兄弟頓時鬆了口氣,他們還真怕肖澤動怒,怪罪他們。

打掃好了戰場,一行人又繼續上路了,不過經曆過剛剛一連串的事件後,整支隊伍的也發生了變化,一路上竟無一人開口,氣氛顯的格外壓抑與沉悶,自從出北陵城已經有一天半了,這段時間裏,一直與肖澤走在一起的秦原四兄弟,也有意無意間,與肖澤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細心觀察可以發現,很多人雙目中不時有異色閃動,眾人盡管是在悶頭趕路,但是也會像向肖澤投去貪婪的目光。

這自然瞞不過肖澤,隻是他裝作無覺罷了,自顧自的向前走著。

趕了兩個多時辰的路,其間沒有人說過一句話,就連宋慶雲與徐主事都感覺到氣氛的壓抑,半晌後,徐主事也緩緩的來到了肖澤身旁,客氣道:“小兄弟真是好身手啊,沒想到此次雇傭隊伍裏,竟出了像小兄弟這等年輕俊傑!”

這個隊伍裏,除了秦原四兄弟還算本份之外,其他人莫不是在各懷鬼胎,隻有這位徐主事,肖澤暫時無法看透他的心思,畢竟徐主事年事已高,又是萬寶閣的主事,經曆過場麵,自然不是身後的那些雇傭所能比的。

雖然看不透徐主事,但是人家畢竟主動與自己攀談,且言詞客氣,肖澤自然不可能裝清高不理人家,所以他也拱了拱手,謙虛的道:“徐主事客氣了,天下之大英雄備出,比在下還要年輕且修為高的人數之不盡,以在下這點修為怎能當得起俊傑二字。”

徐主事笑了笑道:“小兄弟到是過謙了,以小兄弟的年紀和修為,天下能與比臂者也是少有的,真不知什麽地方才能走出小兄弟這等才俊!”

肖澤笑了笑,這是在摸他的底嗎?果然老奸巨猾,不過肖澤自然不可能說出自己的出處,笑了笑,肖澤並沒有回答。

徐主事也不在意,又接著道:“小兄弟此次為我萬寶閣的這次任務付出太多,等回到北陵城後,老夫定當請商行上麵,重金酬謝小兄弟。”

“這倒不必了,在下既然收了傭金,就有責任為隊伍出力!”肖澤擺了擺手,不嫌不淡的道。

“不知道小兄弟有沒有興趣加入我萬寶閣?”徐主中莊嚴的站在那裏,繼續含笑道。

聽得徐主事話,肖澤一陣詫異,沒想到他竟然直言拉攏他,搖了搖頭,道:“嗬嗬,真是抱歉,我這個人不喜拘束,而且在下還在很多仇家,若加入貴閣恐怕會給你們帶來不少麻煩,所以恐怕要辜負徐主事的一番美意了。”

“嗬嗬,沒關係,若日後小兄弟想通了,可隨時來找我,我萬寶閣的大門隨時為小兄弟敞開。”聽得肖澤的話,徐主事無所謂的笑了笑,對肖澤拱了拱手,向旁邊走去了。

望著匯入人群中的徐主事,肖澤眼睛緩緩的眯了起來,這個老家夥真的不簡單,讓他根本摸不清對方在打什麽注意。

正在肖澤沉思時,一旁的宋慶雲也走了過來,他笑容看似溫和,不驕不躁,很容易給人產生好感,可是肖澤卻皺起了眉頭,他早就看出來,這位漠寒雇傭團的少團長不是個好東西,此刻心中恐怕又有什麽壞念頭。

“在下漠寒雇傭團的少團長宋慶雲,小兄弟的神威真是讓在下佩服的五體投地!”

宋慶雲到來後,首先就是對肖澤一陣恭維,肖澤對此人沒有什麽好感,自然也不願與其過多的交流,應付了幾句就離開了,使得宋慶雲眉頭一皺。

不一會兒,秦原四兄弟也向肖澤靠了過來,為首的秦原滿臉愧疚之色,走在肖澤的身邊底聲道:“楚肖老弟,真是對不住啊,要不是我們……”

秦原自然看得出雇傭隊伍的變化,他自己是雇傭,對這類人群更加了解,這些人都是為了錢財,可以不要命的,否則也不會來做這種危險係數極高的事情了,現在別看大家表麵上都還平靜,但是內心裏說不定正在謀劃著怎麽算計肖澤呢。

雇傭每天都要擔心自己的性命隨時丟了,整天過著刀口舔血的生活,誰又真的願意?肖澤身上有重寶,若是得到,他們就可以金盆洗手了,即便危險,也有人想冒險一試,現在不動手,隻是礙於肖澤那強大的實力。

“都是我的錯!”小四也低著頭,沒有了往日的活潑,他知道自己為肖澤招惹了麻煩。

肖澤微微一笑,他並沒有因為小四的莽撞行為而動怒,隻是他們自己心裏過意不去,很自責,這反麵讓肖澤生出了一絲好感,相比之下,旁邊的那些人就顯得太醜陋了。

“沒關係,你們不用為我擔心!”肖澤微微一笑道。

經過中午的折騰,再加上下午清理戰場所花費去的時間,天色本就不早了,所以在眾人走出大約幾十裏後,天色就已經黑了下來,不久後在徐主事與宋慶雲的命令下,眾人開始搭起了帳篷。

在眾人一起動手之下,二十個帳逢很快就被搭好,不知道是因為肖澤白天所表現出來的實力的緣故,還是宋慶雲別有用心,今天晚上他讓這些雇傭騰出來了一間帳逢,讓肖澤一個人住。

不過,肖澤拒絕了,最終他還是跟秦原四兄弟住在了一起。

帳篷內,氣氛沒有了前幾日那般活絡,相反的有些沉悶,不知是因為肖澤表現出的強大實力,使得秦原四兄弟心中萌生了敬畏,還是因為四人在為白天的事自責,帳篷內的幾人沉默著,就連平時最活潑好動的小四,此時也老實了下來。

不一會兒,秦原帶著他的三位兄弟默默的走出了帳篷,肖澤略感詫異,不過也並未多問。

帳篷外,寒風呼嘯,冷風吹拂帶起一陣刺骨的寒意,秦原四兄弟被冰冷的寒風吹得直打哆嗦,老三吳越望著秦原,道:“大哥,我的真的要在外麵過一夜啊?”

秦原歎了一口氣,道:楚兄弟身有重寶,我們還是不要跟他睡在一起的好,雖然我等並無窺視之心,但是也不想讓別人總是提防著我們,索性在這外麵待著還清淨!

“我看楚兄弟不是那麽小心眼的人吧!”小四嘟囔著,外麵太冷了,他也不想待在這裏!

“你還說,平時讓你老實點,你就是記不住,要不是你哪能出這麽多事!”秦原長歎一聲,旋即又接著道:“而且我怕今天晚上會不平靜啊!”

“大哥說的不錯,我們晚上最好還是不要跟楚肖兄弟在一起,盡管消除他對我們的疑慮,楚肖兄弟絕非一般人,到時若是真的有事情發生,絕對不可能善了,萬一他將我們當做心懷不軌之人可就不好了!”老二吳越是秦原四兄弟中最細心,最足智多謀的一人,他在麵對事物前總能做出最準確的判斷和決定!

帳篷內,肖澤眉頭一掀,秦原四兄弟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卻不可能瞞過他的六識,幾人的對話被清晰的傳入了肖澤的耳朵,肖澤一陣錯愕,原來幾人離開帳篷是為了消除他心中的疑慮,真不知道該怎麽說這幾人,其實根本就不需要。

不過,肖澤並沒有點破,幾人是怕肖澤對他們心生提防之意才這麽做的,他若道破反而會讓他們心中不自在,索性不如裝做不知,任由他們自己。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