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二百二十五章 密謀

秦原四兄弟離開了帳篷,現在這個帳篷成了肖澤私人專屬的了,他幹脆坐了起來,雙腳盤繞,雙手結印開始進入了修煉狀態,肖澤一直以來修煉都非常勤奮,平時很少會浪費時間,隻是這幾日混在雇傭隊伍中,修煉起來並不方麵,這才稍微滯耽了下來。

肖澤緊閉雙目,一絲絲天地靈氣不斷向他周身匯聚,帳篷外,秦原四兄弟點燃了一簇篝火,圍坐在四周取暖,在這寒風刺骨的深夜,他們根本無法入睡。

誰也不知道,此時,遠處的坐林中,正有幾夥人在鬼鬼祟祟的注視著這裏,看到秦原四兄弟圍坐在帳篷前,眉頭皆是緊皺,這幾夥人三五成群,少的有七八人,最多的一夥竟有將近四十來人,他們盯著前方的帳篷,悄悄的移動著方位,想要看看帳篷四周有沒有可趁的機會。

突然,有兩夥人群相遇到了一起,雙方人馬大驚,不過卻都很有默契沒有出聲,緊繃的氣氛持續了片刻,雙方又都不約而同的沉寂了下來,旋即匯聚到了一起,組成了一支更加強大的人馬。

幾夥人潛伏在四周不斷的等待,一直到了後半夜,最後全都聚集在了一起,經曆過最初相遇時的錯愕、驚張和對峙後,六十多人最終默契的聯合在了一起,像是達成了某種共識。

帳篷內,肖澤運轉起《三轉青靈訣》,一縷縷天塊靈氣不斷向他周身匯聚而來,被他吸收強大著已身,靈覺之力浮散開來,方園幾裏內的景物盡皆在他的感知中,忽然,肖澤嘴角微微一翹,露出一抹嘲諷之意。

淩晨時分,空氣變得更加寒冷了,然而秦原四兄弟都依舊沒有睡去,一來,外麵的寒風刺骨,使他們不能入眠,二來,他們怕今夜會有大事發生,也不敢睡去。

可是,如此一來,遠處叢林中的眾人開始急躁了起來,很多人都有些按耐不住了,眼看著天就快亮了,可是坐在肖澤帳篷前的秦原四兄弟卻遲遲不肯入睡,使得他們根本找不到接近的幾會,很多人都開始焦急了起來。

又過了許久,天空上已經出現一絲光明,眼看著天就要亮了,叢林中,一群人都等不及了,終於在某一刻,開始動身了起來,他們要冒險一試,闖進肖澤的帳篷內,將他擊殺,然後奪得他手中的寶物。

突然,一道身影如同鬼魅般閃現,擋在了這群人的麵前,眾人大驚,場麵立刻變得緊張了起來,片刻後,一位應該是人群的領頭人向後揮了揮手,示意眾人不要衝動,暫且退走,放棄了今夜的行動!

一群人聚集在叢林中,然後又悄無聲息的退去,這一切都沒有逃過肖澤靈覺的感知,不過他並沒有前去阻擊這些人,而是任其離去了。

一群人穿過叢林,從另一個方向偷偷繞回了肖澤旁邊的十幾座大帳中,他們悄無聲息,並沒有驚動肖澤帳篷前的秦原四兄弟。

“徐主事,你這是何意?”回到帳篷內,宋慶雲臉色難看,他惦記肖澤身上的寶物,想要弄到手,今晚,帶著手下做了不光彩的事,現在又突然被萬寶閣的徐主事撞破,頓時感覺臉麵有些掛不住了。

徐主事微微一笑,目光略帶著深意的看了看宋慶雲一眼,淡淡的道:“沒想到宋少團長在此聚集了這麽多人,著實讓老夫意外啊!”

聽聞徐主事這番略有所指的話語,那宋慶雲臉色也是略有些不自然,身為北陵城最大雇傭團的未來接班人,卻是暗中做起了殺人越貨的勾當,且對象還是對自己有恩的人,這般消息若傳出去去,對於他這個漠寒雇傭團的接班人乃至整個漠寒雇傭團來說,可不是什麽好事,

畢竟人家既然要請雇傭團,那麽肯定有貴重物品需要守護,如果讓人家知道他漠寒雇傭團的少團長在執行任務的時候,盯上了人家的寶貝,準備殺人守寶,那麽以後還有誰敢去請漠寒雇傭團的雇傭。

沒有人不擔心自己的前途和未來,所以說,如今見徐主事出現,那宋慶雲心中也是閃過些許陰寒,若非徐主事本身是一名一絕之境的煉氣士,讓宋慶去有些忌憚,恐怕他早就生出了殺人滅口的衝動。

“宋少團長莫不是對楚肖小兄弟好奇,想要一探究竟?”徐主事目光在宋慶雲身上掃了掃,旋即怪笑道。

“徐主事這是什麽意思?”宋慶雲聞言,臉色瞬間變的難看之極,帳逢內,氣氛便是突然的凝固了下來,所有人都緩緩的握緊了手中的兵器,大有一言不合大大出手之勢。

想要謀取肖澤寶物的事情,這些人都有份,他們不知道徐主事會不會幫助肖澤,將他們的醜行揭露出來,此事一旦暴露,他們將死無葬身之地。

“嗬嗬,宋少團長,那個叫楚肖的年輕人雖然看起來頂多也就十七八歲,可他畢竟是入階高手,甚至還有可能達到了第二大境界,宋少團長就這麽帶著人衝過去,我敢說,至少有一半人恐怕都將性命不保,而且如果宋少團工被他盯住了,我相信,在他臨死之前,絕對可以拉上你。”就在這氣氛突然凝固間,那徐主事突然對宋慶雲笑道。

看著宋慶雲並不說話,臉色難看的盯著他,徐主事笑了笑,又道:“宋少團長為什麽這麽看著我?難道怕我去告密?放心,你是我萬寶閣請來的人,這次去北川還要多仰仗你呢?我之所以阻止你們動手,隻是不想讓你們去送死!”

“哦?還請徐主事指點!”聽聞徐主事的話,宋慶雲的臉色稍微緩和了一點,他明白了,這個徐主事恐怕也動起了什麽念頭,不過他並沒有點破,對於這個笑麵虎,他還是有著一絲戒備和忌憚的。

徐主事露出一抹陰笑,然後從懷中掏出一個小瓷瓶,遞給出宋慶去,道:“這裏是一瓶迷藥,無色無味,隻要將此藥帶在身上,在不經意間,將瓶口打開,瓶內的迷藥將自動散發到空氣當中,即便是入階高手若吸入一絲,也會被迷倒。”

接過了瓷瓶,宋慶雲端到眼前看了看,旋即將目光望向徐主事,二人相視,露出一抹會心的笑容。

“宋少團長早點休息,老夫告辭了!”徐主事笑著道。

“慢走!”宋慶雲道。

望著徐主事離去的背影,宋慶雲臉龐上的笑容漸漸收斂了起來,逐漸變化成了陰寒之色,原本他以為徐主事是要阻止自己謀取肖澤身上的寶物,但是沒想到的是,對攔下自己竟是為了要分一杯羹,扔下一瓶迷藥就置身事外了,當真是老奸巨猾。

“今天的行動取消!”扭頭望向身後漠寒雇傭團的雇傭,宋慶雲冷聲道。

“宋少團長,那我們什麽時候再動手?”

聽聞行動取消,帳篷內六十來名雇傭中,有二十多人都急躁了起來,開口的雇傭也是這二十多人中的一員,他們不屬於漠寒雇傭團,隻是萬寶閣招募的獨行雇傭,這些人加上肖澤與秦原四兄弟本來有五十人,可是經過黑熊襲擊過後,隻剩下了三十來人就連漠寒雇傭團,也隻剩下了不到四十人。

這些人對肖澤身上的夜明珠同樣起了窺視之心,想要弄到手,結果在叢林中,與宋慶雲帶領的漠寒雇傭團眾人相遇,為了怕打草驚蛇,雙方並沒有發生衝突,而是暫時聚到了一起,後又被徐主事一同驚退。

這些人一聽行動取消,頓時有些按耐不住了,他們與宋慶雲一夥人懷有共同的心思,但又不是漠寒雇傭團的人,擔心宋慶雲再次行動時會將他們甩開,那樣他們這二十多名雇傭什麽都得不到了。

宋慶雲雙目閃過一絲陰色,說實話他還真想將這些人甩開,畢竟多一個人就要多分掉一份,但是眼下形勢卻不容他獨吞,若是真的不帶上這些人,他們恐怕也不會願意,到時候肯定會破壞計劃。

“我們明天晚上動手,到時候諸位可以一起前來,凡是參與者,所得之物盡皆有份!”宋慶雲微微一笑,裝作一幅很豪爽的樣子。

“我們聽少團長的!”聽聞宋慶雲的話,二十多名獨行雇傭刻放下心來,隻要不將他們撇下,什麽都好說,而且宋慶雲乃是一名入階高手,到時候對付肖澤的事,有他作為主力,他們的成功率會更高。

“那好,諸位先且回去,千萬不要打草驚蛇了!”宋慶雲看似客氣的對著這些獨行雇傭道。

“好!”這些獨行雇用重重的點了點頭,整個人看起來像是充滿了勁兒般,明明是要做打家劫舍的勾當,但是看樣子卻像是在密謀一件大事一般。

不一會兒,二十多名獨行雇傭就離開了宋慶雲的大帳,望著那還在擺動著的帳簾,宋慶雲雙目緊縮,閃過一道冰冷的光芒。

翌日,當第一縷陽光灑向森林時,肖澤伸了一個懶腰,緩緩的走出了帳逢。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