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龍全傳
字體:16+-

第二十八回 鄭恩無心擒獵鳥 天祿有意搶龍駒

第二十八回鄭恩無心擒獵鳥天祿有意搶龍駒

詩曰:

春風從何來?吹彼芳樹枝。

客心多惆悵,日夕千裏思。

出門異南北,偕往任所之。

願言縶白駒,已見西日馳。

於心徒欲速,出沒成參差。

徘徊一室中,恍惚始來時。

沉沉西林路,光暗從此辭。

右節錄竹詫古體

話說趙匡胤與鄭恩在飯店之中,遇了玉石琵琶、粉麵狐狸兩個妖怪扮了走唱婦人,前來迷惑,反被鄭恩識破機關,兄弟二人同心並力,把二妖盡都打死,複了原形。匡胤正欲收拾行囊,出門上路,隻見鄭恩叫道:“二哥且慢,這兩個妖怪雖被咱們打死,但留下這個形象,不是好處;咱們有心除害,何不將他一齊收拾,免得又有後患。”匡胤道:“賢弟言之有理。”遂叫兩個夥家進來,把狐狸抬出店外,就在空地上取火焚燒,隻覺得陣陣風飄,焦毛爛臭。須臾煨燼,便把這枯骨搗碎,拋棄於野。那鄭恩又把那玉石琵琶取將出來,仍放在空地之上,揚起了酸棗棍,猛力一下,打做了七八塊,塊塊都有血痕。匡胤見了,也自高興,執了神煞棍棒,弟兄兩個,一頓亂打,頃刻間打成齏粉,叫那夥家把來掃去。兩個一齊回進店房,隻見房中排設一席酒筵,那店家在旁等候。匡胤動問其故。店家道:“蒙二位好漢力除妖孽,免了民害,小店無以為報,隻得薄治一杯蔬酒,少添二位的豪興,望勿推辭。”匡胤道:“既承老店主厚意,俺們隻得領情便了。”那店家便請二人入席,自己執壺相敬,勸了多時,告辭出去。弟兄兩個,對飲談心,各各盡量而散。看看天色將晚,出門不及,隻得住下,又過了一宵。

次日清晨起來,弟兄二人各自收拾行李,出房辭謝了店家上路。匡胤乘馬,鄭恩步行,兩個取路望西而走。此時正是初春天氣,正見草根透綠,樹木萌芽。趟趕程途,非止一日,早見前麵有座村鎮,匡胤道:“兄弟,俺們連日行路,有些辛苦,何不進這鎮市,尋下店家,歇息數日,再行何如?”鄭恩道:“二哥說得不差。樂子也走得不耐煩,也要歇息歇息。”說罷,二人進了鎮口,看見人煙湊集,鬧熱喧嘩。當時尋下了招商店,把馬匹交與當槽的喂著,揀了一間潔淨的客房住下,安頓行李。須臾酒保送上酒食,二人用畢。看看天色已晚,二人各自安寢。

次日,用過了早飯,匡胤便叫店小二問道:“此處叫什麽地名?”小二道:“客官,我們這個去處,乃是東西要路,名喚平陽鎮,極是熱鬧的。”匡胤謂鄭恩道:“三弟,我們東奔西馳,隻為訪尋大哥而來,不道連走幾處,並無下落。今到平陽鎮,久聞是個通衢大路,來往人多,我們左右閑住在此,何不到外麵走走,或者遇著大哥,亦未可知,賢弟你道何如?”鄭恩道:“二哥說得不差,隻是咱們莫要白走,帶著馬去遛遛韁,放放青,也是好的。”匡胤依允。鄭恩遂到槽頭解了馬,牽將出來。匡胤鎖上房門,一齊出店而走。到那大街之上,真的店鋪相連,往來不絕。兩個魚貫而行,來至三岔路口,不道行人阻住,挨擠不開,眾人你推我攘,哄的一衝,竟把弟兄二人衝為兩處。匡胤不見了鄭恩,分開眾人,四望找尋,不見蹤跡,心下想道:“這魯夫不知擠到那裏去了?或者不見了我,牽馬先回下處不成?”心下疑惑,轉身便回店家去了。

未完,[自動加載所有內容]。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http://big5.quanben5.com/n/feilongquanzhuan/10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