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之精絕古城
字體:16+-

第25章

第25章

在盜墓之風最盛行的河南、湖南、陝西這三個地方,大墓不太容易找了,而且人多的地方做事不方便,還要以種莊稼蓋房子等行為做掩護,要幹最好就去深山老林,人跡罕至的地方。

要是說起在深山老林中,我所見過的大墓,排在頭一位的肯定是牛心山的那座。我上山下鄉的時候還太年輕,什麽都不懂,以我現在的閱曆判斷,那座墓應該是北宋之前的。盛唐時期,多是時興以山為陵,這種風氣一直延續到宋代初期,南宋以後,國力漸弱,再也沒有哪個皇家的陵墓敢有那麽浩大的工程了。

胖子問我,你不是說牛心山裏鬧鬼嗎?能不能找個不鬧鬼的搞一下,咱們對付狗熊野人倒也沒什麽,遇上鬼卻不知該如何下手。

我說,第一,這世界上沒有鬼,我上次跟你說的可能是我高燒產生的幻覺;第二,咱們這是初次行動,不一定非要動手開山。你還記得燕子他們屯子裏好多人家都有古董嗎?咱們去收上幾個回來賣了,就省得費勁拔力地折騰了。

當天,我們兩人分頭準備,胖子去把剩下的錄音帶都處理掉,我則去舊貨市場買一些必備的工具,手電、手套、口罩、蠟燭、繩索、水壺,最讓我喜出望外的是買到了兩把德製工兵鏟,我把工兵鏟拿在手裏,感覺就像是見了老朋友一樣。

這種工兵鏟是德國二戰時期裝備山地突擊師的,被蘇聯繳獲了很多,中蘇友好時期,有一部分流入了中國境內。德製工兵鏟很輕便,可以折疊了掛在腰上,而且鋼口極佳,別說挖土挖岩,到了危險的時候,掄起來還可以當兵器用,一下就能削掉敵人半個腦袋。

唯一遺憾的是沒買到防毒麵具,當年全國搞三防的時候,民間也配發了不少六零式防毒麵具,在舊物市場偶爾能看到賣的,今天不湊巧沒買到,隻能以後再說了。此外還缺一些東西,那些都可以等到了崗崗營子再準備。

總共花了一千五百多,主要是那兩把鏟子太貴了,六百一把,價兒咬死了,劃不下來。最後我身上隻剩下六塊錢了,這可糟了,沒錢買火車票了!

多虧胖子那把錄音帶甩了個精光,又把我們租的房子退了,三輪賣了,這就差不多夠來回的路費了。連夜去買了火車票,我當年離開那裏的時候還不滿十八歲,十幾年沒回去了,一想到又能見到多年不見的鄉親們,我們倆都有點激動。

第十一章黑風口野人溝

列車是轉天下午兩點發車,我們激動得一夜沒睡,我問胖子咱們總共還剩下多少錢,胖子數了數說還剩下一百五,這點錢也就夠回來的路費和夥食費。

我一想這不行啊,咱們十幾年沒回去了,空著兩手去見鄉親們,太不合適了,得想辦法弄點錢給鄉親們買點禮物才是。

胖子說幹脆把我這塊玉賣了換個千八百的。

我說你還是留著吧,你他娘的別總惦記著你爹留給你的那點東西,賣出去可就拿不回來了,別到時候把腸子悔青了。

最後我找出了一點值錢的東西,我們身上有塊鷹歌牌機械表,是我當上連長時我爹給我買的,屬於限量供應的限量版,有錢都不一定能買得到,在當時市麵上能值二百多塊錢。我去潘家園把表賣給了大金牙,這孫子什麽都收,一聽說我們要去內蒙動手,還讚助了我們一百塊錢,並約定我們找到的東西,由他來聯絡買主。

八十年代,三百塊錢足夠普通家庭過兩三個月的奢侈生活,是一筆很可觀的錢。用這三百多塊錢,我買了不少吃的東西,都是蜜餞、奶糖、罐頭、巧克力、茶葉之類的,這些在山裏是吃不到的,剩下的錢在黑市全換成了全國糧票。

兩天兩夜的路程在充滿期待的心情中顯得有些漫長,到了站之後還要坐一天的拖拉機,然後再走一天一夜的山路。

我們倆進山之後走了不到一天就再也走不動了,攜帶的東西太沉了,每人都要負重一百多斤,我咬咬牙還能堅持,胖子是真不行了,坐在大樹底下喘著粗氣,連話都說不出來。

多虧碰上了從屯子裏出來辦事的會計,我們插隊時他還是個半大的孩子,成天跟我們屁股後頭玩,一口一聲地管我們叫“哥”。

會計一看我們這麽多行李,趕緊又跑回村裏,叫了幾個人牽著毛驢來接我們,這些上了年紀的我們都認識,還有兩個十二三歲的丫頭,是我離開以後才出生的,她們都管我叫“叔”,我聽著就別提多別扭了。

我問會計:“怎麽屯子裏沒見年輕的男人們?”

會計回答說:“屯子裏的勞力們都跟考古隊幹活去了。那不是七六年唐山大地震嗎,雖然跟俺們這旮離得十萬八千裏,但是跟俺們這旮屬於一條地震帶,這一地震把喇嘛溝牛心山整個給震裂了,裏麵有座整的跟宮殿似的大墓,俺們屯子裏好些膽大的都進去搬東西。那家夥,好東西老鼻子去了。結果不知咋整的,驚動了縣政府,考古隊跟著就來了。說這是大遼蕭太後的陵寢,還把大夥家裏的好東西全給整走了,一件都沒留下。然後考古隊的跟牛心山那旮旯也不整啥,好像是說那山下麵還有好多好東西可挖,把屯子裏的勞力們都雇去幹活了,一個勞力管吃管喝一天還給三塊錢。這不都整好幾年了,也沒整利索,不少人還擱那幹活呢。”

我跟胖子一聽這話差點沒吐血,真是敢上我們哥兒倆燒香,連佛爺都掉腚。

不過也沒辦法,總不能去跟考古隊文物局那些公家人搶地盤吧。既然來了,玩幾天再說,回頭想辦法再找別的地方,反正大型古墓又不是隻有牛心山那一座。

快進屯子的時候,得到消息的鄉親們都在門口等著,大夥都擁了過來,問長問短的,燕子領著自己的女兒哭著對我們說:“哎呀,老胡胖子,你們可想死俺們了,怎麽一走這麽多年一點音信都沒有呢?”燕子她爹把我們倆緊緊抱住:“你們兩個小兔崽子,一走就沒影兒了,這回不住個兩三年,誰都不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