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

第九章 決鬥

字體:16+-

一提到玩劉婷可樂了,和剛才進來時看到的李爽一樣,手舞足蹈說:“在家的時候看電視了,聽歌了。出去就滑旱冰,遊泳,蹦迪,看電影,卡拉OK什麽的,反正。。。”

謝文東看看她一笑:“反正就是不愛看書,是吧?”

劉婷臉一紅,輕掐下謝文東的胳膊說:“討厭了你!”看著劉婷嬌蠻的樣子,惹得謝文東哈哈大笑,‘好可愛的女生啊!’但是謝文東又很快的把笑聲收回來了,因為他看見李爽噴火的目光正在盯著他,裏麵包含著‘委屈’。謝文東麵容嚴肅的拍拍李爽的肩膀:“兄弟,你真是受苦了。但是一定要忍受住,做一年愛國者吧!”

教室裏傳出李爽的咬牙聲:‘東哥!這一點都不好笑,我。。。。我委屈。。。’還有劉婷咯咯的笑聲。

中午張研江來找謝文東,小心說:“高老大知道昨天的事後非常生氣。但是她不會馬上和你動手的,還要再觀察你一陣。東哥,你得小心一點了!”

謝文東點點頭,問道:“昨天被我打的虎哥怎麽樣了?有多少人受傷?”

張研江回頭向走廊裏看了看,然後低語:“聽說虎哥的傷很嚴重,一時半會是好不了。這也是高老大生氣的原因,認為你太過份了,下手太恨。其他受傷的有十多個吧!”

謝文東一笑:“既然是敵人,動起手來我就絕不會留情。你是怎麽知道這些消息的?”

張研江說:“我現在雖然跟東哥了,但是我還有朋友在高老大那裏做小弟。是他對我說的!”

謝文東了解的點點頭,輕問:“這個人可靠嗎?他給的消息能信得過?”

張研江點頭道:“這個東哥你放心,我們是從小玩到大的,他什麽事都聽我的。我和他說我跟你的事,本來他是想跟我一起來東哥這裏,但我沒讓,我覺得暫時讓他在高老大那裏對我們能有幫助!”

謝文東拍拍他肩膀說:“這事你做的對,有了你的朋友在,我們就可以隨時了解高老大的情況了。”頓了一下,謝文東突然問道:“你們高老大長什麽樣?”

張研江一楞,接著說:“她是一個很美的女生,長長的頭發,大大的眼睛,身高有一米七了,很苗條。。。。。”謝文東打斷他的話問:“是不是經常穿著牛仔服,騎一輛摩托車?”

張研江驚訝的看著謝文東說:“東哥,你怎麽知道的?你們見過麵?”

謝文東歎口氣,心說:真是怕什麽來什麽,沒有想到那個女孩真是高老大。但是她的樣子那麽純潔,不象是做別人情婦的人啊。謝文東心裏沒來由的一陣煩躁,用手指輕翹桌麵。

見謝文東臉色不好,張研江知趣離開。心裏猜想東哥和高老大可能有一段不尋常的關係。

三天後,午休時,謝文東自己在學校門口的小飯館裏要了一碗麵條。這兩天他一直沒有再遇過那個女孩,心裏充滿了疑問。謝文東還沒有吃幾口,外麵跑進來一個學生。進屋後眼光一掃,看見正吃麵的謝文東,快步走過去大聲說:“東哥,不好了,爽哥和強哥還有一些兄弟被一幫人打了!”

“什麽?”謝文東站起來一看,原來是自己的兄弟,臉上掛有血跡。心裏暗道:這個高老大好快啊!“走,帶我去看看。”仍在桌子上兩元錢,和那人一起跑進學校。

那人帶謝文東進到教室裏,裏麵一片狼疾,破碎的桌椅到處都是。還有受傷的兄弟倒在地上呻吟。見謝文東回來,一個人跌跌撞撞跑過來,帶著哭腔說:“東哥!爽哥和強哥都被高老大的人抓走了。讓你一個人去三樓繪畫室領人!他們說要是你不去就讓我們準備收屍。”

謝文東麵無表情點點頭,沒有說話,轉身向外走。衣服卻被說話的兄弟拉住。“東哥,你不能一個去,太危險了!我先去把三眼哥找來商量一下吧!”

謝文東拍拍拉住自己衣服的手說:“來不及了。你放心吧,我心裏有底,沒事的!先不用找三眼,來了更添亂。”

那人看謝文東說得這麽有底,木然把手鬆開。這時從門外又進來二十多個人,張研江也在其中,大聲說:“東哥,你不能去,我聽說高老大這回下了狠心,你要是去就不打算讓你站著出來。而且消息封的很死,下麵小弟也不知道今天的行動,我也是剛得到消息!”

謝文東搖搖頭,雙手插在兜裏說:“李爽和高強被他們抓了,我要是不去他倆怎麽辦?該來的一定會來,躲也沒有用,正好我也想會會高老大呢!”

“可是就你一個人去怎麽能是他們的對手啊?不行,太危險了!”張研江還在堅持。

“不要說了,我晚去一分鍾,李爽他倆就多一分危險。我心裏有數,相信我吧兄弟!”謝文東說完向教室外走去。見所有兄弟都跟出來,站住把手一橫說:“你們都給我待在教室裏,誰要是再跟著我。。。。別怪我不客氣!”見謝文東這麽說,大家不敢再跟出來,雖然擔心,也隻好在心裏默默祈禱了。張研江把眾人叫到一起,壓低聲音嘀咕著,眾人頻頻點頭。

謝文東心急如焚,三步並兩步,自己一人向三樓的繪畫室走去。李爽和高強是最先跟謝文東的,他們的感情也最深。當聽見倆人被抓走,謝文東心裏象刀攪一般,知道高老大手下不會讓他倆好過。心裏暗暗發誓,要是李爽和高強有什麽危險,自己就是拚命也和高老大一拚到底。

上了三樓,不用打聽,見走廊最裏麵站著四五個學生,手裏拎棍棒,謝文東知道那一定就是繪畫室了。大步走過去,心裏在慢慢平靜下來。

“哎!小子,你幹什麽的?”一個梳小平頭的學生歪著頭看謝文東。

謝文東一臉平靜,“去和你們老大說,就說我謝文東來了!”‘小平頭’仔細看看謝文東,和旁邊的人低語幾句,旁邊的人點點頭,打開身後的門走進去。‘小平頭’轉身對謝文東說:“你等會吧!”

謝文東雙手插在褲兜裏,半轉身麵向牆壁,低頭不語。但是他的大腦卻在快速轉動,思考自己怎樣才能安全得把李爽和高強救出虎口,還有高老大如果真是那個‘大牌’學姐,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對她下狠手。想了一會,謝文東自己都有些心煩。暗歎道:算了,隨即應變,聽天由命吧!

過了五分鍾,門終於打開了,剛才進去的學生對謝文東說:“大姐讓你進去!”

謝文東沒有猶豫,走進繪畫室,裏麵一片昏暗,窗簾都被拉上,隻是用兩個燈泡來照明。進來後第一個感覺就是大,這裏能有平常教室的三倍,擺了數十張桌椅仍顯得空曠。數十人站在屋裏,中間放了一把椅子,上麵坐著一個女人,隻可惜是背對著謝文東,無法看清她的麵容。但是看她的背影還是讓謝文東感覺到一絲熟悉卻又陌生的感覺,還是飄然的黑色長發,一身牛仔服飾,但是他總感覺她和自己碰到的女孩不太一樣了。

“你就是謝文東嗎?”女生冰冷的聲音打斷了謝文東的沉思。

把心情穩了一下,謝文東答道:“對!你是高老大吧?”

女生還是背對著謝文東,說道:“你很聰明,但是你也很囂張啊!剛來一中就讓我損失一名好兄弟。”

謝文東冷漠說:“我本不想惹這事,但事情找上我了我也不會躲避。”

高老大冷笑說:“男孩,你幾歲了?”謝文東沒想到對方突然會問自己的年齡,猶豫一下說:“十六!”

“恩,比我小兩歲啊!真是可惜。。。”高老大一歎。

謝文東問道:“你這麽說是什麽意思?”高老大站了起來,但仍沒有轉身:“我沒有打算讓你活著出去!你隻有十六歲,你說可惜不可惜!”

謝文東聽後哈哈大笑,象是聽了最好笑的笑話,也象是沒有把在場的幾十號人放在眼裏。“我能不能活著出去你控製不了,我隻想知道我朋友怎麽樣了?”

“你果然很狂啊!他們嘛。。。。。還能怎麽樣,我下麵的兄弟正在好好的‘接待’他們呢!”

謝文東那能不明白他的意思,說道:“我既然來了,就當高老大是個講信譽的人。如果你連這點也做不到,那我就無話可說了!”

高老大‘哧’了一聲:“你連自己都管不了了,還管別人。不過你確實講信譽,我也不是不講理的人。”說完對一旁的人說:“去把那兩個小子放了!”

那人聽後答應一聲離開。高老大終於轉過身來盯著謝文東,眼裏閃過一絲驚奇。好特別的一雙眼睛啊!

謝文東也看清了高老大的麵容,心裏暗鬆口氣,因為她不是那個機車女孩高慧玉,雖然很象,但謝文東肯定她倆不是一個人。這女生也是難得一見的美女,濃重的彎眉直逼發梢,一雙美目不時閃爍流光,隻是可惜是寒光。嬌悄的鼻子下有兩片紅唇,整個人身上帶有一股不讓須眉的英氣,而高慧玉身上卻是一種嬌蠻可人的氣息。看到這裏,謝文東心裏也不得不感歎,這個高老大能有今天,手下帶那麽多兄弟不是出於偶然,她本身就有一種讓人無法抗拒的吸引力。

“你看夠了嗎?”在謝文東灼熱的目光下,高老大感覺渾身不舒服。

謝文東有些不好意思,盯著人家女生看是有些不太禮貌。見謝文東不語,高老大來到他麵前說:“你跟我想象中的太不一樣!”

謝文東‘哦’了一聲,看著高老大的眼睛,等她說下去。高老大抬起手,手指在謝文東臉上輕輕滑動,悠悠說:“我沒有想到你會是個有些清秀和害羞的男孩。。。。。”

高老大說話中吐出的幽香氣息噴在謝文東的臉上,一股又香又甜的的熱氣吸入鼻中,讓他不覺心中一蕩。但馬上冷靜下來,對於高老大腦海裏閃過四個字:人間尤物!其實謝文東的思想是個很守舊的人,男女授受不親的道理也一直影響著他,他一般在學校裏很少主動和女生說話,不是因為性格靦腆,隻是他自己覺得那樣不好。

謝文東滿臉通紅,把頭低得更深了,這是他從小到大和女生最接近的一次,當然他的媽媽除外。小腹下有股熱氣不受他的控製在上升,謝文東隻能心裏不停的對自己說:冷靜!冷靜!。。。。。

高老大看著眼前這個能把老虎打得沒有一點反擊之力,手下兄弟眾多的男孩,竟然如此的靦腆,一臉紅色的低下頭。看著他的樣子就是不自覺得想逗逗他。高老大的粉頰離謝文東的臉越來越進,紅唇差點就貼到他的臉上,陣陣濕熱的幽香味讓謝文東感覺快要控製不住自己,他放在褲兜裏的手已經滿是汗水。就在這時,謝文東突然冷靜下來,因為他摸到兜裏的刀,一把改變自己的命運的裝潢刀。

長吸了口氣,謝文東輕輕把高老大推開,臉上沒有害羞的神色,眼睛也沒有了剛才的迷離。眼裏一絲冰冷的寒光閃過讓站在他對麵,投入其中的高老大也迅速冷靜下來。臉色一紅,高老大心想:自己剛才怎麽了,不是逗逗他嗎,為什麽自己卻快要無法自拔了?高老大環顧一下四周,隻見周圍的人都傻了,他們還沉迷在剛才那個時刻,高老大嬌豔誘人的樣子還在他們腦中定格。

唉!高老大暗歎口氣,看著謝文東的眼睛說:“你是個人才!如果你能跟我,我可以不難為你,而且還會重用你。你是聰明人,別的就不多說了。你考慮一下!”

謝文東搖頭道:“我是一個男人。要我在一個女生的手下做事沒有這個可能,也沒有考慮的必要。”謝文東的話象個巨錘,不隻砸在高老大的心裏,也砸在屋裏每個人的心裏。高老大的手下臉一紅,紛紛把頭低下。

高老大承認自己心裏有些喜歡眼前這個男孩,不忍心傷害他,要是他加入自己,不為難他對兄弟們也算是有個交代。隻是沒想到對方一點也沒給自己台階,把話封的死死的。同時謝文東的話也傷害了她的自尊心,從小到大沒有人這樣對過她。看看手下們的樣子,高老大心中湧出一股怒氣,紅著臉大聲說:“謝文東,你以為自己是什麽人啊?我給你機會你不要,可就別怪我了!”

然後對手下中的一個人說:“瘋子,你去試試他。看他有沒有猖狂的真正本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