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之農女醫妃
字體:16+-

第65章 娘家來人

第65章 娘家來人

李玉堯還沉浸在空間升級後,帶來的震撼中,冷不防聽到元紹叫喚自己,渾身一顫,靈魂也立刻從空間回到馬車內的身體上。

睜開眼睛,正對上元紹滿臉的關切,還有濃鬱的惶恐不安!

“相公?”李玉堯看到他,便記起來空間升級五級,那麽便可以將元紹弄進虛擬診療室中,分析他體內毒素的成分。

一時之間,李玉堯倒是忘記了,她正在和元紹冷戰。

元紹見李玉堯悠悠地醒轉,啞著嗓子喚他,猛地將她緊緊地抱住,滿眼的失而複得!

剛剛他說了那麽多話,卻得不到李玉堯的回答,加上馬車內李玉堯的呼吸聲突然消失。

那一瞬間,他想到前世,那個被抬回來,卻在當夜沒了氣息的丫頭。

他明知道這個李玉堯,並非是前世那個李玉堯,所以他更加擔心和驚惶。

他真的擔心不知道什麽時候,這丫頭便離開這裏,再也回不來!

“相公,我快喘不過氣了!”李玉堯一邊拍著他的後背,一邊艱難地說:“你是怎麽了呀?”

“幸好,你還在!”元紹鬆開她,看著她的眼睛,麵上的驚惶仍然不減。

“什麽我還在?我一直都在好吧!”李玉堯拍了拍心口,這才記起來,她似乎和他正在冷戰中吧!

哼,她真是蠢得可以!

他對她沒那麽信任,她卻還要為他體內的毒犯愁,忙前忙後!

元紹看著她柳眉倒豎,一副氣鼓鼓的樣子,懸著的心終於落了回去。

“你這樣,真好。”元紹發自內心的淺笑,抬手像往常那樣,摸了摸她的腦袋。

李玉堯感受著他手掌的溫度,嘟著嘴,半晌,還是釋然了。

罷了,聽說古武時期的男子,英雄主義特別強,姑且認為他不想自己知道那些事情,為他操心傷腦筋吧!

“玉公子、玉夫人,還有一炷香的時間,就能到安遠鎮了。”馬車外,長江的嗓音依然爽朗,夾雜著冬日裏的暖陽氣息。

“行,這一路麻煩長江小兄弟了。”元紹看李玉堯似乎不那麽生氣了,鬆了口氣的同時,便客套的回了長江一聲。

“玉公子可折煞小人了!前麵是下坡路,您和玉夫人坐穩了!”長江應了一聲,便吆喝著馬,放慢速度。

一炷香過後,四人到達了安遠鎮。

“玉公子、玉夫人,小人這便回去向少爺複命!”長江坐上馬車,離去。

李玉堯呀了一聲說:“相公,裏正有向你詢問婆婆借他家二十兩銀子的事情麽?”

“娘不缺錢。”元紹眸子裏閃過一抹暗沉,冷冷地說:“堯兒不是想著要分家嗎?”

“相公的意思?”李玉堯轉著狡黠的眼睛,小心地看著他問:“難難道,相公想到辦法了?”

不分家不行,這婆婆花開二春,馬上就要改嫁了。

那錢滿兜可以爽快的答應元昊兒給一百兩禮金,卻不會樂意白養元昊兒這麽一個大活人。

所以元蟬兒改嫁之後,元昊兒這個拖油瓶,肯定會賴上元紹。

作為元昊兒的外甥,元紹是需要贍養他這個長輩。

但是關鍵問題是,元昊兒不僅僅是遊手好閑、貪圖享樂,還懶惰好色!

他在筱嵩書院求學的時候,便隔三差五的因為爭風吃醋,被縣衙關押。

李玉堯今後要做的事情,決計不能有元昊兒這麽一尊大佛一樣的長輩在背後扯後腿。

“回去你就知道了。”元紹賣了個關子,三人雇了一輛馬車,往趙家村趕去。

馬車停在了沐良那座山腳下,沐良早就等在那裏,帶著馬車和淺紫回了山上。

元紹將麵上的人皮麵具揭開,與李玉堯一同向家裏走去。

沿著小溪,可以看到有三三兩兩的村婦,在河邊洗衣裳。

“咦,那不是元大妹子家的兒子、兒媳麽?”正在洗衣服的村婦裏,其中一人忽然揚聲道。

另一個循聲看去,使勁地點頭說:“可不是嗎?這小夫婦倆在山上待了兩天,怕是還不曉得家裏來人咧!”

“桂花呀,你不是和元大妹子住得近?”又一個人四下看了一眼,湊到不遠處,推了推正在洗衣裳的桂花嬸。

“咋的啦?”桂花嬸已經洗好衣裳,收拾進木盆中,正準備回去。

“喏,那邊可不就是元家的小夫婦倆?”

“還真是!”桂花嬸忙不迭起身,挎著木盆說:“月季姐,我先走了。”

李玉堯和元紹正在走路,身後傳來呼叫聲:“堯丫頭、紹哥兒,等等嬸子!”

“桂花嬸?”李玉堯轉身,忙迎上去,準備幫桂花嬸端著木盆。

桂花嬸躲開她的手說:“不重,嬸子自己可以。”頓了下,又說:“堯丫頭,你快回去,你娘家來人了!”

李玉堯腳步一頓,有點兒手足無措:“我娘家,來人了?”

這時候李玉堯心裏冒出的想法就是,糟糕了!

她不是真正的李玉堯,娘家的人肯定是看著原主長大,對原主生活習慣什麽的,肯定很熟悉。

要是她貿然出現,被他們識破了,會不會把她當成妖魔鬼怪,送上火刑架啊?

桂花嬸見李玉堯停下來,便也跟著停下來。

隻是她還沒把話說完,就看到李玉堯麵色一白,整個臉色瞬間蒼白起來,似乎眼睛裏還流露出害怕。

桂花嬸心裏湧起了憐憫,這丫頭怕是當初在娘家,沒少受罪挨打!

瞧瞧,聽到娘家來人,便嚇成了這模樣!

“堯丫頭啊,別怕,你現在已經是元家的人,沒有人再敢欺負你!”桂花嬸安慰地伸出手拍了拍李玉堯,便搖著頭說:“嬸子就先回去了,紹哥兒,你好好安慰堯丫頭。”

“我曉得,嬸子。”元紹答應一聲,看著李玉堯說:“怕什麽?你都嫁人了,再不濟,也有我給你撐著!”

“相公,我就是害怕。”李玉堯使勁地握住他的手臂,抑製不住地打哆嗦。

聽說古武時期的人們很愚昧無知,解釋不清楚的事情,便會認為是妖邪作祟,通常都會引起公憤,不是上火刑架,就是沉塘溺死。

“別怕,有我。”元紹感受著李玉堯的懼意,心底一探,這小丫頭估計是擔心被李家的人認出端倪吧!

“若是你實在不願意見他們,不若我們先去山上避一陣子?”元紹見她實在是怕得緊,忍不住心疼。

“不了,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李玉堯握緊拳頭,深呼吸三次,堅定地說:“走吧相公,我倒是要看看,他們把我一賣了之,便再無來往。如今親自來元家,究竟所為何事!”

兩人回到元家,發現院門是半虛掩。

李玉堯和元紹對視一眼,元紹抬手將門推開,從堂屋中央傳來絮絮叨叨的對話聲。

“這紹哥兒究竟去哪裏了?”這是個尖銳,聲音高亢,帶點兒犀利地女音。

李玉堯幾乎在聽到這個聲音的瞬間,腦海裏就浮現出原主娘親的臉龐。

身體下意識地哆嗦了一下,李玉堯心知,這是原主留下的對於自己親娘的畏懼反應。

“親家,這可是難為我了。堯丫頭現在是山上大財主雇的管事娘子,我們紹哥兒也是賬房先生,現在作坊又在建造中,哪裏缺的了他們倆?”

這是元蟬兒的聲音,話裏話外,字裏行間夾雜著一股自豪。

李玉堯皺著秀氣的鼻子,她感覺,元蟬兒似乎是故意這麽炫耀的!

“親家,你也甭跟我炫耀!堯丫頭是我肚子裏爬出來的,她幾斤幾兩我還是清楚的。”說話的是李玉堯的親娘喬冰彤。

喬冰彤是喬家寨的人,粗胳膊粗腿,滿身的肥膘。

“娘,二妹妹一直老實乖巧,那一次在鎮上的事情,我想她不是故意的!”一聲溫言細語,明著說好話,暗地裏卻是不著痕跡煽風點火的嗓音響起。

李玉堯嘴角勾起一抹譏諷,看來她家這個小白花大姐,還真的是厚顏無恥到極點!

當初的警告沒讓她長記性,跑回李家村,她肯定是說了什麽煽風點火的話,攛掇著喬冰彤找上門來。

就是不知道,她背地裏,向娘家說什麽子虛烏有的話!

“你這孩子,我知你作為長姐,一向愛護著妹妹。”喬冰彤佯裝怒意,輕斥道:“隻可惜那死丫頭心眼長歪了,連親姐姐都要陷害!哪怕她嫁人了,我作為她親娘,少不得要給她個教訓!”

“咳咳,親家,堯丫頭再不濟,是我家紹哥兒明媒正娶的娘子。”元蟬兒幹巴巴說著,心裏卻恨死了李玉堯和元紹。

這倆人跑去山上土財主那兩天,豬崽什麽的也不管,現在那死丫頭娘家來人,還一副貴客臨門的姿態,真是嘔死她了!

“娘想要教訓誰呢?”李玉堯邁過門檻,直直地看向茶幾旁,正磕著瓜子,數落自己的烏黑壯碩婦人。

如果說先前聽說李家村來人,李玉堯還處於害怕擔心,那麽,聽了喬冰彤那番話,李玉堯的小宇宙被徹底激怒了。

激怒後的結果就是,李玉堯要為原主報仇!

當初原主在李家村吃了那麽多苦頭,爹娘非打即罵,最後又毫不遲疑把她二十兩紋銀賣了,還簽下了賣身契!

這會兒不知道聽她那個白蓮花大姐胡扯八道些什麽,就氣勢洶洶理直氣壯找上門來,說什麽要教訓她。

嘁,她又不是真的李玉堯,怎麽會愚蠢的任憑渣娘對她指手畫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