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妃當道:皇帝,請乖乖受教
字體:16+-

第16章 教訓渣妃

東方楚早已經習慣了墨錦兒忽然之間的一切,但麵對她的眼神,東方楚還是沉默沉默再沉默,微笑微笑再微笑,直到臉部表情略微有點僵硬才聽到墨錦兒幽幽的說……

“可不可以帶我出次宮啊。”

“出宮?出宮作甚?”東方楚看著她不解的說。

“這個嘛,我都說了不是你這個時代的人,想出去逛逛而已。”墨錦兒笑得甚是真誠。

“哦?簡單。”東方楚淡然一笑。

“真的嗎?什麽時候可以帶我出宮?”墨錦兒興奮的就差蹦起來了。

“簡單是簡單,不過要你回答我一個問題。”東方楚突然嚴肅的看著她。

“你說。”墨錦兒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你……皇兄那晚有沒有和你行周公之禮。”東方楚說出這句話,白玉般的臉龐依然那麽白,不是都說古人比較含蓄嗎?這一開口就問這個……

“哦?簡單。”墨錦兒學著東方楚的強調,壞壞的笑著說:“隻要你帶我出宮,我就告訴你。”

“那要等到沁妃發飆,皇兄去她宮中,然後還有素妃,還有廣大的嬪妃,貴人們也要雨露恩澤時,你就可以出宮了。”東方楚邪邪的笑了笑:“不過最近你是沒法子脫身咯。”

“切!”墨錦兒白了他一眼。

“本王要回府了,這在後宮呆久了,也不妙。”東方楚望天長歎了一聲,忽而轉過頭看著墨錦兒說:“最近你會遇到你來到這個時代的一個貴人,好生相待,必定會給自己留下一條有利之路。”

東方楚故露玄虛的模樣倒真是一派仙風道骨,他長衣飄飄,揚長而去的背影也有點……欠扁!

“貴人?有利之路。”墨錦兒望著天鬱悶的走著,難不成說我這個時代要曆經坎坷嗎?不要啊……

“我不敢了,娘娘饒命啊!”墨錦兒正在思索的走著,突然聽到一聲柔弱而無助的聲音。

她定睛一看,原來是幾個宮裝打扮的宮女的正在狠狠的打著一個小女孩,小女孩身量小巧,不住的躲著她們,而一旁的石椅

上坐著一個華衣錦服的女子,磕著瓜子,宛若看戲般的說:“揪她頭發,這個小浪蹄子,竟然敢偷吃水果。”

“住手!”墨錦兒不禁的發聲製止,畢竟隻是個孩子,究竟能幹什麽傷天害理的事情讓她們這般毒打!

幾個宮女停下手看著她,石椅上的女子也斜眼過來說:“你是何人?竟敢在本宮麵前叫囂。”

墨錦兒微笑的打量著她說:“眼眉高高生在額間,可見你出生不錯。”

“有眼光,難道你不認識本宮嗎,你是哪個宮裏的?”女子慢悠悠的說著。

墨錦兒今日身著一身普通紗衣,未施粉黛,看著就似一個溫柔懵懂的少女。

聽完女子的話,墨錦兒眼神逐漸變得淩厲:“嘴邊開闊,耳朵窄小而豎起,下巴微彎,尖刻命薄之象。”

“啪!”女子將放置在石桌上的瓜子盤一下子打翻在地,說:“你這丫頭說話不知輕重,是該教訓一下!”

說完女子給那幾個毒打小女孩的宮女使了個眼色,那幾個宮女便應道:“遵命,雲嬪娘娘。”

“嬪位?嗬嗬。”墨錦兒冷笑一聲。

就在那幾個宮女像墨錦兒跟前走的時候,突然間……

“你們不要欺負姐姐,要打就打我吧。”那個小女孩飛跑過來,擋在了墨錦兒身前,墨錦兒突然有種異樣的溫暖!

“不過是嬪位而已,就這般囂張。”墨錦兒冷聲高調的說。

那幾個宮女聽聞便愣在當下,墨錦兒將小女孩拉在身後,冷笑道:“本宮不想髒了自個兒的手教訓你們。”

“本宮?”那幾個宮女又是一愣,其中一個看著墨錦兒的臉龐突然大驚失色,這不就是在君臨殿獻舞的那個娘娘嗎?最近深得榮寵的錦妃!

“奴才參見錦妃娘娘。”那個宮女哆哆嗦嗦的跪在了地上,當時自己在君臨殿上端過果盤所以依稀認得錦妃,其他幾位宮女聽言也大驚失色的跪了下去。

“錦妃。”雲嬪突然慌亂了一下,當日君臨殿宴會,因為身體不適並沒有參加,這……

因為宮中妃位隻有四名,妃位之下的嬪位隻有雲嬪一個,再加上曾經在家中驕縱慣了,所以在宮中也改不了驕奢任性的性子,宮中最受寵的兩位妃子,雲嬪是認得的,在沁妃麵前她還是很乖的,素妃素來獨來獨往,也巴結不上,所以算得上是沁妃的人,雖說錦妃今日獲得寵愛,不過又如何?而且聽聞這個錦妃性子甚是軟弱。

“哦?錦妃姐姐,恕妹妹一時眼拙,沒看出來。”雲嬪雖然微微行禮,但言語卻甚是不恭。

墨錦兒冷笑的看著她說:“方才不知者無罪,但如今卻是這般言語不恭,雖然本宮不是執掌三宮六院,但也可以教訓一下你這個嬪位吧?”

雲嬪也抬著下頜看著她說:“凡是妃子犯錯要懲處,應當先過問下沁姐姐,莫不是姐姐想搶沁姐姐的權力?”

“啪!”墨錦兒抬起手就是給她一巴掌,雲嬪捂著臉頰憤怒的看著她。

“你這般私自懲罰,我要告訴沁姐姐!”雲嬪大聲的說。

“啪啪……”墨錦兒又是扇了她兩巴掌,微笑的看著她:“對本宮不敬,該打,對人刻薄狠毒更該打!”

此刻雲嬪的臉龐已經紅腫不堪,她不害怕墨錦兒,一是有沁妃,二是如今墨家已經不複當日榮光。

她紅著臉,朝墨錦兒伸過手,就是要往臉上抓,墨錦兒輕笑一聲,抓過她的手就是往地上一摔,她沒用全力,畢竟在宮廷之中,教訓一下便可。

跪著的幾個宮女見狀方忙起身聚到主子身旁,雲嬪發絲雜亂,衣著沾了片片灰塵,看著甚是狼狽,她紅著眼睛看著墨錦兒說:“我要你後悔!”

墨錦兒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說:“身邊宮女居然比本宮妃位的還多,真是不知禮數。”

說完,墨錦兒冷笑著轉過頭拉住小女孩的手,小手冰涼並顫抖著,方才小女孩為自己一擋,就已經讓自己莫名感動,此刻更是萌出要保護她的念頭,這或許也跟自己小時候的經曆有關!

墨錦兒溫和的看著小女孩說:“跟姐姐走。”

小女孩仿佛小雞啄米般不停的點著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