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大明
字體:16+-

第357章 反過來想

“隱衷?”嘉靖瞥了張璁一眼,冷聲道:“胡萬裏能有什麽隱衷?還有誰逼著他做東興港賊首不成?”說著,眼神淩厲的盯著張璁,對於胡萬裏為何會成為東興港賊首,他是百思不得其解,這句話倒是提醒了他,東興港今時之規模,絕非一日之功,也就是說,胡萬裏就任龍溪知縣之初,就開始經營東興港了!這是怎麽回事?這背後又有什麽曲折?

聽的嘉靖語氣不善,一雙眼睛宛如利刃一般直盯著他,張璁不由悚然而驚,立刻意識到嘉靖這是懷疑他在背後指使逼迫胡萬裏,登時就驚出一身冷汗,斷沒想到一句話竟然會引火燒身,得趕緊撇清!

微微沉吟,他才叩首道:“皇上,胡萬裏乃二甲進士出身,觀其言行,頗有主見,豈會受逼而去做盜賊?且他如今非是官身,亦無人能夠逼迫於他。”

聽的這話,嘉靖微微點了點頭,眼光也移向他處,從胡萬裏的行事風格上看,確實無人能夠逼迫於他,在其封印掛冠之後,更不可能受人逼迫,微微沉吟,他似是自言自語的道:“胡萬裏外放漳州龍溪,不過才四年光景,縱是一到漳州便經營東興港,也不可能有如此規模,這究竟是怎麽回事?按理,胡萬裏也是十年寒窗苦熬出來的讀書人,豈會為官之初就甘為盜賊?”

聽的嘉靖連所有的讀書人都掃了進去,嘉靖忙斟酌著道:“皇上。胡萬裏入仕以來,一直銳意進取。建言不斷,勇於任事,足見其功名之心甚重,這數年來,皇上對其優渥有加,朝廷也待其不薄,三年數遷,由七品知縣而四品府丞。這在官場,實是一大異數,其可謂是求仁得仁,實無理由屈身從賊事以,微臣才覺的這其中必有隱衷。”

微微一頓,他才接著道:“對於東興港情況,朝廷知之甚少。這事能否暫放一放,徹查清楚再做定論。”

查,肯定是要查的,問題是怎麽查?嘉靖仰著臉望著藻井,默然不語,對於胡萬裏這個臣子。他一直是寄予厚望,準備大力擢撥重用的,胡萬裏不僅傾向於革新,而且眼界寬,有魄力。敢想敢做,勇於任事。難得的是善於生財理財,這是滿朝文武無人能及的,大明如今急需的這是這類人才。

尤為難得的是他一直認為胡萬裏是他的一大福臣,錢法革新,推出銀元、鑄發黃銅錢,統一貨幣,這且不說,手頭有錢,誰都拿得下,但抗寒抗旱的農作物種子,不說滿朝文武無人知道,就連他這個天子,也是從來不敢想的,胡萬裏不僅提出這個設想,而且還能真的尋找到這種能夠徹底改變大明農業的現狀的農作物種子。

想到這裏,他不由輕歎了一聲,就這麽一個能臣福臣,一個他極為看好,準備大用的年輕臣子,一轉眼卻成了海賊賊首,而且還是威脅到朝廷安危的東興港賊首,這事情必須查個水落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