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037、有第一次疼嗎

字體:16+-

037、有第一次疼嗎

傍晚時分,下班的時間已過,工程部員工都走的差不多了,念謠還在辦公室裏磨蹭著。

雖然下午接到了厲薄延通知她一起參加晚宴的電話,可她心裏還記得他昨天晚上把她一個人丟在派出所門口的事……

她知道,以他們的關係,她也許沒有資格怪他需要時就叫她,不要時就扔下她,畢竟他們之間隻是交易,她不該矯情的……

可不知為什麽,她心裏就是不舒服,不想被他召之即來揮之即去,加之今天身體也的確有些難受,便著實不想和他去參加什麽晚宴。

不過,某人在樓上辦公室裏等了一會兒看不到她的人影便是安耐不住了,很快就氣勢衝衝的來到。

聽到辦公室門被一道蠻力推開的聲音,念謠猛地一抬眸,還不等作何反應就被那隻大手一把抓了起來,不由分說,拉著她就往外走去。

“厲薄延你鬆開我……你弄疼我了!”

被男人的大手粗魯的抓著手腕,那過重的力道直讓念謠感覺到手腕似要斷裂般的痛。

她一邊踉蹌的跟著他的腳步一邊試圖甩開他的手,怎奈卻一直被那隻大手野蠻的甩進電梯裏,下一秒,她就被男人有力的雙手狠狠摁在了電梯牆上……

“疼?有第一次跟我上、床疼麽?”厲薄延雙手摁住念謠的兩隻細腕,堅若壁壘般的胸膛將她緊緊壓製,脫口而出的話諷刺而露骨。

念謠羽睫一抖,抬眸便撞上他寒冷鋒利的眸,他的話令她臉色通紅,“厲薄延你無恥!”

“嗬!”厲薄延幽冷的一笑,抬手捏住她的下顎,冷冽的氣息吐在她櫻紅的唇瓣上,“是誰主動勾、引我跟我提出的肉*交易,女人,我們倆,到底是誰更無恥?”

極具諷刺的言語像一把刀子鋒利的割在念謠心上,她抬眸,定定的看著男人冷酷逼人的臉,似乎在這一瞬,她才恍然醒悟自己和這個男人之間的交易本身就是肮髒的……

也許他說的對,真正無恥的人應該是她,畢竟是她主動走近他,因為他的權勢地位才把自己交給他……

隻是這一刻,在那雙幽冷而覆滿諷刺的目光之下,她原以為可以為了報仇不惜一切的決心,竟有了絲動搖……

“厲薄延,你要是不想幫我報仇就算了,現在我就可以從你的世界裏消……唔!”

不等她決裂的話語說完,熾烈的吻猛然而至!

厲薄延緊緊抓過她一雙試圖推開他的細腕用力摁在牆上,堅不可摧的胸膛把她壓製的牢牢,撬開貝齒強行掠奪。

從他世界裏消失,這樣的話,他決不允許她輕易說出,他厲薄延的世界重來就不是一個女人可以隨意進出的。

何況昨天的事情,她的刻意隱瞞已經讓他很惱火,他不計前嫌要她一起參加晚宴,她卻不識好歹的要他空等,看來,是他從前過於寵溺她了。現在開始,他必須好好****她,讓她知道他厲薄延是個王者,絕不僅僅是一個她想利用就利用想丟掉就丟掉的道具!

“念謠你給我記著,我們之間就算有一天結束,也隻能是由我提出來!”

一番熾烈的強吻落幕時,厲薄延隻拋出這堅定如鐵的一句話,隨之便摟緊她已經有些虛弱的身子,大步邁出電梯,強硬的把她塞進了豪車副駕駛室中。

車子駛出風行國際,中途在一家高級定製禮服館停留了一陣,念謠被厲薄延拉進去換上了一身高級禮服,潔白的羽毛係穿在她身上,立時讓她宛若一隻優雅的白天鵝。

厲薄延還親手為她戴上了一條價值不菲的鑽石項鏈,看著鏡中這個優雅而高貴的自己,念謠的心情一時複雜,她覺得這一切都像是曇花一現,再美好也終將會失去……

就如同此刻站在她身後的男人,高貴挺拔,英姿卓越,但是再完美,卻和她之間,僅僅隻是一場肉與利的交易……

想到這,念謠清澈的眸色不由黯然,她也說不清自己最近到底是怎麽了,麵對這個男人,竟開始患得患失……

轉而來到七星級酒店的高級宴會廳,一場華麗的晚宴已經盛裝開始……

當念謠挽著帝王般的厲薄延走進晚宴廳的第一時刻便立時掀起全場驚豔,更有一抹驚豔的聲音頓時從晚宴中間傳了過來……

“哇!哥,你是從哪兒請來這麽一位天仙姐姐的呀!”

晚宴的主角厲羽琪走過來,玲瓏的身段同樣穿著一條白色的禮服,及膝長度的魚尾款式,將她嬌俏的身材描摹的淋漓盡致。

天生精致的一張鵝蛋臉施了淡雅妝容,配上她甜美的笑容,整個人看上去靚麗而明媚。

念謠循聲看向漸漸走近的這張明媚的笑臉,正微微疑惑之時,厲薄延在身邊給她做起了介紹“這是我妹妹,厲羽琪!羽琪,這位,是念謠!”

“你好!”厲羽琪黑眸一亮,笑容燦燦的便朝念謠伸出了纖纖玉手來,“念小姐,你好漂亮哦,很高興認識你!”

愉悅的說著,厲羽琪便湊近了念謠麵前幾分,壓低聲在她耳畔,“我哥可是很少帶女伴出席任何場合的哦!念小姐對我哥來說,一定是很特別吧!”

聞之傳進耳畔的話,念謠也不禁轉眸看了眼挺拔的屹立在她身邊的男人,他高貴如王,渾身都是閃光點,這樣的他,她也真的不知道她對他來說有什麽特別之處……

看到那雙厲眸也轉過來看向她時,念謠連忙收回了視線,朝麵前的那張靚麗容顏莞爾一笑,“厲小姐,你好!”

“叫我羽琪就好了啦!”厲羽琪笑容盈盈的道,明亮的皓眸笑起來像彎彎的月牙,那燦爛的笑容及隨和的言談,直讓念謠感覺很舒服,便是也不由露出了會心的笑意道了聲,“羽琪!”

“對了,我正給我的姐妹淘們在分禮物呢,念小姐不嫌棄的話也一起來哦!”厲羽琪說著就上前熱絡的拉過了念謠的手腕,把她從厲薄延身邊拉走。

厲薄延看著妹妹不由分說就把他身邊的女人搶走,原本深沉的眉目中不由浮現幾縷寵溺和憐愛,這小丫頭,怎麽就是長不大呢?

轉眸,厲薄延突然發現了晚宴廳角落裏的另一道熟悉身影,嘴角邊的笑意也頓時凝滯下來,頓了頓,舉步,走了過去……

“在看誰呢?”

深沉的問語在背後響起,令得莫晟脊背一僵,轉過身來,才發現厲薄延不知何時已走近。

“薄延!呃……我沒看誰啊!”莫晟有點慌忙的掩飾道,嘴角牽過一抹尷尬的笑意。

厲薄延卻將目光轉向方才莫晟盯著的那個方向,正好看到念謠是麵對著這邊的,他幽深的墨眸裏不禁暗暗拂過一抹湧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