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059、他會怎麽想

字體:16+-

059、他會怎麽想

已經強撐了幾天幾夜,這會兒,念謠突然有種再無力支撐的疲倦感,她無力的倒在了莫晟的肩膀上,眼皮發沉,身子發抖,“我隻是好冷……”

“你在高燒,我們現在就去醫院!”莫晟說著不再遲疑,掀掉念謠裹在身上的被子,轉身幫她拿起大衣和皮包,就將已經虛弱閉上眼睛的念謠抱起來離開屋子,一路疾駛,直奔市醫院而去……

來到醫院,念謠昏睡了一整晚,莫晟一直守在病床邊看著她打完點滴,直到觀察她的體溫慢慢降下來,他才安心的暫時把她交給護工照看。

醫生說念謠除了重感冒反複發燒外,還有些貧血,必須要多實用補氣血的食物。

莫晟便特地谘詢了營養師,得知念謠這時候喝點枸杞紅棗烏雞湯最好,於是他不等天亮就去超市選購食材然後回家親自給她熬湯。

早上七點多鍾,莫晟就拎著自己精心熬製的滋補湯回來醫院,他腳步匆匆,隻想快點回到念謠的身邊照顧她,不料剛走到醫院大廳的電梯前……

“莫晟哥!”

身後忽然傳來熟悉的呼喚聲,令得莫晟剛要踏進電梯的腳步頓了住,微微皺了下眉頭,回頭時,便看見厲羽琪笑容燦燦的朝他小跑了過來……

“莫晟哥你怎麽這麽早也來醫院?”厲羽琪跑過來,俏麗的容顏上滿是偶遇心上人的欣喜。

“我……”莫晟剛張口,恍然發現,厲羽琪後邊又走過來另一道熟悉的身影,正是,厲薄延!

厲薄延和妹妹一早過來是看望爺爺的,在這裏遇見莫晟,也不禁有點詫異,但是這段時間和這個昔日好兄弟的感情產生了一些裂縫,以至於在這裏遇見,卻是相對無言。

隻有厲羽琪在那裏充滿好奇的追問,“莫晟哥,你是來醫院探望病號的嗎?是誰生病了呀?”

“一個朋友!”莫晟匆匆回答時,拎在手裏的湯煲背到了身後,於是匆忙想到什麽似的道,“對了,我有東西落在車裏,先出去一下。”

莫晟說著便匆忙轉身離開,而厲薄延犀利的眸光緊緊跟隨,從始至終,都沒有放過莫晟拎在手裏的那隻湯煲。

莫晟是來醫院看望什麽人,才需要對他如此遮遮掩掩?厲薄延心中湧現出這個疑問時,英眸危險的眯了起來……

而莫晟躲開厲薄延和厲羽琪之後,便從住院部的側門進入,回到念謠的病房時,見她已經醒了,正費力的支撐著身體要坐起來,見狀,他大步邁入。

把湯煲放到櫃子上就扶念謠坐了起來,還悉心的給她背後墊上靠枕,隨之伸手撫了下念謠光潔的額頭,才鬆了口氣:“燒終於退了。”

“嗯,沒事了。”念謠有些虛弱的點著頭,臉色依舊蒼白,卻強擠著禮貌的笑容,“謝謝莫總監昨晚送我來醫院……”

“別再這樣客氣了。”麵對她的禮貌疏離,莫晟有些無奈,但是看著她憔悴的模樣兒,又不忍心再為難她,溫和的笑了笑,轉身打開櫃子上的湯煲。

一邊盛湯一邊說“醫生說你貧血,需要及時補充營養,所以我一早回去給你燉了枸杞紅棗烏雞湯,營養師說,這個湯補氣血最快……”

莫晟說著已經盛好了湯,坐到床邊,輕輕撇一勺湯放在嘴邊吹了吹熱氣然後才送到念謠唇邊……

而這一幕,恰恰映進門外那雙幽深無際的厲眸之中……

厲薄延站在門口,透過病房門的小窗口看到裏麵的一幕,鐵拳不由在身側攥出了青筋,剛才在樓下看到莫晟遮遮掩掩的樣子他就有所察覺,果然不出所料,原來真的是念謠生病了。

病**臉色蒼白憔悴的是他的女人,而床邊悉心照顧的是他曾經最好的朋友,看到裏麵那一幕,厲薄延眸中頓時風起雲湧……

而病**的念謠向來警惕心強,敏銳的察覺到房門外有道身影,她立時轉眸望去,卻隻看到一閃而過的一張側臉,但僅僅是一個側臉,卻令她心口頓時一緊,細白的手指不禁抓緊了被角……

“念謠,怎麽了?”注意到她目光裏的異樣,莫晟也不禁回頭望了眼門口,卻並沒有發現什麽,回過頭來時,隻見念謠伸手接過了他手裏端著的湯碗……

“謝謝莫總監,一會兒湯涼了我自己喝就好,這裏有護工,你還是回去忙吧!”

“我今天沒有什麽事,就在這裏照顧你!”而莫晟卻是一副堅定的樣子,湖藍色眸中滿滿都是憐惜,在她最需要照顧的此刻,他是堅決不會扔下她自己。

可他的執著對念謠來說卻是無形的壓力,秀眉微微蹙起,語氣變得有些祈求,“莫總監,我真的可以照顧好自己,謝謝你,請回去吧,就讓我一個人待會兒,行嗎?”

她的語氣明明虛弱而充滿祈求,卻讓莫晟感到濃濃的疏離,他心裏頓時失落萬千,是不是不管他怎麽做,她就是看不進他的好?

默默捏了捏拳,莫晟最後隻能妥協,“行吧,我可以回去,但你要先把湯喝了。”

“好!”見他如此說,念謠隻好一勺一勺的撇著碗裏的湯,很快就食之無味的喝光。

最後彎起蒼白的嘴角,清澈的眸中隻有無法報答的感激,“真的謝謝你莫總監!”

每一次,麵對她的感謝,莫晟都隻會感到她對他濃濃的疏離感,便也隻能牽強的扯出一抹笑意,“好好休息,我再來看你!”

“嗯!”念謠微笑點頭,直到看著莫晟走出去關上了病房門,她才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

無以報答的感情,帶給她的隻能是無形的壓力和深深的歉意,她隻希望這個男人,不要再繼續為她做任何事了……

而腦海裏,忽然又浮現出剛剛看到的門口那張一閃而過的側臉,憑著她的強烈直覺,百分之九十可以確定就是厲薄延。

可他來了,卻看見莫晟在身邊照顧,他心裏又會怎麽想?

想到這,心底一片惆悵,疲憊的感覺直讓她渾身更無力,隻能躺下又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