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058、是否愛上了他

字體:16+-

058、是否愛上了他

聽到門響聲,念謠頓時提高警惕,裹緊了被子輕輕下床,直到走近房門前,才聽到門外傳來的溫和聲……

“念謠,是我,莫晟!”

聽到門外傳來莫晟的聲音,念謠方才提著的一顆心倏而鬆了幾分,但是想到上次這個男人對她的表白,便是蹙起秀眉,本想當做自己不在而默不作聲,無奈卻咳嗽了起來……

“咳咳……咳咳咳……”

“念謠,你怎麽了?”門外,莫晟聽到念謠連續的咳嗽聲,頓時緊張,“你是不是生病了?”

“我沒事……咳咳……”念謠想盡力表現無恙,卻偏偏咳嗽不止……

門外的莫晟隻會更擔憂,“可是你聽起來狀況不太好,念謠,讓我進去看看你好嗎?”

“我真的沒事莫總監,隻是有些累,想好好休息……”

“念謠!我來是有件重要的東西給你,真的很重要,請你開開門,隻給我幾分鍾說完事我就走!”

門外,莫晟的聲音迫切而誠懇,令得念謠越發不好再拒絕,微微猶豫後,終究還是拉開門請莫晟走了進來……

“念謠……”莫晟走進來,看到她身上裹著厚厚的棉被,臉色蒼白憔悴的樣子,湖藍色眸中頓時湧現憐意……

“你臉色這麽不好,是不是感冒了?有沒有發燒……”

擔憂詢問著,莫晟便伸手要去撫摸念謠的額頭,卻見她往後退了一步躲開了他的觸碰。

“我沒事,小感冒而已,謝謝莫總監關心。”念謠裹了裹身上的棉被,強忍著渾身的惡寒和難受,禮貌而疏離的樣子。

看到她的閃躲,莫晟眼中不禁劃過一抹黯然,隨之將手裏的牛皮紙袋遞到了念謠麵前,“念謠,這裏是一份陸氏近兩年來暗中參與某項目的資料,據我了解,這個項目很可能是一起非法集資,所有資料都在這裏,我想你應該需要。”

念謠聽著莫晟的話,目光不禁落到了遞來眼前的文件袋,此情此景,不由讓她想起她還在風行國際的時候……

那次莫晟也是這樣,將一份有關陸氏G項目有問題的數據交給她,結果那份文件卻遭到陸妍熙的質疑,最後莫晟為了幫她證實文件的可信度不惜鋌而走險,當晚就被叫去警局。

那件事情還驚動了厲薄延,甚至讓厲薄延當時就懷疑是她為了複仇利用莫晟,甚至懷疑莫晟幫她的背後是對她有什麽隱情,果然,現在都明了了,這個男人之所以不顧一切幫她,是因為喜歡她……

想到那一切,念謠不禁有種身心疲憊的感覺,心裏,也頓時下定了決心,默默深吸口氣,她抬起頭來:“莫總監,謝謝你的好意,但是我已經決定了,報仇是我一個人的事,所以,謝謝你!”

微笑著,念謠將遞到麵前的文件袋推回給了莫晟,得知了這個男人對她的心意,更加無法再接受他對她的任何付出,畢竟,她無以回報……

而莫晟看著自己付出很大代價才幫她拿到的陸氏的罪證就這樣被拒絕,一顆心頓時落下萬丈……

雖然到現在他還不是很清楚她和陸家到底有什麽深仇大恨,但那一次厲薄延親口告訴她,她是為了讓厲薄延幫她複仇才跟他在一起。

為了複仇,她不惜拿身體做代價換取厲薄延的助力,而現在,換做他主動要幫她複仇,她卻是如此毫不猶豫的拒絕……

“為什麽?”想到這一切,莫晟濃眉緊鎖,湖藍色眸中染上濃烈的不甘,“為什麽為了複仇你寧願和厲薄延做交易也不願意接受我毫無所求的幫助?念謠,難道我在你眼裏,就這麽不如厲薄延……”

“我沒有那樣想!”念謠打斷莫晟有些憤怒的聲音,尤其是看著莫晟眼底濃烈的不甘和失望,她憔悴的臉龐浮現出一抹堅定,“我和厲薄延之間的交易已經成為過去,現在開始,我隻想靠我自己的力量去報仇,僅此而已!”

聽到她說出和厲薄延已經成為過去,莫晟的心多多少少有絲安慰,但是看著念謠憔悴的臉龐,他還是情不自禁的走近她“既然你們已經結束,那念謠,你為什麽就不可以接受我,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更會全心全意的好好照顧你……”

“對不起莫總監!”看著他一步步就要靠近,念謠立即往旁邊躲開幾步,憔悴的臉上寫著疏離和堅定,“大仇未報,感情的事情我真的不想考慮,謝謝莫總監……”

“不要再對我說對不起和謝謝!”她的疏離,她的拒絕,一切突然讓莫晟情緒失控,上前一把攥住了念謠的手腕……

“念謠我愛你,我不忍心看著你自己用單薄的肩膀去強撐這一切,你說你不想去談感情我可以接受,但是求你不要再這樣把我拒之千裏,哪怕隻把我當成一個朋友……”

“男女之間根本就不存在什麽所謂的朋友!”念謠卻如此打斷了莫晟激動的話語,嘶啞的聲音裏透著幾分疲憊……“莫總監,別再自欺欺人了,更別在我身上繼續浪費時間,這樣隻會讓我們都很累!”

說完,念謠便要用力抽回手,卻被莫晟攥的更緊,他咄咄逼人的盯著她決絕的樣子,終是忍不住問出口,“你是不是愛上了厲薄延?”

轟!

當聽見莫晟這個問,突然就像是一聲巨雷在頭頂響徹,令得念謠渾身一顫,也許是這個問題來的過於突然,讓她黑白分明的眸珠瞪得大大,充滿濃烈的不可思議。

她愛上了厲薄延?真的嗎?

這也是第一次,她在心裏這樣問自己。

腦海裏頓時湧現出一幕幕她和厲薄延在一起那三個月的種種,他的霸道,他的寵溺,他的冷酷,他的憤怒……他對她的好與壞,一時間,充斥進她腦海,紛亂了她的心。

她和他隻是一場交易不是嗎?可是如果僅僅是那樣,她為什麽不利用到底,而是得知厲薄延為她取消陸氏的合作而差點失去風行國際總裁後,才堅定不再利用他……

難道冥冥之中,她當時的決定就是因為已經對他動了情,才不想再連累他?

想到這,念謠忽而扶住額頭,暈眩的感覺襲來……

“念謠!”看著她身形搖晃要暈倒,莫晟急忙將她扶住,觸手可及的溫度,直讓他心頭一驚,“怎麽這麽燙?你是在高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