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謠厲薄延

271、他在用生命愛你

字體:16+-

271、他在用生命愛你

伴著海浪拍打岩石的簌簌聲響,喬雨歌緩緩將這六年裏,念謠所不知道的一切都向她訴說起……

“而即使,他當時連自身都難保的情況下,見到我,開口的第一句話卻是關於你……他說,喬雨歌,求你幫我找到念謠,她被嚴祁東給關起來了,我不知道她現在哪裏不知道她是死是活,求你,一定幫我找到她,隻要你能找到她,保證她安然無恙,我穆景墨,哪怕有一口氣,這輩子願給你喬雨歌當牛做馬……”

“那一刻的穆景墨,沒有了往日在我麵前的驕傲,我真的不忍心看他求我的樣子,於是我就求我爸去調查嚴祁東把你關在哪兒,可翻遍了整個溫哥華都沒有你的一絲音訊,我真的以為你死了,穆景墨也因此而喪失了活下去的欲望,他開始拒絕治療,幾個月下去,他瘦成皮包骨,躺在**每天昏昏欲死……”

“直到又過了幾個月,突然有一天,我爸查到了你被嚴祁東關在那個荒島上,於是我爸就讓人假裝是戶外探險隊偶然去島上探險然後把你救出來……”

“什麽?”聽喬雨歌說到這裏,念謠終於是發出了震驚而難以置信的聲音,“當年在荒島上救我的人,是喬小姐你父親安排的?”

對於當年的事,原本,念謠真的以為那是一場偶然,是她不幸中的萬幸遇到了去島上探險的人,意外把她救了,然而現在此刻,卻聽到喬雨歌帶給她的真相……

“沒錯,是我父親安排人把你救出來的,但穆景墨不想讓你知道是他求我們救你的,所以我們才讓你以為是偶然。”

念謠聽著喬雨歌帶給她的真相,秀眉緊蹙,一時間萬般難以理解……

“可他為什麽要這樣?為什麽要瞞著我……”

“因為他怕你恨他,怕你不想見到他,在他心裏,認定是他把你推給嚴祁東,是他讓你受盡折磨,所以他沒有臉麵對你。”

喬雨歌說著,又帶給念謠另一個真相,“而且,他怕你回來之後再被嚴祁東糾纏,所以又暗中想辦法要幫你離開溫哥華,去多倫多讀書。”

“你是說,當年我被救出來之後,突然接到羅特曼商學院的錄取通知書,是他安排的?”念謠頓時就想明白了一切,“還有,那個幕後資助我去讀書的人,也是他?”

“是的,都是他!”喬雨歌對滿臉不可思議的念謠肯定的點了頭,並告訴她更多她不知道的事情……

“直到你在多倫多有了新的開始,穆景墨也開始振作起來,他開始積極治療,並在輪椅裏重新開始創業,兩年的時間,就創立了凱爾集團,並且重新站了起來……”

“而他重新站起來之後,就也去了你讀書的多倫多,然後一直藏在你身後的某個角落裏默默的看著你,隻是他一直沒有勇氣站到你麵前麵對你,因為是他把你交到嚴祁東手上讓你受盡傷害的,所以他以為,你會恨他,再也不會原諒他,不想見到他,他就隻能藏在背後默默的守著你……”

“而其實我知道,這些年,穆槿摸默默藏在背後對你望而卻步,不僅僅是怕你恨他,其實,也是他在自我懲罰,他覺得他傷害了你,沒有資格求得你的原諒,但現在,你終於又回到他身邊了,我想,他應該也是時候可以結束對他自己的懲罰了……”

喬雨歌,終於是一口氣說完了這六年裏,念謠所不了解的一切,而當她再次轉回目光看向念謠的時候,發現她不知何時已經淚流滿麵……

念謠含滿淚光的眸子定定的看著喬雨歌,如果不是今天在這裏遇到這個女人,她怎麽能夠知道這六年來她所不了解的一切……

原來,當年荒島上救了她的人根本就不是偶然,是當時因為火災落下殘疾躺在病**自身都難保的穆景墨,是他求喬雨歌讓她父親幫的忙。

而把她救出來之後,他又在背後默默安排把她送出溫哥華去多倫多讀書,給了她新的開始,並且這麽多年,他一直,都在背後默默的守護著她……

想到這些年來,穆景墨在背後默默為她做的一切,念謠一時間隻能是流著淚,苦澀的搖著頭……

“他為什麽這麽傻?我何德何能,值得他這樣的付出……”

“也許這就是愛吧!”喬雨歌看著念謠憂傷的臉龐,彎彎的月眸裏也覆上了一層感慨萬千的光芒,隨之,伸手按住了念謠的肩膀……

“念謠,愛情裏其實沒有值不值得,在真正愛你的那個人眼中,你就是這世上獨一無二的,尤其是穆景墨,在他的愛情裏,你就是任何人都不能取代的唯一。”

“所以,穆景墨,幾乎是在用生命愛你,就算你現在拒絕他,然後又回去國內那個叫厲薄延的男人身邊,我相信,穆景墨還是會繼續在背後執著的等著你,直到你回頭……”

喬雨歌意味深長的話落下時,目光,轉向了身後的方向,念謠也不由順著喬雨歌的視線回眸望去,這才恍然發現……

此刻,身後,那灑滿落日餘暉的海岸上,正坐在輪椅裏的身影……

“穆景墨?”認出此刻那個坐在輪椅裏的男人就是他的一刻,念謠的心頓時一緊,“他早上還好好的,怎麽坐上輪椅了?”

“他的腰椎落下了後遺症,小腿也還沒有完全恢複知覺,估計他今天是在那裏站的太久了,所以才要坐一會兒輪椅緩解一下。”

聽著耳邊喬雨歌的話,念謠不禁難過的搖著頭,“所以,他今天是一直站在那裏等我麽?”

“應該是吧,畢竟,他已經習慣了等你。”喬雨歌說著,月眸又露出了彎彎笑意,最後,給了念謠一句意味深長的忠告……

“念謠,同為女人,我特別想對你說一句,人這一生其實很短暫,與其花時間去糾結一些不確定的感情,倒不如回過頭,好好去珍惜那個,一直在等你的人!”

在喬雨歌深意的話語間,念謠的目光不禁再次落在了海岸上那個坐在輪椅中的男人身上……

他,就是那個一直在等她的男人,這六年,漫長的時光裏,她恨過他,也努力要忘記過他,而他,卻是至始至終沒有真正要放棄過一刻對她的等待和守護……

甚至,在他自己身心遭遇重創的時候,他心裏最惦記的那個人仍然是她,找不到她,他萬念俱灰,放棄生的希望,找到了她,他重新振作,繼續默默的守護……

似乎,他活著的全部意義,都是她,喬雨歌說,他是在用生命愛她,這一刻,她終於可以深刻的領悟這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