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舞
字體:16+-

第二十五章 藍家

背上暖暖的,好象熱流。寧兒覺得她的手腳充滿了力量,覺得她的內心被一種熱力緊緊包圍。她好想睜開眼,卻覺得還有些吃力。但腰上還有隱隱的痛在提醒她,她活著,她還要麵對這灰色的一切。

“吱呀”有開門的聲音,寧兒的耳在傾聽。

腳步聲,木桶聲,紙張的摩擦聲,衣袍的窸窣聲……反複而重疊著,片刻後,門又在吱呀聲中被關上了。

寧兒抽了抽鼻子,她的鼻翼間飄過一絲濃重的味道,是藥和花香混合的味道。

背後的熱流在流淌著,她有些貪婪著這樣的熱度,可是就在寧兒舒服的想要沉睡時,突然那熱流消失了,而後她被人抱了起來。

“誰?你要做什麽?”寧兒大聲的詢問,眼卻睜不開,手卻動不了。

“別怕,我抱你進浴盆裏泡泡,你腰上的傷,不管的話會永遠都好不了的。”抱著她的人在寧兒的耳後發出了聲音。

那低沉的聲音在告訴她抱著她的人是藍雲。

溫熱的水瞬間包圍了她,寧兒的身子帶著衣服一起埋進了飄散著濃烈藥草與花香的味道中。

“為什麽我睜不開眼?為什麽我動不了?”她沒有忘記現在的自己就像一塊石頭。

“為了救你我點了你的穴,現在又要給你藥浴還是不要亂動的好,至於你的眼睛為什麽睜不開,那是因為我點穴的時候你本就在昏厥中。”那低沉的嗓音出現在寧兒的身前。

寧兒的衣裳在離開她的身子,有手在輕輕地拉扯她的衣裳。

“你,你又在做什麽?我,我的衣服……”

“好了,別喊叫了,我解開你的衣服,不過是藥好融進你的傷口而已,至於你的身子你安心吧,我見的可多了去了,你這身子可沒她們的誘人。”他的話音裏似乎夾雜了嘲笑,寧兒的腦海裏想要勾勒出他嘲笑的臉,可是卻滿是他神秘的笑容和那一雙看不懂情惑的眼。

“行了,你好好泡著吧,我問你些話,你回答我。”寧兒聽見椅子被拖開,有水注入杯中的聲音,想了想他應是坐到了桌椅旁。

等等,桌椅?那不是被那藍盟主一拳給打碎了嗎?

“等等,在你問我前,我是否可以問你點問題?”寧兒急聲詢問著。

“嗬,你倒還先問,好啊,看你問什麽了?”他的聲音裏有著隨意。

“我,我現在在哪裏?”

“你?你在我的房間裏,哦,我知道你要問什麽,你現在是在我們藍家,無憂山莊。”

“無憂山莊?”這個名字雖然是寧兒第一次聽,但是她聽到了這裏是藍家。

我在藍家,我竟然在藍家!寧兒的內心有些激動:這裏是羽的家?

“怎麽你很吃驚?也是,幾乎沒有人在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不吃驚的。”他的聲音裏充滿了驕傲。驕傲,這曾是寧兒所熟悉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