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舞
字體:16+-

第二十六章 白衣

淺紫色的紗帳模糊著寧兒的雙眼。

當她醒來的時候,就看見了美麗的淺紫。她嚐試著動了動手和身子,很好,不再是個石頭,已經可以動了。幽幽地起身,她的身上沒有任何的衣物,隻好用被遮掩著四處打量,而枕邊就放著一身衣服,卻是從裏到外,一水的白色。

料子雖不是極好的,但是卻也是上等的。絲綢的白衣素的有一點淡淡地錦紋,若不注意卻是看不出那絲白的線精心織就的紋路。

等寧兒將自己穿戴好後,就看見梳妝鏡前擺放著幾隻珠釵,和一把刻著蘭花的木梳。

對著鏡子寧兒開始梳理著發,以前她都是在鏡前看著落霞拿著玉梳為她梳頭的,可如今,那把玉梳隻怕已經成了灰。細細地梳理,將發綰起,再用那鏡前的珠釵別了。寧兒打量著鏡中的自己,白衣翩翩似清冷之月,眉眼素雅,卻又美麗帶傷。

哎,什麽時候一個隻知道撒嬌和跳舞的女孩,成了鏡中一位略帶憂傷暗自惆悵的女人?罷了,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在意呢?現在我已經不在是女孩而是女人了。對女人,我是羽的女人,可是他,他卻已經……

寧兒傷感著,昨夜的對話,按照藍雲他說的,羽已經為了救她而忘記了她。可是她卻無法接受這個答案。

不該是這樣的理由,不該是這樣的事。我要去找他,我不相信世間有那樣的東西存在。

寧兒做了決定便起身出門,才一拉開門,清涼的風夾雜著香氣撲麵而來,她的眼前是一片繽紛。

那是花瓣,點點淺粉。伸手去接,那嬌弱的粉媚兒就落在她的掌心。

“三月桃花映玉顏,一身白衣若翩纖。風吹花醉落英燦,共掌待君且纏綿。”寧兒低聲輕吟著,突然有了舞的感覺。邁步入幻,隻覺得那香氣醉了她的心。

手一拋,那掌中的粉媚兒再入了天。寧兒開始在這夾雜著花瓣的風中旋轉。

一時間,那曾經的歡聲笑語似乎響在她的耳邊。

無論是湖邊的春,還是夜客的紅衣女子,此刻她隻記知道她想要舞!

素手依妝,她踮起腳尖,斜著身子邁出她的舞步,墜身婀娜,搖曳著正想抬手轉出舞花來,寧兒卻突然停下了,因為她看見一雙空洞的眼在花海之中!

心在劇烈的跳動著,那熟悉的空洞,那熟悉的冷漠,就在她可以看見的地方。

奔跑著,雀躍著,寧兒沒有絲毫猶豫地奔向他。

一身白色的衣袍裹著他那清冷的身體,他就在她的眼前。

“羽!”寧兒叫喊著,奔向他的懷,一頭紮進他微溫的懷抱中。

微微的溫,熟悉的香,讓她的淚從眼角湧出。

“羽,太好了,我終於又看見你了。”寧兒幸福的呢喃著,已經忘記了藍雲說的話。

“桃花,美嗎?”他將胳膊環上了寧兒的腰,他低著頭輕聲問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