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
字體:16+-

第十章 奴役

第十章 奴役

看見雪洞的一瞬間,我心裏就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覺,下一秒,不等我有反應過來的機會,從我腳下的雪地裏,猛地鑽出無數密密麻麻的綠色藤蔓,順腳而上,直接將我捆成了一個蛹,

緊接著,那些藤蔓在雪地裏挪動,如同無物般,速度飛快將我帶離了石洞的位置,約莫兩分鍾後,我眼前出現了一條大河溝,

我隱約知道這些東西想幹嘛,不禁大叫:“別這樣,會死人的,”話音剛落,我整個兒被扔進了水裏,而且還是不讓我冒頭換氣的那種,

憋一會兒再把我拉出來換氣,然後再按下去,冰冷刺骨的雪水,再加上缺氧,簡直生不如死,

變態,我怎麽早先沒看出來這小王八蛋是這麽個變態,

不行了、不行了,太痛苦了,

再一次被弄出水麵時,我大喊:“饒命、饒命……”

藤蔓停了下來,沒再把我往水裏按了,

我整個人肺部因為嗆水和缺氧而疼痛,渾身凍的骨頭都在痛,不停的趴在雪地裏喘息著,

巫流盤腿坐在雪地裏,雙手握拳,撐著下巴,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道:“老女人,求饒可不是這麽求的,”

我也沒心思反駁他叫我老女人的事了,艱難的開口:“您牛,我、我實在鬥不過你,你到底想怎麽樣,”之前使用了一次大空間,我能量本來就耗費了一些,即便現在我用大空間從這藤蔓中逃脫出來,幾秒鍾的功夫,也根本跑不了,

與其到時候趴在地上,任人宰割,還不如保存些實力,

“我要想殺你,易如反掌,不過相信你也看出來了,我不打算殺你,知道為什麽嗎,”

我道:“您心腸好,”蘇河啊蘇河,你現在可真窩囊……

“呸,變臉變的真快,”他起身,我身上的藤蔓一下子縮進了雪地裏,

“我心腸不好,但殺了你也沒必要,我不可能一直待在這山裏,這一路上總得有個捏腰捶腿幹活的,你要想活命,先抽自己四十個巴掌,從今以後,給我乖乖的,我讓你往東你就不能往西,我讓你跪著,你就不能趴著,明白,”

我操,現在的00後,難道都是厲鬼投的胎嗎,

我到底要不要使用大空間,然後一刀砍死他,

這個念頭剛在腦海裏閃過,便聽旁邊的巫流道:“你那個空間真是厲害,殺人於無形,你現在是不是特想暗殺我呀,”

我擠出兩個字:“不,想,”

他道:“我知道你想,不過諒你也沒那麽膽子,放心吧,我現在有自保能力,出了這座大山,咱們也就分道揚鑣,不過在此之前,你要敢動手,我就敢和你……同歸於盡,”

我有些想哭,心說小朋友,你才十四歲,還有大好的年華,能不能別動不動就同歸於盡,很嚇人的好伐,

這人現在變得極度奇怪,他好像和那個藤蔓合二為一了,藤蔓屬於植物,我真的不確定,能不能一刀砍死他,

想了想,我道:“你之前不也踹我了,巴掌就算了吧,”

“踹你是為了報仇,巴掌另算,”

我道:“不如,還你四個,”

他道:“五十,”

我道:“二十,不能再多了,”

他道:“六十,”

“臥槽,別這樣,三十,三十行不,”

他道:“七十,”

“我打,我這就打,四十就四十,”抬起手,我哆哆嗦嗦的往自己臉上拍,人混到我這個地步,真是什麽臉都丟光了,等我弄清楚這小王八蛋的底細,我遲早要把場子找回來,

“用力,你沒吃飯啊,拍灰呢,再不用力我就自己動手了啊,雖然打女人不對,但這裏也沒外人看見,我下手可是一巴掌就能讓你毀容啊,”

還要毀容,

他徹底把我拉入了‘年代歧視’的深淵,我發誓,從現在起,我恨00後,

四十巴掌磨磨蹭蹭的打完,到沒有多痛,因為這小子也並非太較真,就是想踩我的臉麵而已,不過太冷了,我凍的頭暈腦脹,好像感冒了一樣,渾身都僵了,

“阿啾,”我打了個噴嚏,忍不住道:“好冷,我要冷死了,”

巫流道:“新收的奴隸,哪有那麽容易讓你死,”說話間,雪地裏又冒出了那些藤條,裹著我,迅速把我給弄回了石洞裏,巫流則站在外麵一動不動,也不知他幹了些什麽,片刻後,便見一些藤條,竟然裹著些衣服送了過來,

這些衣服有男款、有女款,有些衣服裏居然還有錢包,各種各樣,亂七八糟,都有些受潮,但總比我渾身濕透的這些要強,

我心裏咯噔一下,不由得嘀咕:這些衣服明顯是別人穿過的,他哪兒弄來的,

很顯然,最大的可能性是:他操縱那些藤條,從死屍身上扒拉下來的,

不過即便想到這一點,我也隻能暗示自己不知道,用樹枝擋上石洞口,換完衣服,稍微暖和些了,我又連忙吃了感冒藥,

但願感冒不會加重,否則就慘了,

或許是心理作用,死人穿過的衣服,穿在身上,總覺得癢酥酥的,那種感覺太糟糕了,最主要的是,我的內衣內褲都濕透了,

內衣也就算了,大不了不穿,這都末世了,哪件事兒不比穿內衣重要啊,

可內褲咋辦,

不穿內褲,

讓死人穿過的褲襠,和我的‘小妹妹’做零距離的親密接觸,

臥槽,不如讓我死,

最後在裝備包裏好翻歹翻,終於勉強翻找出了一個能代替的東西,就是我攜帶的一條毛巾,將兩邊稍微撕一下,當做繩子係上,勉強不會掉,

收拾妥當,時間也不早了,我把小狼塞進肚腹處,背了裝備包,對巫流道:“走吧,”

“我需要你來指揮,”

“……巫少爺,請問,我們能上路了嗎,”

“走吧,”他撇了撇嘴,我們開始繼續翻山,我試圖打聽一下他身體變化的原因,但每次一說到這個話題,這小子就是一副陰陽怪氣的模樣,眼神明顯透著一種要使壞的感覺,我為了防止自己不被折騰的太慘,隻能就此打住,

不過根據我的觀察來看,他似乎是掌控或者是與那個藤蔓合二為一了,藤蔓藏在雪地裏,他經常可以找到一些死人,並且將死人的裝備包從雪地裏拖出來,

這大大的提高了我們的生存幾率,一路上,我們就靠著這些遷移的死人物資度日,終於在第四天的時候,成功穿越了幾座大山,重新回到了平地,

可即便如此,天地間已是冰天雪地,我們已經難以尋找到國道的痕跡,一時間辨別路徑變得相當艱難,

所幸,由於很多植被都被凍壞了,因此一些被植被包裹著的建築物,在大雪中,輪廓顯得格外清晰起來,

下了山沒多久,便讓我們發現了一個小平房,

平房外麵被積雪包裹,內裏全是塵灰,窗戶的玻璃也破了,屋內有一具已經變成白骨的骨架,由於門窗皆大開,所以屍臭的異味早已經散去,死人骨架雖在,卻沒有什麽臭味兒,

房間非常小,有辦公桌,有被破壞的食物包裝袋,由此可見,這是一個開在國道旁的小賣部,給過往車輛賣些煙、水、方便麵一類的東西,

“把屍骨清理出去,我們今晚在這兒過夜,”巫流大刺刺的倒在一邊的單人**,指揮我幹活兒,現如今我是真被他當奴隸使喚了,所幸化作白骨的屍體,並不見得太惡心,我心裏一邊念叨著莫怪莫怪,一邊把屍骨用衣服包裹起來,收到外麵,挖了個雪坑埋了,

回去時,又找了些布,將透風的門窗給遮上,

這可以說是我們這幾天來,住的最好的地方了,

天氣已經越來越冷了,最初隻是雪,而雪一直不化,就積成了冰,天地間隻餘下三種顏色,白雪、藍冰、青鬆翠柏是唯一的綠色,即便是這些鬆柏,如果常年積雪,遲早也會死,

原本地球已經變得生機勃勃,然而極地寒流的來臨,將這些剛剛才茂盛起來的植物,迅速給打壓了下去,

如果極地寒流,真的按照秦九洲推測的方向發展,那麽,整個地球,三分之二的麵積,都將被冰雪覆蓋,剩下三分之一,將會成為生物唯一能生存的地方,

在這樣的情況下,生物的競爭將會變得異常激烈,

誰也不知道,可怕的速凍什麽時候會來,我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快一點,再快一點,它在後麵追,我們在前麵跑,

由於天氣太冷,每天太累,我的感冒一直好不了,如果不是我裝備包裏有攜帶醫藥,每天按時吃藥,估計早就完蛋了,

難得有個落腳地能好好休息,我當即把木床和木貨架砍了,生了堆多日不見的篝火,往火堆邊一坐,簡直舒服的讓人想哭,

小崽子怕火,一溜煙的躲到棉被處,被巫流直接擰著扔給我:“看好它,真不知道你留著這麽個東西幹嘛,正好有火,你要是同意把它烤了吃,我就不支使你了,”

我道:“那你還是繼續支使我吧,”

他道:“就算我現在真要烤了它,你能奈我何,”

我看向他,一字一頓道:“那我就不介意和你同歸於盡了,”

他嗤笑了一聲,道:“為了一隻屁用沒有的狼,”

我道:“你看過《小王子》嗎,它不是一隻狼,而是屬於我的狼,”

巫流很顯然是看過《小王子》的,也明白了我的意思,於是聳了聳肩,沒再提烤狼肉的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