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
字體:16+-

第五十三章 尋仇

第五十三章 尋仇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我們真是長了不少見識,各色空間能力者見了許多,千奇八怪,不一而足,像巫流這種三級生存空間,即便在主城也算不錯的,

主城內的大部分低級空間,要麽是原住民,要麽就是我們這種高級帶低級,隻不過這種高帶低的團隊,一般人數都很多,而像我們這種隻有三個人的,卻是相當稀少,

很快,我和古蓉也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活計,

這年頭,親人可以互相拋棄,愛人可以互相買賣,更何況我們和巫流雖說是團隊,但團隊這種東西,合則聚,不合則散,所以做人還是得靠自己,總不能跟吸血蟲一樣靠巫流吃飯,

主城裏有專門接任務的地方,說白了就是人才招聘市場,

但現在人力資源緊缺,沒有誰會來慢慢的審核你,所以接任務非常方便,隻需要繳納少許押金即可,有些任務有時間限製,有些則沒有,

我和古蓉的空間,都更加適合戰鬥,因此我們所接的任務,大多以捕獵雪妖為主,至於巫流,也不知這小子在幹什麽,自打我和古蓉開始接任務後,他就成天沒影兒,有時候一整晚都不回旅館,

我和古蓉覺得挺擔心的,心說這孩子是不是學壞了,

不對不對,這丫本來就夠壞了,還能壞到哪兒去,

十多天後,我和古蓉決定找他談一談,當天晚上,一直到11點多,這小子才回到旅館,推開門見我和古蓉還沒睡,他眼珠子一轉,八成是想到了什麽,立刻賣乖:“古姐晚上好,”這小子欠揍歸欠揍,但真的賣起乖來還是挺有殺傷力的,

古蓉頓時有些無奈,笑了笑,衝他招手:“過來坐,”巫流規規矩矩坐到了古蓉對麵的椅子上,盤著腿,一臉純良,

“小巫,你最近都在幹什麽,怎麽回來的這麽晚,”

巫流笑了笑,道:“秘密,”

古蓉聳了聳肩,道:“能跟我分享一下嗎,”

巫流撇了撇嘴,最後點頭道:“可以呀,但不能給她知道,”他指了指我,

這次我沒有跟他吵,而是起身道:“那好,你們聊,我去外麵,”

巫流似乎沒料到我這麽配合,愣了一下,呆呆的看著我,像是不太習慣,我沒搭理他,披了袍子便到了外麵走廊的窗戶處,扔了一顆薑糖在嘴裏嚼,

我和古蓉,是沒有資格管束他的,唯一能做的,也就是了解了解情況,如果有不對的,進行一下規勸而已,雖然這小王八蛋總是和我不對盤,但總的來說,我是希望他好的,

既然他喜歡古蓉,那麽這事兒讓古蓉去溝通,顯然效果更好,

夜風呼呼的從外麵刮進來,陽台的窗戶處掛著新結的冰淩,天上的月亮又圓又大,月光灑在隴城,給一切都罩上了一層朦朧的光暈,

我站了會兒,冷的身體都僵了,便不敢再對著風口,走到樓梯的轉角處坐了下去,這地兒很黑,但好歹擋風,斜對麵就可以看到我們的房間,也不知談的怎麽樣了,

末世沒什麽娛樂,我幹巴巴坐了會兒就覺得困,便將腦袋埋在膝頭小憩,迷迷糊糊也不知多久,古蓉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可以進去了,

我道;“怎麽樣,”

古蓉道:“我答應了小巫,不能說,”

我道:“我問的不是具體情況,隻需要你給個評定,好事還是壞事,”

古蓉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最後摸了摸我的腦袋,道:“不算是壞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我們盡人事即可,冷嗎,”她話鋒一轉問了句,

我道:“冷啊,都快凍死了,那小王八蛋,要不是房租是他給,真想立馬分居,”

古蓉笑了笑,拽過我的手一直搓,道:“給你暖暖,”我倆進了房間,巫流坐在**,看見我,似乎想說什麽,但緊接著又把嘴閉上了,一轉身背對著我們蓋上了被子,似乎在生氣,

我覺得奇怪,心說這小子怎麽了,難不成以為我和古蓉通消息了,古蓉是個嘴很嚴的人,而且向來一諾千金,說一不二,她答應不告訴我,巫流就該知道古蓉肯定會守信才對,這是鬧什麽別扭,

我看了古蓉一眼,她聳了聳肩,示意不清楚,

青春期就是這麽暴躁的,於是我也沒多想,趕緊縮進了**,臨睡前,不知怎麽的,我心裏總是感覺很不舒服,但具體是因為什麽,卻又說不上來,迷迷糊糊折騰了大半夜,最後才睡了過去,

接下來又過了一段平靜的日子,巫流照舊早出晚歸,最後十分土豪的給我們一人弄了個單間分居了,平時睡覺前,古蓉都會給我們講故事,這猛地一分居,聽不見古蓉講鬼故事嚇人,我還怪不習慣的,

不過這一分居,巫流的行蹤就更詭異了,但古蓉看起來並沒有放在心上,她現在對巫流的了解,比我要深的多,因此她沒有動作,我也就沒再問,

半個月後的一天,我帶著雪橇,裝著一車肉,正要去交任務時,路邊的巷子裏,突然傳出來一陣呻吟,我一看,發現是個中年婦女倒在地上,不知是被人打了還是摔傷了,正呻吟著打滾兒,

周圍人來人往的,但末世之人,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也沒人過去查看,我本來也不想多管閑事,可對方呻吟聽起來挺痛苦的,而且又是個中年女人,我走了兩步,實在不忍心不管,隻得推著雪橇到了那女人身邊查看:“阿姨,你怎麽了,”

“摔、摔著腿了,”她抱著腿,痛的臉皺成一團,

我道:“我送你去醫院看看,”

她忙搖頭,道:“不、不用,現在的醫院,可不是隨隨便便去的,醫生少,得提前好幾天預約,去了也看不了,姑娘,謝謝你,行行好,把我送回家就行了,”

她說的也是事實,現在醫藥和醫生都少,看病貴不說,還得提前預約,而且不是像末世前一樣在網上預約,得親自去領號碼牌,

到是有一些赤腳醫生和賣草藥的,但也不好找,

於是我問道:“你家在哪兒,”

她指了指巷子前麵:“就在那邊兒,我出來打算買點兒水果的,”

於是我將她扶了起來,弄到了雪橇上,推著雪橇在巷子裏走,

巷子裏一般都是冰道,到費不了多少力氣,誰知剛拐過一個彎口,雪橇上的女人卻突然從雪橇上跳下去了,

我一驚,半年來形成的警覺,讓我立刻意識到不對勁,

但此時已經晚了,那女人飛快的跑到了對麵,而對麵不知何時,已經站了幾個人,有男有女,其中兩人我還認識,不就是當初在測試點被我開槍收拾過的妙紅和她那個男伴嗎,

我立刻明白自己被騙了,看樣子,對方這是尋仇來了,

這才多久,他們居然來了主城,莫不是已經升到三級了,

這時,便聽妙紅對當頭一個陌生男人道:“飛哥,就是她,”

被稱為飛哥那人,臉上有一道長長的疤,帶著褐色的皮帽子,聞言冷哼一聲,上下打量我,道:“敢欺負我妙紅妹子,活的不耐煩了,”

對方一共六個人,我怕他們嗎,

怕個屁,以為姑奶奶是吃素的,

這夥人既然可以來報仇,肯定是不能善了,我二話不說,立刻開啟了大空間,緊接著直接拔出槍,對著對麵的六人,連開六槍,

我們的距離本來就不遠,再加上我現在槍法不賴,本來是對準那些人的腳開槍的,然而,我這次卻是失算了,

隻見子彈打出去後,卻仿佛遇到了什麽阻力一樣,速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了下來,最後在快要接近那六人時,失去了衝擊力,直接掉在了地上,

無效,

我心中一驚,頓時覺得不妙,立刻撤了大空間,隻隱匿身形,衝小狼招呼一聲,棄了物資就打算往旁邊的巷子裏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