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
字體:16+-

第二章 秦家

第二章 秦家

吃完東西,秦九洲便帶著我們離開,目前北京的城市麵積,隻有之前的二分之一,城市外麵,通往周邊大城市的道路也搶修了出來,目前已經可以通行車輛,車輛所使用的能源也不再是汽油,而是能量晶石,

但由於能量晶石的稀少,目前開車來往,並不屬於平民階層的待遇,平民一般是使用‘獸車’或者是兩條腿,但即便如此,畢竟山高路遠,不可能每條路都保護起來,因此通往各大城市,依舊是件比較危險的事,因為你有可能在公路上,遇到動物的襲擊,甚至遇到一些人的打劫,

秦九洲不是個多話的人,但在我的追問下,也說了一些這方麵的閑話,我再想多問,他就不耐煩了,皺眉道:“這些小事,你自己以後慢慢了解,”說完就不搭理我了,我不禁拉聳了腦袋,走路也覺得沒勁兒了,

古蓉見此,順手在我後腦勺揉了一下,小聲道:“他性格應該就是這樣,”

我悄聲回道:“我知道啊,以前就這樣,可是、可是……古姐,你有沒有喜歡過一個人經曆,喜歡他就會很想跟他說話,很想和他互動,可是你看……他都不喜歡跟我說話,我覺得他對我一點兒意思都沒有,”

古蓉小聲道:“我也覺得,”

“……”古姐,你要不要這麽誠實,騙騙我不行嗎,

說話間,我們到了一輛車子前,車型比較大,底盤很高,是新型的能源車,能長途,而且防禦力很強,還配備有火力係統,

車上有個年輕的司機,我們三人一狼上了車,秦九洲吩咐了一句回去,車輛便飛馳而去,我心裏暗道:土豪啊,都末世了還有專門的司機,

要知道,末世的人手可是很吃緊的,人人都是社會的螺絲釘,像開車這種小事兒,根本不值得浪費一個人力,

對方從當初那個被狗追的上樹的人,一下子變的這麽高大上,聽說是一回事,真正見了,我心裏別提多自卑了,一路上興奮勁也沒了,頗為抑鬱,

據說一但喜歡上一個人,就會變得特別自卑,總覺得配不上對方,這話說的還真有道理,我現在一看秦九洲那張奢華版的臉,外加土豪氣息,就覺得一陣抑鬱,

為什麽我不能長得再漂亮一點,比如像古蓉或者肖慧那樣,

為什麽我就這麽慫,不能混的好一點兒,

唉,他為什麽要混的這麽好,就不能次一點兒嗎,

呸,呸,呸,

這個念頭一冒出來,我立刻在內心將自己狠狠的唾棄了一番,

蘇河你不是人,你怎麽能有這麽齷蹉的心思,喜歡一個人,當然要想著對方過的好,怎麽能肮髒的希望對方比你差一點兒,來滿足自己那可憐的自卑心呢,

秦九洲剛才還說不想理我,這會兒見我不說話,反而說道:“怎麽,累了,”

我覺得沒勁兒,便點了點頭,唯有旁邊的巫流,就跟我肚子裏的蛔蟲似的,笑眯眯的來了句:“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可不容易喲,”

秦九洲淡淡道:“什麽天鵝肉,”

我狠狠瞪了巫流一眼,立刻高聲道:“我想吃鵝肉,鵝、鵝、鵝,曲項向天歌……就是那個鵝,”秦九洲聞言,道:“以前那種鵝沒有,不過有空間鵝,味道差不多,但數量比較少,回去我讓人收購一點兒養起來,”說完,就閉目養神了,

咦,他要給我養鵝,

我怎麽瞬間感覺幸福了,

蘇河,你真是個善變的女人,你憂鬱的氣質去哪裏了,

我喜滋滋的抬頭挺胸,暗想著自己即將收到一直鵝,或者兩隻,不管了,反正不管多少隻,我都要養起來,沒多久,車子便停在了秦家大門口,

建築格局有些奇怪,是一棟大別墅,但隻看得到房子尖兒,外麵是護欄,站著守衛,還有類似電網一類的東西,其餘的視角,用一種奇怪的玻璃隔了起來,根本看不清裏麵的狀況,

待進去之後,裏麵的布局才慢慢展現出來,跟末世前差不多,但很明顯是後期擴建的,因為現在的大家族,是聚居型的,這裏是秦家主宅的話,裏麵還會住著直係或者重要旁係,周圍則為圍居著秦家的外係人員,

由於末世後獨特的凝聚性,這種類似古代大家族的聚集占地模式,又開始流行起來了,

進去之後,一個中年男人便迎了上來:“當家的,顓家來人了,”顓家,五大家族之一的那個,

秦九洲腳步微微一頓,道:“來的是誰,”

中年男人道:“是他的走狗,”

走狗,這人說話可真耿直,毫不掩飾對對方的不喜啊,我立刻知道,顓家和秦九洲,或者說和秦家的關係,應該並不好,

想想也是,幾大家族依附的勢力不同,又互相搶占資源,關係怎麽可能好呢,

秦九洲聞言微微頷首,隨即示意了一下我們,道:“你先安頓他們,都是貴客,不要怠慢,”說完,衝古蓉點了點頭,道:“有什麽需要,盡管告訴俞連,”

古蓉微笑著下,

緊接著,他又看向我,道:“這裏人多,你不熟,不要惹事,”

“……”這待遇……差太多了吧,我很能惹事嗎,

待秦九洲離開,俞連笑眯眯的跟我們引路,似乎對我很感興趣的樣子,道:“上午當家的就囑咐過,房間已經收拾好了,蘇小姐你別客氣,有事盡管找我,我是這裏的管家兼當家的左膀右臂兼苦力兼糾紛調解員兼接待人員……”

我忍不住笑了,道:“別叫我什麽蘇小姐了,怪別扭的,叫我名字就行了,蘇河,你這兼職也兼的太多了吧,”

俞連玩笑道:“可是工資一直不漲啊,到了,就這兒,”他先將古蓉和巫流一一引到各自的房間,緊接著隔了一片小花園,又把我帶到了後麵,

小狼就跟知道要住這兒一樣,頓時在院子裏跑起圈兒來,一副蠢樣,

我有些奇怪了,道:“我不跟他們住一起嗎,”

俞連一愣,隨即說道:“那是客房,你這個院子不算客房,”他這麽一說,我就明白了,合著是因為我算是長住客,所以住的地兒不一樣,

我心裏有些忐忑,心說:就這樣住進來,不太好吧,可是這是秦九洲一番好意,難不成我搬出去,搬出去也沒地兒住啊,

思來想去,我決定還是自己努力點兒,以後有機會回饋他吧,

說話間到了地方,推門一看,裏麵布置的不錯,比較簡單幹淨,也不算大,但一個人住綽綽有餘了,

“你休息吧,也可以到處逛逛,有事兒如果找不到我,那就找這裏的任何一個人都可以,不過得出示這個,”說著,他遞給了我一枚吊牌徽章,上麵刻著一個圖徽,中間是個纂體的古字,我不認識,但猜測,應該是秦字兒,

俞連前腳剛走,後腳古蓉和巫流就來客,兩人說要出去逛逛末世後的北京城,

這正合我意,當下便收拾了一下,跟著去了外麵,

一邊逛,古蓉一邊兒道:“這位秦先生,目前看起來,並沒有什麽惡意,”

巫流道:“那也是目前而已,誰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這種人出生就是上位者,說套話,掌控人心,不跟玩兒似的,”

古蓉好笑的看著他,道:“就你知道的多,”

“那當然,我多聰明啊,我就是年紀小,等我再混幾年,絕對比他牛逼,”

我道:“等你牛逼的時候,他更牛逼了,”

巫流道:“情人眼裏出西施,你現在是覺得他哪兒都好,我剛才吧,觀察了一下,他身上有個致命的缺點,”他這麽一說,我來了精神,缺點,什麽缺點,除了有些傲慢,確實讓人有些不爽以外,似乎沒太大缺點吧,

我忙追問道:“什麽缺點,”

巫流煞有介事的說道:“他這個人:**,”

**,

我翻了個白眼,道:“你怎麽看出來的,”

“我是男人,男人了解男人,你就算了,你看我們古姐,多麽有魅力的女人,在隴城的時候,多少男人向咱們古姐獻殷勤,古姐都沒有搭理好嗎,但是這個姓秦的,居然完全沒有把古姐放在眼裏,這說明什麽,”

我懵圈了,道:“說明什麽,”

巫流翻了個白眼,道:“說明他身經百戰,對女人有抵抗力,但凡是個沒見過世麵的男人,有個優秀的女人在旁邊,那雄性荷爾蒙止不住的往外冒,秦九洲能抵抗咱們古姐這麽有魅力的人,說明他身邊不缺女人,而且是不缺那種優秀的女人,”

這邏輯……看起來有些混蛋,但似乎,又有些道理,

我糾結了起來,

頓了頓,他又道:“你要是想不通,我再給你打個比方,這就好比你……你每天跟我這種優秀的男人在一起,時間長了,你的眼光就高了,再看到那些小魚小蝦,你就沒感覺了,”

我回過神來,衝他微微一笑,道:“你這個比喻我不接受,我實在不知道你優秀在哪裏,優秀在你是未成年嗎,優秀在你比較嫩嗎,優秀在你比較毒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