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套
字體:16+-

6、第6章

第6章

緋聲並非出生於昭陽國,他的故鄉是一個離昭陽國很遠的國家。

他出生於一個很普通的家庭;他爹是一間鏢局的武師,娘親整日在家裏轉來轉去,操持家務。

小的時候,緋聲不止一次聽到鏢局裏的人誇他爹武功好,又說他有練武的天分,身子骨也長得好,天生就該吃這行飯。

當時緋聲並沒有多想些什麽。

對一個成天想著玩的孩子而言,辛苦練武已占去太多時間,再加上被娘逼著背三字經、千字文,每天又要練字,剩餘的時間他玩都來不及,哪有閑工夫想東想西的。

緋聲的爹是鏢局裏本領最高的人,每次出鏢領的報酬僅少於總鏢頭,緋聲又有個勤儉持家的娘,所以身為獨子的他除了練功、習字的辛苦外,並未在物質方麵吃過苦頭。

事實上,緋聲的爹是個極度大方的人,“四海一家”是他爹的口頭禪,朋友向他借錢從未失望過,緋聲的娘親病逝後這種情況更加明顯。

不過,既然緋聲的爹會賺錢又有一身好本事,銀兩花光了再賺就有,緋聲一點也不為此憂心;甚至他還許下心願,將來要當個跟他爹一樣的人……當然,小孩子許的願當不得真。

緋聲的爹出刀很快,有些山賊尚未看清他的刀勢,即已成為他的刀下亡魂;此外他的腳程也很快,押一趟鏢僅要旁人的七成時間。

但是,在感情的路上,緋聲的爹可是十足十的笨烏龜,他跟緋聲的娘明明是青梅竹馬又兩情相悅,緋聲的爹卻遲遲不敢去提親。

最後還是緋聲的娘受不住,自己找來媒人,辦好下定物品,逼著緋聲他爹來提親,這才結成連理。

想當然耳,愛妻病逝後緋聲他爹就再也沒機會為緋聲再覓個娘了。

少了賢內助持家,緋聲他爹海派的性格所造成的苦果,全讓當時年紀尚幼的緋聲嚐去了。

人算不如天算,仗著本領高強,不時單獨走鏢的緋聲他爹,一個大意丟了命,到陰曹地府裏跟緋聲他娘團圓去。

消息傳回來後,緋聲才辦完喪事就被鏢局的人趕了出去。

原來,上至總鏢頭,下至見習鏢師,個個都嫉妒緋聲他爹的好本領以及高額的報酬。

以前因為緋聲他爹武功高強鏢局少不了他,大夥兒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忍耐著,這下他們可沒有理由再忍耐了。

可憐緋聲一個十來歲的孩子,沒了爹娘又沒有任何可供依靠的親戚,一個人茫然地站在街頭。

他識得的字、讀過的書是不多,但在他爹的嚴格訓練下,武功已頗有根底,可是誰會雇用一個十三、四歲的孩子?

何況他的長相也無法得到別人的信任;說好聽點他長得是眉清目秀,雖不能貌比貂嬋,至少還賽過羅敷。

可惜,他的容貌雖美卻帶著陰沉,怎麽看都像是個會算計人、個性刻薄的家夥。

於是,他這個別人眼中“一看就知道命中帶煞的壞胚子”怎麽樣也無法在城裏找到工作,加上他那位個性海派的爹又沒留下銀子供他生活,沒多久緋聲就淪為城裏常見的小偷兒了。

緋聲也知道做過偷兒,將來無法在城裏找到正當的工作,可是一個就快要沒有明天的人,要他怎麽去考慮明年,甚至是後年的事情?為了填飽肚子,他管不了那麽多了。

一開始他隻在餓得受不了時偷幾個包子。

後來冬天將近,為了存一點冬天的食糧,他越偷越大膽,自幼習練的武術,成了偷搶時的最佳利器。

但是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緋聲偷著、搶著最後終於遇上城裏最惡霸的那戶人家。

搶走那家小姐的荷包後,不到一個時辰,緋聲就被他們家的下人在破廟裏找到。

雙拳難敵四掌,更何況他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卻要對付十幾個大人,被揍得慘兮兮不說,他辛苦存下來的錢也悉數被拿走,留下他一個人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

過了幾日,緋聲實在餓得受不住,本想趁著天黑之前偷一點東西果腹,沒想到尚未走出破廟,一群老愛跟他搶地盤的家夥竟然就出現在門口。

若是平時的緋聲,他才不會將這群家夥放在眼裏;不過現在的他可是又冷、又餓、又傷,兩三下就被這群家夥揍倒在地,遠遠的扔到破廟外,他們逕自帶著偷來的食物,進破廟尋找今夜睡覺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