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套
字體:16+-

20、第20章

第20章

緋聲拍手驚叫,忙不迭地撲了上去;拿起小小的一錠銀元寶,他忍不住地親了又親。

被銀子迷昏頭的緋聲,完全沒想到在這條熙來攘往的街上,為什麽隻有他和圓臉男孩發現地上有銅板、銀子可撿。

銀子之後是銅板,兩個孔方兄之後他拾到一小塊金子,不重大約兩錢左右。金子後麵出現一枚銅錢,然後是兩小塊碎銀子、銅錢一枚……

緋聲像個追著紅蘿卜前行的小兔子一般;又或許,他像隻眼前掛著紅蘿卜的馬兒,往主人希望的方向前去。

等緋聲懷中揣滿金子、碎銀和銅錢時,緋聲已經來到一條不知名的小巷弄裏。

緋聲尚未發現事有蹊蹺,僅關心他的戰利品有多少;他掂掂懷中那些財物的重量後,表情像隻饜足了的貓。

“今天真是大豐收!”緋聲快活的說著。

緋聲的目光往四周梭巡了兩遍,確定再也沒有東西可撿時,這才站直身子伸了個大懶腰。

剛才可以撿的東西實在太多,令他彎腰彎了好長一段時間,現下腰也i、腿也疼,隻有心情好得不得了。

伸懶腰時仰頭向天,緋聲這才驚覺天色已晚,再不回盼縈樓就來不及了。

但是左右張望一陣,不會吧,怎麽沒有一條路他有印象?

“這裏是哪裏啊?”緋聲哭喊道。

剛剛他隻顧著撿銀子,連剛才由哪一條路過來,該從哪一條路回去,他完全不知道。

“等一下!這扇門好像有點眼熟,好像在什麽地方見過,我怎麽想不起來了?”

緋聲眼尖地瞄到一扇不起眼的小門,總覺得他已抓住一線生機了。

驀地,緋聲渾身一顫,他想起這扇小門是誰府上的後門了。

緋聲會想起這扇小門是什麽地方的門,並不是因為他記憶力驚人,亦非他突然打通了什麽穴道令思路通暢起來;而是因為味道,一股從他身後傳來的薰香味。

那是一股很特別的薰香味,一股特別到會令緋聲渾身發抖的薰香味——這是欽聿身上的味道!

“天氣真好。”

緋聲顫抖著身子,尚未回神時,欽聿已先開了口。

“是啊,天氣真好。”緋聲抖著身子轉頭望向欽聿。

雙腿止不住的發抖,讓緋聲在心底怒罵自個兒的窩囊,欽聿明明沒做過什麽嚇人的事,偏偏他就是怕欽聿怕得半死。

如果要有傷害才會知道恐懼,那麽他該更怕語冰,因為語冰曾為了慎勤的事拿東西打過他不少次,欽聿卻沒真的揍過他。

可是世上真的有一種人,不怒而威,緋聲現在可是被嚇得魂不附體。

“緋聲公子真是好興致,出來散步嗎?”欽聿舉步向前,帶著一點笑意,很駭人的那種笑法。

“是啊、是啊!”緋聲見到有台階可下,忙不迭地點頭,心情跟著放鬆不少。

“你沒想過要回盼縈樓吧?”

欽聿笑容加大,唇邊出現兩道笑紋;像追捕獵物般,欽聿緩步向前,將緋聲逼向角落。

“沒、沒有,當然沒有。”

緋聲連忙搖頭,手也跟著一起揮動。

“是嗎?”欽聿露出不怎麽相信的表情,步履依然輕鬆。

可惜緋聲輕鬆不起來,隻能一步、一步往後退,直到他的背W上身後的牆為止。

他對欽聿應該沒有義務,欽聿出門時也沒交代他不可以回盼縈樓,照理說,他不應該怕到腳軟才對。

而且這裏又不是欽聿府中,雖然巷子裏行人不多,他要是被怎麽樣了恐怕也沒有人會救他;但是光天化日之下——即便太陽剛剛下了山,天色還尚未全暗——他應該不會對自己亂來才對!

“你、你不要動我喔!光天化日之下,我會去報官說你非禮我。”緋聲大聲地警告著他;隻是他的雙腳不停的發抖,想逃也逃不掉,還得靠著牆才能站立。

“哦!是嗎?可是這裏沒什麽人經過,你想找誰當證人?”欽聿眼裏的目光,有一點溫柔、有一點邪惡。

言下之意即是,欽聿的確是想非禮緋聲,而且是在此時、此地。

話甫落,他大步向前,將緋聲壓在牆上,神情優閑中帶著邪佞。

兩人的身子緊密貼合,欽聿胸口的跳動傳到緋聲略微纖細的身體之中;晚風輕拂,白天已不高的溫度降得更快,兩人之間的空氣卻熱得像炎夏。

“呃……我、我想……我們應該、應該要回去了!”嗅到欽聿身上的薰香味,緋聲又開始結巴。

他欲用雙手推開欽聿,反被欽聿抓個正著,動彈不得之際,緋聲隻得說些話來解救自己,可惜那副又驚又怕的模樣,隻會讓人更想將他一口吞下。

“不急。”欽聿笑眯眯的說著,吐氣如蘭。

“這裏是外麵,有人會看到。”緋聲裝出一張害羞的臉。

他可不想再被欽聿非禮了,雖然他一看見欽聿就手腳發軟、雖然多年來他不曾忘記過欽聿、雖然欽聿的唇嚐起來味道不錯、雖然他的胸口也因為欽聿靠近而躍動快速……

雖然有太多的雖然,但緋聲還是不想被非禮!這點很重要,可惜沒人理會他。

“不可能。”欽聿的口氣自信十足。

緊接著,欽聿的左手攬上緋聲的纖腰,右手則抬起緋聲的下巴,將緋聲的小腦袋瓜子調整至恰當的角度。

緋聲的腰與欽聿記憶中的一樣纖細,長年練武的身子在緊繃狀態時雖不柔軟卻彈性十足,讓人很想咬上一口。

“為什麽不可……”

最後一個字尚未出口,緋聲的唇已被欽聿封住。

短暫的觸碰後,欽聿細心地離開片刻,觀察緋聲的神情一會兒,確定緋聲沒有抗拒的意思才重新覆上他的唇。

欽聿細心的舔上緋聲平日伶俐、小巧的朱唇,沿著唇瓣的輪廓遊走,靈舌**,卷上緋聲的丁香小舌,極有耐心的逗弄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