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套
字體:16+-

23、第23章

第23章

緋聲刷地一下就站起了身,準備往外衝。

“如果你想見爺的話,我們可以帶你去……”

護院甲乙一起說道,但是他們的話還沒說完,緋聲已不見人影了。

緋聲的確還是不知道他擔不擔憂、關不關切欽聿的安危,但是身體已經先行動了。

“看來我們要多一個主子了。”護院甲氣定神閑的說著。

“不過,緋聲公子找得到地方嗎?前天是沉睡中被抱進來的,昨天是從後院回來的,緋聲公子壓根兒沒自個兒去過大廳,更遑論找到爺的房間。”護院乙笑著,很明顯是在等著看好戲。

“天下無難事隻怕有心人,再難找,隻要整個府邸找一圈,總會找到的。”護院甲說著風涼話。

“他能不能成為新主子還有待商榷,瞧他那張刻薄臉,怎麽瞧我都不喜歡。”護院乙轉向護院甲,撇嘴批評道。

“兄弟,我勸你少說兩句。”護院甲不知為何,開始拭汗。

“幹嘛不說?我又沒說錯,他功夫差、學問差,長得也不頂好,讓他配爺,我真為爺不值。”護院乙反而說得更大聲。

“兄弟!”護院甲開始臉色發青,用手示意護院乙回頭看看。

“你怎麽了?天氣這麽冷還流汗,是生病了嗎?”護院乙忽略了護院甲的手勢,隻顧著護院甲的身體情況。

話還說著,護院乙便從懷中掏出汗巾,幫護院甲拭汗。

“請問欽聿在哪裏,怎麽走?”

冷不防地,緋聲頂著無辜的表情出現在二人身旁,他真的不是故意要偷聽,可是耳朵長在人身上,他要問路自然會帶著它。

緋聲順著護院甲乙說的方向一陣狂奔後,在大廳外的長廊上瞧見一個端著水盆的侍女剛由大廳出來,可以想見裏頭的水原本是伺候欽聿用的。

緋聲匆匆而過,仍看得見侍女盆中的水猶熱著,顏色略紅,像染了血……

意識到欽聿可能受傷了,緋聲奔得益發快捷。

前腳才踏入廳中,緋聲的腳步立即停下,無法再向前一步。

他站在門邊,喘息不休地望著欽聿,遲遲不能跨出下一步。

心底有一個部分似乎滿溢著,卻又空蕩蕩得令人難受,胸口的鼓動漸漸平緩,心底有一下沒一下的抽痛著,一瞬間,緋聲有一點點懂了,他喜歡欽聿。

欽聿抬眸端詳著緋聲,那專注的神情,像一輩子沒見過他一般。

“你還好吧?”先出言關切的人是欽聿。

緋聲沒有回應,欽聿左臂上有道明顯的口子,約有三寸長,傷口處血肉模糊,看不出來是被什麽所傷。

欽聿未著上衣,由總管在替他上藥;他的臉色有些蒼白,但胸膛依然厚實;緋聲不禁想起,數年前他躺在欽聿胸前入眠的那個夜晚,好暖。

如果能再度枕在欽聿胸前入夢,不知能否睡得一樣香甜,還是心兒會怦怦地跳,讓他整夜睡不著。

他緩步走近他,這才瞧見欽聿兩條手臂上布滿抓痕,抓痕很輕但痕痕見血,像是被貓兒抓傷,整件事情透著古怪。

“吃過飯了嗎?”欽聿蒼白著臉,卻故作輕鬆地詢問。

緋聲還是沒有說話,他坐在欽聿身邊,心疼地看著他。

“皮肉傷而已,不打緊。”

欽聿拍拍緋聲的頭,緋聲輕哼了聲,表情傷心依舊。

欽聿望著緋聲沮喪的臉,既心疼又歡喜。

其實他早已向總管詢問過緋聲的情況,曉得緋聲早午膳都沒有用,整個人悶悶不樂的不知在想些什麽,在小院裏打過一套又一套拳,這樣的緋聲教他怎麽能不心疼?

歡喜的是,對於他的安危緋聲有反應,是否代表著在緋聲心底,有他的一席之地?

“你答應要跟我說有關我的身世之事。”

待欽聿包紮完畢,披上乾淨的衣服,緋聲才悶悶地開口。

“嗯!”欽聿微笑點頭,揮手示意總管等人退下。

談戀愛他自己來就好了,不需要旁人參觀。

“我才沒有擔心你喔!”緋聲連忙補上一句。

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欽聿不禁莞爾,沒戳破緋聲的謊言。

“你應該聽星流說了吧,我是焰武國的人。”欽聿從一個奇怪的地方起了頭。

“咦?這關星流什麽事?”緋聲一下子坐直了身子。

“焰武國和昭陽國各是南北霸主,往往昭陽國的逃犯都會避居到焰武來,而焰武的逃犯也常會侍在昭陽。”欽聿語氣嚴肅,手指卻卷著緋聲的發絲玩。

“逃亡之路果然是千裏之遙。”當初來昭陽的時候緋聲就覺得路途好遠。

“是啊!”欽聿勾起淺笑,等待緋聲將腦海裏的思緒整理清楚,他很了解緋聲並不如外表看來的精明。

“這麽說星流和默言也是焰武的人?”靈光一閃,緋聲將欽聿先前的話聯想在一塊兒;這個結論令他極為驚詫地叫了出來。

“正是。”欽聿點點頭,以笑容鼓勵緋聲繼續聯想下去。

“梁府也是嗎?”緋聲聰明地將梁府之事,和欽聿現在的話也聯想在一起。

“梁家人是逃到昭陽來的焰武國人,亦是我在追捕的欽命要犯。”提到這件事,欽聿的表情變得有些黯然,語調亦低沉許多。

“簡直是來昭陽國聚會的,來這麽多人!”緋聲未察覺到欽聿驟變的情緒,單純的因為這個好玩的話題而雀躍。

緋聲在腦海中計算著住在昭陽京城裏的焰武人數,不禁想要開口讚歎。

“焰武國六七年前新王及位,朝庭動蕩不安了一段時間,當時有個不長眼的家夥,趁著局勢不定時偷走不少禦用寶物;可惜當初時局未定,新王也尚年幼所以無法派人追捕……”說起焰武國的醜事欽聿不由得語氣沉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