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級作死兌換係統
字體:16+-

第431章 都是好演員啊

第431章 都是好演員啊

西區,福府外。

瘋狗指著富麗堂皇的府宅獻媚道:“頭,您瞧啊,這麽一座府宅和四周窮亂的院落格格不入。

肯定是幹了不少喪盡天良的事,不然如何聚財?”

林風望著眼前的福府,心中暗暗驚歎,大門口兩座石獅子暫且不說,正門口兩個虎背熊腰的大漢守門,這架勢怎麽看都不像是一般人能駕馭的。

“聚財的方法有很多,不能聽信謠言,記住,咱們是城主府銀甲衛,絕非土匪!”

瘋狗連忙稱是,旁人也跟著頻頻點頭。

扛著正義大旗,幹一些土匪的勾當。

瘋狗等人常年在城主府混,這個道理太懂了。

“都別愣著了,肚子還餓著呢,咱們先去福府討點吃的,洗個熱水澡,休息幾天。

我想福府的主人一定非常好客,對於咱們這麽點請求,斷然不會拒絕!”

高!

實在是高!

瘋狗等人對林風已經佩服的五體投地。

無理的要求都能說的這麽義正言辭,林風不愧是頭啊。

跟著林風,果真能吃香喝辣。

瘋狗等人隻是沒料到,這一天會如此的快。

林風原本就沒有旁的想法,他不是瘋狗等人肚子裏的蛔蟲,自然也不清楚他的本意已經被曲解……

“瘋狗,上。”

“好嘞!”

瘋狗屁顛的走上台階,還不等他開口,門口的兩名虎背熊腰壯漢同時大喝:“福府重地,請止步!”

“兩位,我們是城主府銀甲衛,後麵那位手握四珠寶劍的青年俊才看到了吧。

我們誠心實意想要拜訪福老爺子。

請務必通傳一聲。”

看門大漢聽後看了林風一行人一眼,冷漠道:“你們這身打扮傻子都知道你們是城主府銀甲衛。

這裏是福府,也不是你們銀甲衛想進就能進的。

今天福府主人不方便,諸位請回吧!”

瘋狗臉上的笑臉一變,指著大漢怒道:“你罵誰呢?別給臉不要臉。

趕緊的,老子沒工夫和你在這裏閑扯淡!”

“你算什麽東西,別說你一個小小的銀甲衛,就算你們銀甲衛殿的頭領來了也不敢在福府這麽放肆!

給我滾!”

“你……”

瘋狗眼珠子一轉,一拳重重的砸在自己胸口上,淒慘的喊聲令人心揪著……

瘋狗口吐鮮血倒在了地上,看門大漢當場傻了眼。

見過搗亂的,也見過為求見福老爺子送禮的,他二人隻是想撈點好處罷了。

豈料來人不知道是真傻還是假傻,既然來了總該懂規矩,送上點打賞錢,二人自然不會過於為難。

不料,幾句不和,對方直接自己動手打自己一拳,還打出了血。

這一下,兩人對視一眼,已經明白來者不善!

“快去通知老爺,快去。”

一名大漢推開厚重的木門跑進去,一人站在大門口死死盯著衝上來的林風等人。

“頭,他們……偷襲我!”

瘋狗說完,直接昏死過去。

林風陰沉著一張臉,揮手冷喝道:“給我抓起來。

我倒要質問福府主人一句,光天化日之下你府中人竟然有膽打昏銀甲衛,難道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無恥,你們卑鄙!”

大漢也怒了,眼前手握四珠寶劍的年輕人顛倒黑白,明明是他的人自己動手打自己。

“我勸你別反抗,刀劍無眼,傷了誰都不好。”

熟知瘋狗品性的人已然知曉,這就是給福府下套。

林風不點破,想必也是默許該計劃!

一人進去喊人,門外這個大漢絕對不能活著。

一人的證詞總不會強過他們十人親眼目睹的,縱然對方一身都是嘴,也解釋不清楚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看看瘋狗傷嚴不嚴重。”

林風回頭之際,牢頭和另外二人對視一眼,眼中閃過陰森森的殺意。

“打傷銀甲衛還想反駁?找死!”

噗嗤!

門口大漢雙眼瞪的滾圓,他從始至終沒有動一下,更沒想到他們竟然對自己動了殺機!

門口大漢身體緩緩倒在地上,臨死雙眼未曾閉上……

“老爺,他們殺了牛二,您可要為我弟弟報仇啊!”

福府厚重的木門從裏麵打開,眼前的一幕險些讓福府老爺子昏死過去。

“你們……好大的膽子!”

林風上前一步,冷冷道:“你就是福府主人吧!”

“牛大,老夫不會讓你弟弟白死的,去一人,請府中做客的銀甲衛頭領出來一趟。

讓他好好看看,銀甲衛太猖狂了,簡直是無法無天不知所謂。

敢殺我福府的人,老夫讓你們血債血償!”

府老爺子一番話,頓時讓現場氣氛陷入泥潭,林風身後幾人大感局勢不妙。

銀甲衛殿,大頭領擁有十珠寶劍,他的命令城主府銀甲衛不可不聽!

大頭領下麵就是八珠寶劍頭領,目前銀甲衛殿共有四名八珠寶劍頭領。

單單一人,就足夠讓他們看不到明天的太陽,這下真是用血肉之軀撞山嶽,找死啊!

“頭,情況不妙,要不先撤?”

牢頭走到林風身旁,小聲道。

林風還未吭聲,福府老爺子旁的牛大怒喝道:“想跑?殺了人你們就想走,老爺他們想跑!”

牢頭暗罵自己太笨,對方也是古武者,如此近的距離即便小聲他們也能聽的一清二楚啊。

局勢太被動了!

死局啊!

牢頭等人硬著頭皮,站在林風身後,每個人心裏都感覺到死亡漸漸逼近……

林風看了牛大一眼,冷冷道:“除了你誰聽到了?從始至終都是你在指責我們的不對。

我且問一句,除了你之外,誰看到是我們主動殺了你弟弟?

事實上,我的屬下誠心實意請你們兄弟二人通報一聲,我們初入西區,想要拜訪福老爺子,是你們有意阻攔。

你可敢承認?”

牛大一愣,脫口道:“沒錯,但這不能算做是你們動手殺我弟弟的理由吧!

你們殺了我弟弟,我要你們血債血償!”

牛大的回答,福老爺子臉上大感沒麵子,情況大體清楚了。

至於到底是誰先動的手,誰又說的清楚?

繼續發展下去,就是一筆糊塗賬!

福老爺子深深看了一眼林風,暗想此人不簡單。

明知道福府有銀甲衛頭領做客,他還能如此淡定。

難道說真是牛二先動的手?

福老爺子餘光看向躺在地上的瘋狗一眼,他的嘴角還有血跡,看情況的確是受了傷。

“是誰膽敢到福府放肆?”

一中年男子快步如風,不怒而威的臉上著實讓人心生畏懼!

“黑頭領,這些後輩年輕人都是你們銀甲衛殿的人,該如何處理老夫不會給意見,但希望能得到滿意的答複。”

“福老爺子放心,您先回屋,等我了解清楚情況後,自然會秉公辦理!”

“素來知道黑頭領為人公正,老夫信你。”福老爺子臨走看了林風一眼,那頗為有深意的眼神被留心的黑頭領捕捉到。

“我等見過黑風頭領,這位是林風,城主親自賞賜的四珠寶劍擁有者!”

黑風打量了一眼林風,目光很自然的落在他手中的四珠寶劍上。

“說說吧,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黑風盯著林風,頗具威嚴道:“說實話,別想著欺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