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級作死兌換係統
字體:16+-

第430章 妨礙者殺無赦

第430章 妨礙者殺無赦

赤焰城,西區。

這裏又被稱之為“貧民窟”,龍蛇混雜,一言不合刀劍相向,死人在正常不過。

林風等十人領取了銀甲衛鎧甲後,就被銀甲衛殿主事安排到這裏。

今後,貧民窟就是他們的職責所在之處,林風等十人是這裏唯一的一支銀甲衛隊

據林風手下名叫“瘋狗”的古武者說,這裏之前也曾派遣過銀甲衛,後來

全隊覆滅,或托關係調到別處去。

留在這裏,隻有死路一條

城主府明麵上掌控著赤焰城,實則真正掌控的隻有南北二區,東區是赤焰宮。

西區的混亂,常人無法想象

這裏除了爭鬥還是爭鬥,死亡的烏雲漂浮在每個人頭頂。

今天他死了,

明天死的或許就是你。

“頭,難道咱們真要呆在這裏”

瘋狗,實力在十人中排名末尾,但他打探消息的本領無人能及。

瘋狗的話一度讓林風之外的其他人陷入糾結中,留在西區

別說吃香喝辣,能活著就要燒香拜佛了。

瘋狗不理解林風的想法,

其餘人也萬分不解。

林風沒有開口解釋什麽,他隻是指著熙熙攘攘的“貧民窟”一字一句道:“你們信不信,在不久的將來,這裏將是赤焰城最繁華、最有秩序的地方”

最繁華

視野中,“貧民窟”房屋都是木質結構的,惡臭味刺鼻,不遠處之前風平浪靜,此刻卻發生一場生死搏鬥

這裏和繁華,秩序不沾邊

這裏隻有貧窮、混亂、生死

不遠處的生死搏鬥已然開始,林風手握四珠寶劍,帶人走過去。

“銀甲衛辦事,閑雜人等速速避讓”

瘋狗連喊幾聲,效果

沒有效果。

銀甲衛

顯然在這裏沒有絲毫的威懾力

“銀甲衛辦事,妨礙者殺無赦”

林風瞪了瘋狗一眼,拔出四珠寶劍,朗聲大喝道。

“這能好使嗎”

瘋狗嘀咕了一句。

情況並未朝著期待的方向發展,雖然有幾個膽小的人躲到遠處去,攔路的人群依舊全情投入的為生死搏鬥呐喊。

“銀甲衛辦事,妨礙者殺無赦”

“殺”

林風深吸一口氣,他不像西門冷劍會什麽劍招,但四珠寶劍的鋒芒任何人都不會忽視。

故此,林風手握四珠寶劍橫掃出去,前麵攔路的人又多,很輕易的刺中看熱鬧的人。

“殺人啦銀甲衛殺人啦”

“遭天殺的,為什麽用劍傷我”

林風的舉動引起**,不理會這些人的質疑,林風手中四珠寶劍直指叫喊的幾人,冷冷道:“銀甲衛辦事,妨礙者殺無赦,你們以為我在和你們開玩笑”

“光天化日之下,看熱鬧怎麽了你憑什麽這麽猖狂”

“就是,我就站在這,有種你殺我,來啊,殺我啊”

林風舉起四珠寶劍,冷喝道:“聽我命令,妨礙者殺無赦”

“你”

“殺”

“殺”

“殺”

一人的喊聲終究不敵十人,當十人高喊:“殺無赦”時,震懾力是難以想象的。

“別別殺我,我沒有妨礙你們辦事啊”

噗嗤

噗嗤

剛才還嚷嚷的幾人,倒在了血泊中。

他們的解釋,沒有人會聽,林風的命令西門冷劍等人必定會執行

一個敢在銀甲衛殿囚禁牢房殺人的,他會仁慈的放過不聽命令的屬下

答案顯然意見

“殺人啦”

“快跑啊”

“銀甲衛光天之下肆意行凶,我要去城主府告你們”

林風高舉四珠寶劍,一步步朝湊熱鬧人群最中央走去。

他每走一步,前方看熱鬧的人群都會不自覺的遠遠躲開。

出人命了

沒人會認為自己擋路,就能活命

林風等人的舉動大大超乎常人的想象,當林風停下腳步時,爭鬥的二人麵麵相覷。

“銀甲衛辦事,閑雜人等後退”

瘋狗亢奮的嘶吼道。

這一次,湊熱鬧的人群紛紛後退,一個比一個跑的快。

林風一行人身穿城主府銀甲盔甲,身份不用多說,領頭者手持四珠寶劍,更是刺瞎了某些人的雙眼。

“光天化日之下,當眾生死搏鬥,該當何罪“

“大人,我們是在鬧著玩呢。”

“是啊,大人我們哪敢啊”

林風冷哼一聲,二人手裏拿著刀劍,每個人身上都有傷口,這是鬧著玩

“頭,城主府曾頒布命令,當街生死鬥,重則處死,輕則打入大牢。

二人身上的傷勢,以及在光天化日之下造成的影響力,著實不小。

按令必須打入大牢,至少關一個月”

林風身後一名叫“牢頭”的人回應道。他最懂城主府頒布的各種命令,可謂是能倒背如流。

“大人您就放過我們這一次吧”

“我們再也不敢了”

二人此刻腸子都悔青了,林風銀甲上沒有血跡,可他身後的屬下身上有啊。

嘴裏喊著銀甲衛辦事,妨礙者殺無赦,誰想他們真敢動手。

若得罪了眼前這群殺神,小命能保住

懸啊

二人麵對林風時,胸腔裏的火氣也沒了,隻想遠遠的跑開

“城主大人賞賜我林風四珠寶劍,想來我辦事城主大人一定會支持。

你們二人當街廝鬥,造成了極為不好的影響,別和我講你們不清楚這種行為的嚴重性。

關押你們進入大牢根本沒什麽作用,為了嚴懲也為了讓某些火氣大的人明白,當街廝鬥的後果,我想你們該做些表率。

你們廝鬥的這條街道,一個月內不許發生一場廝鬥,若有發生,上前阻止。

並且要及時通知我們。

再者,你們二人每天都要宣傳我們銀甲衛辦事條例。

就兩條,一,銀甲衛辦事,妨礙者殺無赦

其次,銀甲衛辦事,閑雜人等避讓

這些事從明天開始執行,現在你們去把因為你們廝鬥死的那幾人妥善安葬。”

林風的一番義正言辭的正義之詞,戳中了某些弱者的心窩。

二人連聲道謝,和關入大牢相比,林風對二人的懲戒,輕了不知道多少。

林風帶人離開,後麵的事自然有那二人妥善處理。

西區,銀甲衛安置住所院落內。

破舊,

髒亂,

這就是赤焰城城主府銀甲衛在西區的安置院落嗎

林風看著一腳下去大門都能掉的院落,一顆心跌入寒冰池內。

這是人住的地方嗎

啪嗒

林風一腳踹開門,並未走進去,轉身朝外走去。

西門冷劍等人也都理解林風此刻的心情,就算住進去,吃喝怎麽解決

還不是要靠自己解決。

也難怪林風動怒

“瘋狗,以你對西區的了解,最好的院落在哪裏”

瘋狗聽後,獻媚的笑起來,他暗想莫非是林風想要搶奪旁人的院落占位己用

“頭,我知道有一個大戶,那個人以前住在南區,據說喪盡天良的事沒少做,隻不過他的後台很硬,沒人敢招惹他。

至於他為什麽不在南區呆著,跑到西區來,屬下還需打探才清楚其中的緣由。”

“帶路。”

“頭,這邊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