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采訪我承包了
字體:16+-

第43章

第43章

可這要是麥星陽,那就不一樣了。這個孩子是她看著長大的,脾氣秉性都很好,家庭背景也知根知底。如果未來非要是個男媳婦兒過門的話,邱母對麥星陽簡直是雙手雙腳讚同。

她和邱父耳語了幾句,兩個人心中皆是了然。

麥星陽出了屋子,神色恢複了正常,坐下和邱家父母一起吃飯,熟悉得仿佛是一家人。今天邱向涵過生日,兩個小輩陪著邱父喝了幾杯,眼看著自己的丈夫話開始變多,邱母及時奪下酒杯:“老邱,當著孩子少喝點。”

“哎……”這麽多年了,邱父也算是接受了自己兒子不那麽一樣的性取向,可這會突然把男朋友帶回家,他感覺也有點微妙,“陽陽啊,你現在就跟著邱向涵工作呢?”

“是,我跟他身邊做藝人宣傳,也是我學的專業相關。”

“邱向涵這小子沒為難你吧?”

“爸,你這話說的。”邱向涵辯解道,“我照顧還來不及,我怎麽還……”

“你閉嘴,沒讓你說話。”邱父一皺眉,撂了一筷子菜在邱向涵的碗裏,示意他吃飯堵住嘴。

“叔叔,向涵哥對我很好。”

“好。”邱父又倒了一杯,也沒和誰碰杯,自己一個人喝了個見底,“你們兩個孩子記住了,父母不可能陪你們一輩子。這路是你們自己選的,不容易啊……互相搭把手,多點包容。我知道你們年輕人東西壞了喜歡直接換個新的,但是啊,新的,不一定比舊的順手,能修補的還是修補,什麽話說開了,別鬧別扭。”

這話一出,麥星陽當然知道邱家父母是知道了事情。

想起來自己父母當時和自己吵架的模樣,他怎麽不知道父母都希望自己兒女能有個平安普通的一生啊。今天能說出這些話,也不知道是經過多少夜晚的煎熬,才能平靜地接受這個事實。

這一想,麥星陽覺得眼眶有點發紅,他舉了酒杯:“好,我會一直記著您這話。”

“行了,老邱你少和孩子們說這些,快吃飯,一會還有蛋糕呢。”

……

正在一家人其樂融融的時候,誰也不知道,某個匿名的八卦論壇,一條關於邱向涵的貼子,悄悄被人發布出來……

第三十章 一波未平(2)

帖子主題明晃晃掛了一排大字:“qxh和他的小宣傳真實甜蜜!rt”

樓主的昵稱是一對非常普通的雙眼皮君[注:匿名論壇常用昵稱= =],帖子剛開,隻有這樣一句話。然而架不住最近邱向涵流量大,之前獲獎電影又很全民普及,幾乎是幾分鍾後,樓就蓋起來了。

標題自帶熱度,吸引來一堆真愛粉和黑粉,緊接著,一群吃瓜路人也火速趕到。

“cp狗來送媽了?”

“???路人剛點進來,秋粉現在這麽暴躁的嗎?”

“抱走秋秋不約,請大家關注秋秋新作品《藍白之間》,請大家關注秋秋新作品《藍白之間》……”

“能不刷屏?我還想吃瓜呢。”

“嗬嗬噠,樓主有瓜?我已經申刪了,沒瓜等著樓塌吧,謝謝。”

……

【我是樓主】:“誒,你們別著急,刷這麽快我都沒來得及放瓜[圖片][圖片]”

兩張圖片是連續的,第一張是邱向涵走進了一個酒店房間,第二張是麥星陽跟進了那個酒店房間。照得很模糊,不過熱心的八卦群眾向來是擁有偵探般的眼睛,一下就認出來這兩個人的身份。

“哇!這什麽情況,有人具體講講嗎?”

“……這是騙熱度呢吧,工作人員和藝人一起住套房不是很正常嗎?”

“樓上,我小聲bb一句,之前有個私生,在我們群裏說mxy和導演一個屋,跟秋一個屋的應該是助理吧?”

“現在私生都敢光明正大跳出來發言了?!請允許我吼一句,私生你今晚出門被車撞!”

“秋麥szd!!”

“黑子能不能別這麽明顯?cp狗給我回家吃翔,不懂什麽叫圈地自萌嗎?”

這樓被歪得一塌糊塗,粉黑互撕,連帶著拖下水了不少真的路人。晉澎坐在電腦屏幕前,不斷刷新著論壇網頁,帖子的總數目飛快地增長,他的嘴角揚起一絲陰冷的笑意。很好,照這個速度,帖子的熱度馬上就能達到他的預期效果。

而與此同時,在邱向涵後援會的群裏,有粉絲飛快把鏈接甩了進去。

“姐妹們,快來控評!”

“來了!給個格式!”

在後援會某個潛水的角落,一個賬號看到了這條消息,還沒看內容,就先複製鏈接到了另外一個微信工作群裏:“格格姐,這個帖子你看一下。”新進來的實習生十分盡職盡責。之前丁格有認真叮囑過,一定要注意觀察粉絲們的動向,因為互聯網的網狀傳播性,往往導致第一時間得到消息的不是藝人團隊而是粉絲。

因此,在粉絲群裏一旦看到任何關於邱向涵的負麵消息,一定要及時反饋,不管後續會不會發酵。

“對了,如果邱向涵和麥星陽的名字放在一起,那麽立刻紅色預警。”

好的,現在這就是一條紅色預警,實習生直接打了丁格的電話。

丁格對待這種東西還是很有經驗,在看到這個號稱樓主的人發布的圖片之後,她已經知道大概是怎麽回事了,一方麵她迅速讓實習生去戳論壇管理員申請刪帖,另一方麵,她給邱向涵去了一通電話。

刪帖是刪成了,一般這種大規模撕x現場,又沒有石錘照片,管理員都會在接到申刪之後第一時間進行處理。然而電話卻沒有打通……

可憐的電話被邱向涵放了靜音,隨意扔在床頭。

而麥星陽在吃過飯之後,終於同意讓邱向涵打開禮物。邱向涵摸了摸盒子的外包裝,沒著急拆,而是拿在手裏晃了晃:“這麽輕?”

“誒,你別晃它,直接拆。”麥星陽連忙製止,“本來這麽卷就很擔心……”

“卷?”邱向涵抓住了關鍵字。